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0月10日

還斂集:如果我是秦始皇 - 張五常

前文《是打開始皇陵墓的時候了》發表後,傳到某網站去,只一天點擊逾十萬(據說最熱鬧的一個小時點擊達四萬),創了什麼紀錄云云。可見炎黃子孫關心始皇的──關心自己的傳統,關心中國文字統一的根源──實在多。好現象。然而,同學說,數百個回應,大部分罵我。有些是人身攻擊,不算,但客觀不同意打開始皇陵墓的,有百多個。十多萬中只有百多個表達不同意,本微不足道,但既然大家認為是重要話題,我應該再說說。
反對打開始皇陵墓的聲浪有兩種:其一是我們不應該干擾先人之墓;其二是科技還不到位,不能妨止氧氣侵蝕。
不應該干擾先人墓地之見沒有支持。兵馬俑是始皇之墓的一小角,已經打開了,說不干擾已經干擾了,而發現兵馬俑那位仁兄成了英雄。據我的理解,兵馬俑不繼續開發的主要原因,是變化不多,雖然知道還有數之不盡的兵馬,開發下去沒有新意。不難想像,始皇地下有知,翻一翻身,罵了出來:「你們這些後生小子懂什麼?老夫力拔山河氣蓋世,何止兵馬咁簡單?蠢到死,不打開陵墓怎會知道老夫厲害!」
真的不該干擾先人之墓嗎?這些年神州大興土木,推土車過處,無數墓地被翻得草木悽悲,而盜墓早就成為一個不大不小的行業,以致一件如假包換的唐三彩,懂得鑑辨的在地攤找到,市價低於一件兒童玩具!
較有道理的反對開墓,是氧氣侵蝕文物。某程度無可避免:可以做到墓中沒有氧氣,但這樣,參觀就頭痛了。為了訊息費用的調查,我研究古物二十多年,知道主要是彩陶的顏色,曝光或遇氧後會變,但適當保護,可以持久。荷蘭三百多年前的大畫師倫勃朗,遺留下來的素描作品,國寶無疑也。今天在該國的博物館展出,燈光非常暗,僅足以令人嘆為觀止。

盜墓盜墓,北京當局知道被盜之墓無數,一般不是那麼重要,半管半不管。比較重要的當然管,但今天認為此墓重要,到了明天,更重要的出現,於是昨天的保護免不了鬆弛起來。始皇之墓是另一回事。作為人類文化的重要遺產,此墓獨一無二也。我深信開發此墓北京會做得好,保護內裡的文物也會做到一流。
不少讀者提出墓內有水銀為河,記載無疑這樣說。但水銀瀉地,無孔不入,今天那些水銀應該不存在了。除了黃金,當年沒有其他發明可以盛載水銀二千多年。如果水銀今天還在,我們更要看個究竟了。至於什麼毒氣云云,雞毛小事,容易處理。
秦始皇花了那麼大的人力物力,加三十九年心血,建自己的陵墓,無疑是相信死後再有來生。一千三百年後智力超凡的蘇東坡,多多少少還相信會有來生。這樣的文化不是中國獨有,解釋了為什麼以文物陪葬的行為,我們的過去是那樣普及。時代改變了,知識增加了,加上墓地昂貴,今天盛行火化。偉大如鄧小平,墓地有資格不小於始皇的,卻選火化,讓骨灰隨風飄散,使我這個仰慕的人無緣到墓前深鞠一躬。
如果我是秦始皇,地下有知,知道沒有來生這回事,但自己畢竟建造了那個舉世無匹的大陵墓,放了那麼多的好東西進去,我會恨不得二千二百年後的好奇之士,把陵墓打開,讓我對他們說:「進來看看吧。墓內是你們先人的文物,要感謝我當年發神經才保存下來。」
逢周二、周五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