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0月30日

我問你答:重遊「捱騾仔」之路

趙敬祖
昂坪360吊車前騾伕

Q:你曾經是昂坪吊車工程的騾仔隊騾伕,吊車營辦商Skyrail開幕後經常因為服務延誤被投訴,你有何意見?
A:上周一,我第一次與女朋友乘坐昂坪吊車,出門時幻得幻失,怕會遇上延誤、怕會撲個空。意料之外,當天一切順利,感覺很好。
任何新機構投入服務時難免會出現小問題,我認為,吊車公司處理故障及延誤問題的透明度不高,日後出現這類情況,應盡早向巿民公布。
Q:兩年前,你拖着騾女Duffy天天攀山越嶺為興建吊車運送物資一年多,現在以遊客身份乘坐吊車,感覺如何?
A:施施然坐在360度全山海景色的吊車往昂坪,感受了兩種身份、兩種心情。當時六個騾伕六隻騾仔運送物資,每天從大佛旁邊走到彌勒山,來回四次合共十六公里,足足是田徑場四十個圈。
想起與刁蠻拍檔Duffy走在山路的情景,想起牠任性拉我滑行下山,想起我失足倒地牠可惡地伸長脖子瞄我……。還有六個騾伕坐在彌勒山頂欣賞香港機場,嬉鬧向騾拍檔亂說一通:「你們搭飛機來這裏捱世界!」
吊車系統第五至第七個纜塔之間一段長長起伏蜿蜒的山中小路,是我們六對好拍檔一步一步踏出來的,第七個纜塔旁清晰呈現Z形的峭斜山路,就是我與硬頸騾小姐經常角力的地方。
真不敢想像當時的「捱騾仔」生涯,騾小姐雖然背負近三百磅建築物料,但工作六小時後,我還要餵牠吃、幫牠沖身,牠安然休息之時,我又要走回頭路親手收集牠留下的大堆糞便。

Q:「捱騾仔」有多苦?
A:夏天暴曬得像個黑人,媽媽心痛說:「你是曬成這個樣子的嗎?」對着媽媽,我會肆意大發三少爺脾氣,比Duffy更暴躁。冬天昂坪山上結冰,風大霧大,白濛濛一片,在極大體力勞動下只穿着一件汗衫,淒涼自知。
Q:現在騾小姐Duffy跟騾先生Danny留守嘉道理農場協助運送樹苗等工作,你跟騾小姐分手一幕是怎樣的?
A:今年初我辭去嘉道理農場職務,轉任馬會馬房雜務員,希望有天成為練馬師。記得與Duffy分手那天,心情沉重,畢竟我們曾經天天一起共處兩年。騾不懂人話,臨行一刻,我給牠放了特別多的甘筍、特別多的草,拍牠的頭、又摸牠的頸、跟牠道別說:「我要走了,祝你好運,我會回來看你。」一邊走,一邊回頭看Duffy似懂不懂的儍樣子,牠低頭吃草時,我轉身背着牠向前踏步,眼眶發紅。
Q:上周重踏昂坪,拖着女朋友跟拖着騾小姐的感覺有何不同?
A:女朋友跟騾當然不一樣。以前拖着近千磅龐大身驅的騾小姐,是工作,心裏很有壓力。結束騾伕生涯後我認識了玲玲,與她重遊昂坪舊路,感覺開心又輕鬆。
本報記者 冼麗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