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1月26日

沖壺普洱:基諮委做信差奇遇

當年楊官親自駕車送鄺志堅回中環,成了他的奇遇記憶。

鄺志堅 48歲 立法會議員 工聯會法律顧問

我父母是工聯會的小會員,但我讀的是官立維多利亞中學,乃老牌殖民地學校,其後讀中文大學社會系,後來又去倫敦大學讀法律,最後拿到大律師資格。年輕的時候想研究基本法,當年跟過葉國華、馮可強做過基本法研究project的研究助理,整天在香港大學的圖書館,記得當時有陳弘毅、何俊仁、陳坤耀參與,可是何俊仁至今不認得我。
此外,我記得陳弘毅在信報月刊發表了一個格陵蘭模式的文章,即當時有兩個國家,之間就是靠一個委員會去處理,資料就是我找給他的。
…………………………

中大的時候做學生報,跟陳(健)文、吳志森、邱(誠)武一起,前幾天收拾屋子,翻閱舊剪報,當時我們還訪問曾蔭權(當時的沙田政務專員),看回筆記,都好有feel。那年《號外》的陳冠中,貼他是明日之星之一,其實沒有甚麼依據,不過人這樣講,我們便去訪問他,事前還找了吳靄儀(當時沙田區議員)談談曾蔭權這人怎樣,後來在立法會見回吳靄儀,她也忘記我了,當然曾蔭權也不記得我曾經訪問過他。
那時我與李玉蓮到他家裏去訪問,曾蔭權大概起過我們的底,覺得訪問他的是左傾學生,記得茶几仔擺了幾份《廣角鏡》、《百姓》、《七十年代》,但是「新簇簇」沒看過似的,心想這些英式高官不會看這些雜誌。不過,訪問時印象最深是這句:「可惜生不逢時,如果在五四年代,我一定可以幹一番大事業!」哈哈哈,可能他很早已經有濃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現在才爆出來,當時看他是一派殖民地高官樣子。
…………………………

1983年在基諮委籌備辦事處做信差,最有印象是當年邀請一批人當基諮委,副秘書長的邵善波很緊張,要我們一天之內送聘書給獲邀請的人,並即時簽收回條。我負責送予陳毓祥(港台)、沙利士(市政局主席)與謝志偉(浸大校長)。沙利士很仔細,見信上只是基諮委的蓋章,叫我在旁再簽個名字作實,嘻嘻,給沙利士那封信有我的簽名!謝志偉秘書很惡,但他本人很客氣。
陳毓祥最驚,說要請示,我回去的時候交不到陳毓祥那封回條,邵善波很𤷪𤺧、黑口黑面,我問他為何那麼緊張,他說很敏感,委任聘書要一日之內全收回來,因為怕回收的時間長有影響。
回到籌備辦時馬力(另一副秘書長)跟我說:「鄺志堅,楊官(鐵樑)那封不知怎地漏了,他等了一天。」叫我快給他送去。他給我楊官的山頂地址,教我搭小巴上去,嘻,當時山頂我只識老襯亭,原來附近打橫有很多樓宇的。
去到的時候,楊官外出未返,楊太很客氣地招呼我,地氈很漂亮,白色羊毛厚厚的,我不知道禮儀想除鞋,楊太見到即說:「不用不用!」那地氈,嘩,踩下去,唔見對鞋!後來楊官回來,嗱嗱聲簽了,並與我談了一回話,他很醒目很細心,問我如何來?我說搭小巴,跟着他說:「我車你下去(中環)。」我說:「不用,我自己走。」他說:「這個鐘數,無小巴喎!」當時晚上過7點。我呆了,因為邵善波、馬力仍在等我拿封信回去。
他車我回連卡佛大廈交信,拿到楊官那封信後,當晚馬上出新聞稿。我當時還是戇居居,現在懂了。其時的政治氣氛,差不多是兩陣對圓,氣氛很緊張,所以請到楊官是很重要的,楊官坐鎮基諮委,令基諮委威望高好多,楊官肯幫忙,在中方角度而言很難得。
這就是我的送信奇遇,當年基諮委印象最深刻的事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