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1月16日

台灣風景線:民進黨因阿扁沉淪

阿扁辯稱個人進退微不足道,但戰士必須留在戰場上;可是,民進黨為何也要為他一個人戰鬥?

江春男 台灣資深政論家

台灣的法治基礎薄弱,民主政治一直在爛泥巴中匍匐前進。不過,這一次,檢察官把總統和第一夫人列入共同被告,審計部面對總統府的壓力也堅持立場,沒有低頭,接下來的還有看不完的司法對抗政治的連續劇,台灣的政治即將展現新的面貌。

檢察官陳瑞仁的起訴書,兩次提到陳水扁涉及偽造文書和貪污罪嫌,但因受到刑事豁免權的保障,等到下台後才能訴究。這個起訴書來的正是時候,它對阿扁是當頭棒喝,民進黨中央為此驚慌失措,但對進退兩難的紅衫軍卻提供多一個下台階。讓台灣免於街頭抗爭的危險,轉向司法程序的攻防戰,朝野惡鬥的情況獲得紓解。

兩度接受偵問

阿扁和吳淑珍以總統和第一夫人之尊,兩度接受檢察官的偵詢,對他們而言,這已經是打破紀錄了。而且整個過程檢察官很客氣,面帶微笑。他們作夢也沒有想到檢察官只講證據,證據充足就起訴。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這種事,小小檢察官竟敢對總統起訴。權力的傲慢,使阿扁付出致命代價。
國務機要費不是一件普通的貪污案件,它牽涉到總統本人的說謊、偽證和阻卻司法,這些已構成彈劾和罷免的條件。坦白說,如果真要貪污,根本不必找發票來報賬。但是阿扁在這個過程中,說辭反覆,表露律師本色,但卻丟盡總統的誠信和尊嚴。他的下台,已成全民共識,只是對於下台的方式和時間有不同意見而已。

阿扁模糊焦點

阿扁透過電視向人民喊寃,以感情訴求來鞏固基本盤,雖然模糊焦點,但卻起了不少作用。民進黨中央以黨紀要求堅壁清野,團結對外。但是民進黨為了阿扁一人而放棄原則和理想,對黨的形象造成莫大傷害。
以前只要黨員涉及弊案,就會被停權或開除。如今阿扁被起訴,卻連送中評會或廉政會都不敢,包括前中央研究院長李遠哲在內的社會清流,都以婉轉口吻要求阿扁下台。兩位重量級立委林濁水和李文忠接着同時辭職。他們以政治自殺的方式,對阿扁進行死諫。一波接一波的風浪,不斷地衝擊民進黨的堤防。

黨被阿扁綁架

民進黨的上台是台灣民眾對民主政治和進步社會的投射,它要承擔的不是陳水扁六年執政的功過,而是台灣民主的命脈。但是現在這個黨卻被一人一家所綁架,這個黨的不斷沉淪,令人嗟嘆。
阿扁說他個人進退微不足道,但是戰士必須留在戰場上,所以堅持留下來戰鬥。問題是,他個人為自己戰鬥,民進黨也要為他一個人戰鬥?現在的民進黨除了阿扁之外,還有甚麼戰場呢?阿扁以一人而繫一黨之興衰,與當年的蔣介石與國民黨相差不遠。民進黨快要喪失作為一個民主政黨的必要條件,這是一股民主逆流,將來它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幸運的是司法力量的提升和民進黨的沉淪成反比。司法獨立在這個政治風暴中發揮中道力量。沒有法治的民主是不可靠的。台灣的法治如有一天追上香港和新加坡,台灣將不只是華人社會的福地,也可在民主世界中仰首闊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