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7年01月22日

讓我說說高智晟

焦國標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前副教授

(編按:大陸維權律師高智晟去年底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罪判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元旦日一家四口被公安人員押離北京,據稱被押返家鄉陝西省佳縣,至今未公開露面及發言。下文中的滕彪是另一維權律師,耿和是高智晟妻子。)
自高智晟被抓一周我與滕彪去看耿和後,幾個月來,關於高,我再沒吱一個字。今天想吱幾百字了。這麼多與高緣份比我淺得多的朋友都亂吱,我耐不住寂寞。客官要問了:你與老高啥緣份?緣份有二:一是他邀我去調查過法輪功的酷刑問題,我們吃住在一起十幾天;二是就在調查回來的路上,他要與我做兒女親家。車上,他很突兀地說:「你給我五百萬彩禮,我願意將女兒下嫁給你兒子。」我答曰:「你肯出一千萬陪嫁,我願意讓兒子屈就這門親。」他不服,說:「我閨女叫格格,那是公主身份。」我告訴他:「從今天起,我兒子改名太子,那身份比王子還高。」他沒贏我。

叛了是大英雄

我想吱的第一個問題:老高叛變沒有?我想撇開肯定、否定,直接回答叛如何?沒叛又如何?我的回答是:沒叛是混蛋,叛了是大英雄。
所謂叛了,不就是公安讓說啥說啥,讓咬誰咬誰,讓罵誰罵誰嗎?如果不說、不咬、不罵,定然大刑侍候。只要能免於大刑,當然就應該讓說啥說啥,讓咬誰咬誰,讓罵誰罵誰。這叫識時務。識時務者怎麼着?為俊傑。俊傑比英雄還稀缺。百裏挑一為英雄,萬裏挑一為俊傑。
如果我是高智晟,公安說:「老高,你是基督徒,你給我罵耶穌!否則大刑侍候!」「小意思,我罵耶穌。」「老高,你調查法輪功,你給我罵李洪志!否則大刑侍候!」「沒問題,我罵李洪志。」任你讓我罵誰,布殊啦,安南啦,真主啦,太上老君啦,只要不打我,我准罵。

不可先當儍子

為甚麼?作為基督徒,只有全全乎乎活下來,才能更好地榮耀神。表面罵,罵過以後再承認錯誤,不晚。主耶穌諒不會在意這些。
總之,我的疼痛比他們的名字更重要,何況這些人絕非睚眥必報的小人。你看人家美軍,打不過就投降。只有中國才有文天祥、江姐這種神經病。我曾經說,假如日本再來,我肯定當汪精衛、周作人,你們愛抗日抗去,我是不抗的。日本來了我還不抗呢,何況公安是咱同胞,他要大刑壓過來我就更不抗了。這是非常合乎邏輯的。有人說了,汪精衛、周作人都因當漢奸被審判了。我是寧願後來被儍子審判,自己也不先當儍子。

也改了也沒改

由是觀之,所謂叛變實乃破執去迂之舉。不叛變才是真正的混蛋,以叛變責高者是二倍的混蛋。第二個問題:老高現在改沒改?讓我說:也改了,也沒改。他出來以後,連家人都閉嘴了,肯定是改了。既然改了,為甚麼不讓他上中央台,讓他召開外國記者招待會,大張旗鼓感謝「黨和政府」讓他重新做人?看來他也沒改。
第三個問題:老高現在悶葫蘆似的,究竟發生了甚麼?我的看法是發生了交換。一方說:「老高哇,你出去後甚麼都不許說,你需要甚麼儘管告訴我們,否則扔你大牆裏去。」另一方回答說:「好,我保證甚麼都不說。」這是交換。可是心裏這樣嘀咕:「我要民主自由,告訴你們有屁用?」於是心裏掂算:「我先小的不說,醞釀着,等碰到大的時候,或氣候合適的時候,再說。」這也是交換,自己跟自己交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