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1月26日

alwaysonsunday:漫談占士邦影片(之二)

蘇菲瑪素演技一向精湛,在《TheWorldIsNotEnough》中卻被占士邦一槍打死,編劇與導演也太不留情面了。電影劇照

李歐梵 美國哈佛大學榮休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教授

上回論到占士邦的三部經典影片,似乎沒有談到中期和後期的「○○七」,原因無他,正是我獨喜辛康納利主演的早期作品。中期的占士邦,大多由羅渣摩亞主演,我只重溫過其中三部:《TheSpyWhoLovedMe》(1977)、《ForYourEyesOnly》(1981),和《AViewToaKill》(1985),但一部比一部差。後期的邦片則由皮雅斯布士南主演,也只有兩三部可觀,與楊紫瓊搭檔的《TomorrowNeverDies》(1997),由法國名女星蘇菲瑪素領銜主演的《TheWorldIsNotEnough》(1999),還有一部以俄國為背景的片子,我連片名也不記得了。
這些影片逐漸落入俗套,有幾個共同的特點,影迷們一眼就會看出來:一是「與時並進」,意識形態直接反映製作時的大眾心態,譬如《鐵金剛大戰金手指》中的「惡政權」是中共,但《新鐵金剛之明日帝國》中則把楊紫瓊飾演的中共公安間諜視為英雄;到了《新鐵金剛之明日帝國》則已進入全球化時代,壞蛋直接影射媒體大王梅鐸等等,不必贅言。第二個特點是愈來愈「機械化」和特技化,製作費也愈來愈龐大。所謂「機械」,其實是供觀眾消費的機器玩物(gadgets),據說男士們至少喜歡玩一種機器,我喜歡高級音響器材,但無錢購買;百萬富翁則可能喜歡汽車。在「邦」片中汽車絕對是賣點,幾乎每次都由設計師Q展示各種汽車──以「寶馬」(BMW)為主──內藏各種秘密武器,占士邦則每每不勝其煩,無師自通。「機械文明」發展到了極致,甚至可以完全自動,占士邦只需遙控即可。而「遙控」則是所有玩電子遊戲的人共通的手法,我認為這是一種變相的「控制狂」。但人和機器對玩的時候往往失控而失分,但卻感到另一種刺激。後期占士邦影片就是要迎合這種刺激心理,甚至比美女和性更刺激;或者可以說,這種刺激和性快感十分相似,所以邦片中的女壞蛋也往往成了機器人,上面提到的兩部羅渣摩亞主演的影片,內中皆有體壯如機器的女性,其中更有三個練得一身摔跤武功的女士和占士邦搏鬥,但終究被「鐵金剛」制服,這又是一種「變本加利」的男性沙文主義。

○○七片集的第三個共通特色──也是我個人較喜歡的──是世界各大景點的旅遊樂趣。特別是開場的一幕,務必實地拍攝,而片中的高潮也往往與景點結合。最明顯的例子是《AViewToaKill》,此片英文片名顯然語意雙關,既是殺點,又是景點。片中前段有巴黎艾菲爾鐵塔的著名場景,女殺手從塔頂一躍而下,快近地面時拉開降落傘,安然落在塞納河的一艘遊艇上,鏡頭精彩絕倫,是導演約翰格倫(JohnGlen)的傑作。他也是邦片老手,從副導演升任導演,最會掌握這種實地驚險鏡頭,但拍起來也煞費苦心,須要精於絕技的替身(stuntmen)。這一場戲,就是由兩位絕技藝人冒死在實地拍出來的,一點沒有作假。然而九十年代以後,電腦特技漸佔上風,即使年輕的占士邦布士南身手如可矯健,也敵不過電腦特技,他在《明日帝國》中和楊紫瓊雙雙乘電單車在越南街市橫衝直闖的戲,看來就是特技之功,但也甚驚險。
問題是當電腦特技逐漸取代實景之後,地理景點也只好屈居次位了。「○○七」片集幾乎把世界各國的風景都拍遍了,唯獨沒有拍到中國,不是沒有想到,但可能是政治上的「技術」問題在作祟。後來《職業特工隊》第三集插補了這個缺隙,卻落得不准上演,「有辱國體」,連娛樂片也當了真,面子問題掛帥,奈何?!這種景點旅遊的消費行為早已成為「全球化」的文化特徵之一,「○○七片集」首開風氣,居功甚偉。但景點特技化之後,刺激有之,原來的地理文化因素卻消失殆盡,至少像我這樣的觀眾,醉翁之意不單在景,還有景點背後所蘊涵的文化意義,看來就不過癮了。誠然,這種看法太過保守,新的文化理論則根本推翻此說,認為現實是「模擬」的,電腦處理後的假現實才是「真」現實(VirtualReality),如此則令○○七影片和電子玩具更接近了。然而在電視小螢幕上看DVD,輕鬆閒適之餘,是否反而缺少了一股刺激?所以我看占士邦影片必去影院看,明知是假,但大銀幕上到底過癮一點。

