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10月10日

美國與世界:重回明確之道就是勝利

柯翰默CharlesKrauthammer《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

誘發共和黨二○○六年大潰敗的風暴,悄然隱身在「佛利海嘯」和「伍華德颶風」之間。數周前,共和黨才藉由布殊總統九一一周年前後的強硬反恐演說、攸關恐怖嫌犯監禁與審判的劃時代法案過關和油價意外下跌,好不容易讓十一月的選戰重燃生機。
隨後「國家情資評估」報告內容外洩,猶如一盆冷水灌頂。這份報告號稱是伊拉克戰爭導致恐怖主義惡化的最佳明證,雖然新聞熱度不及眾議員佛利的蠢行和伍華德揭露的史事,但待眾人忘了佛利、伍華德的書滯銷後,這項無可駁斥的指控仍將長存。真相必須大明。
伊拉克戰爭究竟讓全球的聖戰士增加或減少?這項質疑本身就是個無解的謎,猶如計算針頭上的天使數目。其解答涉及複雜計算,內含數十項無法估量的因素,及如果美國二○○三年未入侵伊拉克完全改觀的全球歷史解讀。

無數聖戰理由

不過,美國「情報圈」的觀察家在外洩的「國家情資評估」,(這個知名的情資報告上次結論指出,侯賽因擁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卻緊盯着假設性的過去,並找出答案。如同伊戰批評者羅織的結論,伊拉克讓我們更不安全,因為伊拉克演變成「禍源」和號召聖戰的理由。
「演變成」?大家似乎都忘了,二○○三年之前,伊拉克早就是伊斯蘭「禍源」和聖戰號召地了。一九九八年拉登對美國宣戰時,他引述發動「聖戰」、導致美國二○○一年九一一事件的兩大理由,都攸關伊拉克:先是波灣戰爭後制裁期間,美國據稱屠殺超過百萬伊拉克人。其次更糟的是,美軍異教徒派駐在沙地阿拉伯(這是波灣戰爭後為保護沙國免受侯賽因持續入侵威脅之舉),褻瀆了伊斯蘭聖地麥加和麥地那市。

破壞招募機制

諷刺的是,侯賽因政權被推翻後,上述兩大號召不復存在:針對伊拉克的制裁已解除,沙國不再受威脅後,美國駐軍也撤離。然而一波方息,一波再起。聖戰士不久就找出憤怒的新理由,或重燃舊恨。各種理由源源不絕:丹麥漫畫、教宗演說、女性解放、以色列存在、西方放蕩文化、阿富汗戰爭,當然包括了伊拉克。
伊拉克在此到底多重要?經過吹噓、但未造假的國家情資評估報告,在權衡恐怖主義與伊拉克的關係上老調重彈。就某方面而言,美國涉入伊戰,確實激勵某些人加入全球聖戰活動;相反,伊戰計劃成功卻可以破壞恐怖主義最基本的招募機制──即阿拉伯土地上的政治壓迫,其屢屢被憤世嫉俗的獨裁者和激進派伊斯蘭領袖,轉化成對西方的致命仇恨。因而布殊的民主計劃是打擊恐怖主義的最大希望,也因此國家情資評估報告歸結,聖戰士在伊國終將失敗,數量將漸減。
這只是時間長短問題。轟炸日本或許短期內會增加神風特攻隊人數,但太平洋戰爭成功才讓世界大戰畫上休止符。

戰士大幅減少

再者,難道有人認為伊拉克的聖戰士會在家照顧牽牛花,而不去策劃恐怖攻擊嗎?一年前在阿富汗逃離美方監禁的阿蓋德東南亞領袖法魯克(Omaral-Farouq),顯然就被伊拉克的「禍源」吸引,上月在巴斯拉遭英軍射殺身亡。阿蓋德前領導人札卡維於九月二十八日曝光的錄音帶中提及,自從美國入侵後,他旗下至少四千人死亡。這些人和法魯克或札卡維一樣,前仆後繼到伊拉克赴死。
美國本土之所以可以安然度過五年未受到第二次攻擊,很顯然理由之一,就是那些最堅決也最致命的聖戰士都到伊拉克去對抗美軍了,就如同第一次大戰時所稱的「遙遠的戰場」。
伊拉克戰爭究竟讓今天更安全或更危險?明天會如何?事實上,我們不可能有明確的答案。只有一項不辯自明的真理:身處戰爭自然比較危險,而重回明確的安全之道就是取得勝利。
逢周二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