›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2月26日

篤爆嶺大教授謬論

嶺大有個許寶強教授,搞慣文化研究,學人講經濟,謬論連篇,屬學界的不幸。
近日許寶強又再獻醜,而且變本加厲,借亞當史密斯的理論大做文章在《明報》發表,雖然「創意」可嘉,但如果有讀者信以為真,後果堪虞;必須手起刀落斬謬論,以正視聽,篇幅所限,現將文章下半部原汁原味刊出。 戴立

相關新聞:亞當史密斯相信無形之手

「誰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競賽?」
--阿當史密斯(AdamSmith)的答案

(-1-)自由經濟辯士又經常指摘經濟學專業以外(如文化研究)的學者不能和不應談經濟問題,他們大概忘記了阿當史密斯在大學的「真正身份」,是講授邏輯、修辭學、法理學的道德哲學教授。這種先驗的指摘,是熱愛自由的表現?還是企圖壟斷對經濟的詮釋、排拒別的學科的競爭?如果思想╱知識也存在一個市場,那麼斷章取義地介紹阿當史密斯,扭曲其他「擺事實講道理」的觀點,嘗試建立唯我獨尊的解讀、企圖壟斷詮釋的作法,是繼承阿當史密斯的「衣鉢」?還僅僅是「想去贏一場沒有對手的競賽」?而除了努力排擠競爭對手以外,鼓吹市場教條的自由經濟辯士,究竟有沒有「做好他們份工」?
我上次有關阿當史密斯的文章,惹來了一些包括楊懷康先生在內的本地自由經濟辯士的批評,認為我「鼓吹」「干預規管」,並說我提出阿當史密斯支持「最低工資,最高工時」。

不過,如果楊懷康真的曾「細讀」我的文章,應不難發現,(-2、3-)我只是嘗試指出,對公義╱公正╱公平的重視,貫穿阿當史密斯的所有著作;而基於這些原則,阿當史密斯贊成高工資和低工時。(-4、5-)我從來沒有說阿當史密斯贊成「最低工資,最高工時」,也不曾「鼓吹」「干預規管」,因此楊懷康「往我的嘴巴送的說話」,只好原句奉還。
香港的自由經濟辯士有沒有「做好份工」?
扭曲別人的意思也許只反映了評論者閱讀的輕率,但倘若香港的自由經濟辯士只想教條地推廣一個「只講私利、不談道德、鼓吹放任自流和不干預政策」的阿當史密斯形象,不僅與事實不符,更可能產生阻礙真正的自由經濟思想傳播的後果,(-6-)因此可以說是沒有「做好份工」──認真又完整地介紹阿當史密斯的自由經濟學說給讀者。
在「思想╱知識的市場」介紹阿當史密斯時,(-7-)自由經濟辯士往往極選擇地忽略他對壟斷特權和商人的批判,也絕口不談他提出的勞動價值論──「勞動是衡量一切商品交換價值的真實尺度」(中文版上卷頁26,英文版Vol.Ip.34),(-8-)更有意(或「無知」?)地漠視阿當史密斯對公平╱公正╱公義的重視和對工人福祉的關注。

此外,一些(-9-)自由經濟辯士似乎特別喜歡針對阿當史密斯同情和支持的工人和低收入階層,(-10-)經常對最低工資立法、綜援制度、公平競爭法等議題窮追猛打,但對政府的其他干預規管,例如訂定限制個人流動自由的輸入優才計劃和居港權等法例、800人的特權選舉設計、(-11-)中電和港燈的專利等等支持壟斷╱特權的政策法規,卻經常輕輕放過,甚至視而不見。
「自重」和「識英雄重英雄」的自由經濟辯士,(-12、13-)願意放棄教條,跟循阿當史密斯建基於詳細歷史分析的方法,研究過去和目前真正阻礙香港市場自由競爭的力量源自何方?願意接受阿當史密斯所倡導的勞動價值論、所重視的公義╱公正╱公平的原則嗎?願意效法阿當史密斯大力批判破壞競爭的罪魁──總想「減少競爭」的商人財團和支持壟斷行為的殖民政府法規,而非選擇性地針對已備受不公平對待的工人?
嶺大自然藏有嚴復先生的《原富》,但想真正「搞清楚史密斯說了些甚麼」,卻放英語原典或中文全譯不仔細閱讀,只教人極選擇性和斷章取義地看不完整的繙譯,(-14-)接受非歷史(ahistorical)和去脈絡(decontextualized)的教條,這樣的「報效」,還是留給擔心被「離間」的「自由派」去享用吧。
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 許寶強

-1-搞文化研究當然可以兼談經濟,但許寶強的經濟理念惹人質疑。

-2-廢話,有誰會反對「高工資、低工時」,嫌錢腥乎?

-3-認真狡猾,先講一番無人會反對的「高工資、低工時」廢話,待讀者降低戒心後,再連消帶打,吹捧「最高工資」。將兩者混為一談,魚目混珠,混淆讀者。

-4-史密斯說得清楚,用法例干預工資,絕不可取,不會同意許寶強吹捧的「最高工資」。

-5-驟眼看來,「少勞多得」跟「最低工資」有點近似,但其實是兩回事。前者是目標,後者是方法。目標得一個,方法可以有很多。認同你的目標,不等於認同你提出的方法。

-6-自由派集各家之所長(不只史密斯一人),去蕪存菁,並非依書直說的「講古佬」。

-7-再次魚目混珠。反對壟斷不一定要支持「公平」競爭法!

-8-自由派關注工人的福祉,只是不贊同許寶強等提倡的政策,不要抹黑。

-9-最低工資的後果,是打擊弱勢工人的競爭力,影響就業。是誰針對誰了?

-10-自由派同情及支持工人,反對此等政策,是因為這些政策是好心做壞事,越幫越忙。

-11-自由派經常批評官僚干預做成的御准壟斷,因而反對豁免政府的「公平」競爭法。其中多次批評兩電的專營權,只是許寶強自己「視而不見」罷了。

-12-一方面主張「放棄教條」,另一方面又要自由派「跟循阿當史密斯建基於詳細歷史分析的方法」,是自打嘴巴。

-13-史密斯生於二百多年前,其「歷史分析」再「詳細」,也難免有局限。只因為是史密斯說的,就要我們「跟循」,這是最極端的「教條主義」,還要惡人先告狀,真係不可思議!

-14-這句話可有可無,臨尾還要拋書包唬人,未免太着迹吧!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