從創意的立場而言,「○○七片集」所面臨的最大挑戰顯然是如何推陳出新,以吸引觀眾。但在二十多集之後,是否還能拍出新意?觀眾看多了,形式如出一轍,內容更不足道,剩下來可以創新的空間還有多少?且讓我舉兩個不同導演手下的邦片作個比較。
《TheSpyWhoLovedMe》是我比較喜歡的邦片,據說也是羅渣摩亞個人最喜歡的作品,原因何在?我認為在於英國老導演路易斯吉爾伯(LewisGilbert),他的名作包括戰爭經典片《炸沉俾斯麥》(SinktheBismarck)的洗練手法。此片的劇本已經十分幽默,吉爾伯更將幽默感套用在形式上,遂形成一種有趣的嘲諷或自嘲。看過此片的人一定記得片中的壞蛋「鋼牙」,綽號Jaws,顯然源自史匹堡同名的鯊魚影片,但此公牙齒的確犀利,甚至在最後一場搏鬥中把鯊魚也咬死了,令我大笑不止,這是造型上的一絕。此外該片又故意諷刺《沙漠梟雄》,甚至連主題配音也照抄,藉此向同行導演名家大衞連致敬。但吉爾伯在幾個沙漠鏡頭上拍得一絲不苟,埃及部份的實景更是美輪美奐,備極聲色之娛。他在一個緊要關頭卻為實景拍攝的傳統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埃及金字塔一幕,是搭出來的假景,卻以聲光壯觀(法文叫作sonetlumi囗re,香港的維港夜景即為一例)的方式呈現出來,也就是故作旅遊式的處理,如此則可偷工減料,其實內中有幾個破綻,皆被巧妙的燈光手法遮掩住了,聰明之至!使我想起幾十年前看過的老電影《帝王谷》(ValleyoftheKings,羅拔泰勒主演),該片拍的倒是埃及實景,記得在月光之下,男女主人翁雙雙陷入情網。而此片則安排男女間諜在此初次相遇,即使是作假,也令我發懷古之幽思。吉爾伯在處理這幾場戲時有條不紊。
邦片每到最後必會有一場「機械」高潮:不是原子彈就是潛水艇,邦迷們當會記得第一部邦片《Dr.No》中的太空船被「吞」掉的場景,現在看來滑稽可笑。但此片卻真實許多,製造出一條海洋巨輪吞掉潛水艇的奇景,令人叫絕,後來竟然也被其他邦片抄襲。這個吞艇意象,說起來十分黃色,和希治閣名片《諜影疑雲》最後一場火車進洞的戲異曲同工。也許我想入非非,但即使從場景設計的立場看來也可圈可點,至少比太空景象真實得多。

,至少比太空景象真實得多。
其實布景設計(setdesign)是占士邦片最有創意的賣點,多年來只有兩位幕後功臣:KenAdam和PeterLamont,兩人風格迥異,明眼人可以看出來前者的空間線條有一種壯闊感;後者則變化多端,因片而異,在部份影碟的「菜單」中可以看到他們的素描和KenAdam的特輯。二人共同之處,我認為都是把現實場景作「超現實」式的設計,因此激起一種壯觀。但電腦特技掛帥之後,布景設計師或美工的地位似乎也逐漸沒落了。
另一部可圈可點但依然失敗的邦片是《TheWorldIsNotEnough》,導演也是英國名匠米高艾柏特(MichaelApted),此公以拍嚴肅題材的影片著稱,(如茱廸科士打主演的《Nell》),甚至還拍過一部中國流亡知識份子的紀錄片。可惜在此部邦片中導演手法卻施展不出來,甚至故作心理分析,着重被俘後的蘇菲瑪素反而愛上恐怖份子的心理,最後竟被占士邦一槍打死。這位法國明星演過不少名片,演技一向精湛,怎麼會在一部邦片中落得如此下場?編劇和導演都未免太不留情面了。相較之下,同樣擅長處理心理戲的路易斯吉爾伯卻能令一個初飾「邦女」的演員BarbaraBach演來入木三分,真成了「愛我的女間諜」,這股「餘情」的表現(也許又是我看時自作多情),在種種俗套和機械限制之下,實非易事。所以在印象中我一直以為占士邦和這個俄國女間諜結了婚,原來記錯了。
既然剛出籠的邦片也叫《CasinoRoyale》,我當然買了一部同名的舊片影碟重看一遍,此片的明星陣容鼎盛,導演也有五位之多,但實在拍得很差,除了片頭十幾分鐘(可能出自大導演約翰休士頓之手,他也上場演龍套),叙述已退休的占士邦(大衞尼文飾)重出江湖,稍有情趣之外,其他一無是處。當年此片的賣點是部份場景猶如抽大麻後的幻覺,現在不必了,電腦特技製造出來的效果更刺激。到了如此山窮水盡的境地,我建議占士邦應該像福爾摩斯一樣,和對手對決時同歸於盡,壽終正寢,成其正果,不必復活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