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1月22日

我問你答:沒想過還有機會吸自由空氣

文錦棠
前殺警重犯、現職福音歌手

Q:你曾在一九七三年一宗銀行械劫案中槍殺一名沙展,可否憶述當時情況?
A:當時我和六名同黨,包括哥哥和弟弟,持槍打劫深水埗某銀行,掠去四十多萬元,遇到警察追捕,發生街頭槍戰,我們且戰且走,但內心充滿「英雄感」,壓根兒沒將警察放在眼內。被六名警察擋着去路的我,拿着一支左輪手槍,連發六粒子彈,他們全部伏下躲避,其中一槍射中一名警察,後來我們成功逃脫,回到巢穴看新聞報道,才知中槍的是一名沙展,他後來傷重死亡。當時我嘴裏說不怕,但內心卻十分不安,大家無怨無仇,可是我一槍便了結他的生命。
我來自低下階層家庭,父親早死,有五兄弟姊妹,自小加入黑社會作奸犯科,槍殺案前已經打劫過十三次銀行,每次都成功,賺錢易如反掌,令我泥足深陷。
天網恢恢,槍殺案翌日我們便被警方拘捕。原來其中一名同黨是警方線人,回想起來,真是現實版的無間道。
Q:你們全被判終身監禁,在獄中可有奇遇?
A:我被判入高度設防的赤柱監獄,曾與「跛豪」同倉十多年(六、七十年代的大毒梟,原名吳錫豪,九一年肝癌病逝),他給我最深印象的是其性格。十多年前,電影公司未經他同意便將其生平拍成電影,令他大為憤怒,透過律師與對方聯絡,後來電影公司派人到獄中向他解釋,更給予一筆為數不少的錢,跛豪想也不想便將該筆錢捐出來。
還有歐陽炳強(一九七四年跑馬地紙盒藏屍案殺人犯,○二年獲有條件釋放),他在獄中最愛看書和寫信,出獄後大家見過幾次面,不算熟。
我跟林過雲也有數面之緣(雨夜屠夫,曾謀殺四名女子,八四年由死刑改判終身監禁),由於他是極度重犯,需獨立囚禁,每次見他都是臉無血色、神情呆滯。

Q:跟你打劫的同黨目前下落如何?
A:我於九七年因為行為良好獲假釋,兄長、弟弟和其他同黨也於近年陸續出獄。兄長與妻子和兩名兒子團聚,任職裝修;弟弟雖仍單身,但有一份穩定工作和親密女朋友。我則在年前再婚,妻子毫不介意我的過去,我們還育有一名五歲半女兒,我也會跟女兒說我的經歷,希望她能慢慢接受。至於其他同黨已很少聯絡。我們三兄弟閒時也會外出喝茶聊天,大家都有恍如隔世的感覺,從沒想過還有機會呼吸一口自由空氣。現在覺得,只要有一碗飯吃已心滿意足。
Q:你如何彌補過往所犯的錯?
A:我在獄中已信了基督,出獄後透過唱歌和講座宣揚福音,曾到五百間學校作見證,甚至去過多倫多、英國和內地多個省市分享經歷,也替學校輔導一些頑劣學生,他們崇拜的就是我以前所過的黑社會生活,我就是要向他們揭開黑社會真實的一面。
Q:你有否拜祭過該名殉職的沙展?
A:數年前,我曾買了一束鮮花到浩園,希望找到他的墓地,可惜遍尋不獲,後來才醒起他殉職時浩園還未建成,最終我也打探不到他的安葬處。我知他有三名兒子,如果有機會見到他們,我會勇敢的懺悔,並向他們保證,只要我仍有一口氣,都會繼續從事福音事工,阻止別人走我的舊路,不讓他們泉下的父親失望。
本報記者 鄭少斌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