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6年08月08日

李怡專欄:認同與覺醒

台灣親綠學者反省過去「以認同立場來壓抑對民主理想的追求」,實是點中了中國歷代讀書人的要害。
已故學者徐復觀曾說過,中國讀書人,「在長期科舉制度的影響下,崇拜權勢,有奶便是娘,把『以天下為己任』的基本價值觀念完全丟掉了。」讀書為了做官,或美其名為在建制內為人民謀福祉,而實際上是「崇拜權勢」。尤其是當一個新政權取代了舊政權的時候,因對新政權的認同而放棄了對固有價值觀的追求,這種情節在近代史上屢屢發生。台灣與香港只是最新的歷史重複而已。
認同,是一種感情,基本上屬於非理性的立場取向。當一個新政權在民眾與自由知識分子的支持下建立時,這種認同感情最容易發生,並會成為社會上單一的感情立場。而新政權的掌權者,也會在這種感情立場的支持下,不斷用感情去動員民眾,以增加民眾對政權的向心力。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後,一大批曾對國民黨的腐敗統治持嚴厲批判態度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基於國民黨時代中共曾高舉民主大旗而對中共新政權產生認同感,絕大部份人都以認同來取代過去對自由、民主理想的追求,也放棄了對掌權者的批判態度,他們若不是千方百計想進入新政權謀得一官半職,就是在言論上對新政權寬容以至找種種理由為新政權的惡行開釋。這種放棄自己固有價值觀的對新政權的認同,也影響了廣大民眾,其後果是使掌權者可以濫施權力,予取予攜地對人民進行榨取壓制,結果造成數千萬人的非自然死亡。
筆者年輕的時候,也曾掉進這種政權認同的泥淖。七十年代初期,筆者主編《七十年代》月刊,就以這種對中共政權的認同感維繫了許多海外知識分子。直到文革幻滅,筆者與這些海外知識分子都有所覺醒。

一九八○年,筆者在美國東部的保釣營發表了一篇題為《從認同到重新認識中國》的演講,表示必須放棄認同,而要重新認識中國。這篇演講,是筆者心路歷程的分界線。而由「重新認識」起始,筆者也就從過去為中共政權找開釋理由的認同立場,改為重拾批判精神。有人將筆者這種批判精神,簡化為「逢中必反」,實際上筆者所持的態度是「逢掌權者必批」,因為「權力使人腐化」是一條鐵律。知識分子的本份,就是必須永遠對不大可能違背這鐵律的掌權者持批判態度,即使批錯了也可以作為一面鏡子促掌權者反省。因為掌權者擁有置百姓於生死的權力。
柏楊在他的白話版《資治通鑑》中,常提到歷史人物大都是「半截英雄」。無權無勢時,也許悲天憫人,也許民胞物與,甚至不惜慷慨赴義;然而掌握權力後,就會如魯迅所說,「一闊臉就變,所砍頭漸多」。毛澤東、鄧小平、陳水扁,都是這類「半截英雄」。早前自稱「喝香港水,流香港血」的曾特首,會不會也成為「半截英雄」呢?我們只能持永恒的警覺與批判了。
永恒的警覺,是期待所有的論政者,不要以認同去取代自己對自由、民主的追求;永恒的批判,就是千萬不要再掉進「崇拜權勢,有奶便是娘」的泥淖。
逢周二、四、六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