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7月10日

差不多先生垃圾會中式樣板 - 陶傑

一九九七年之後,特區政府推行「教育改革」,標榜「以人為本」,宣稱教育的目的是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
億萬富豪發表演說,呼籲中國人不要做「差不多先生」。「差不多先生」之號,源自胡適,他說中國人都是「差不多先生」:「他有一雙眼睛,但看得不很清楚,有兩隻耳朵,但聽得不很分明,他的腦子也不小,但他的記性卻不很好,他的思想也不細密」。胡適的結論是:中國是一個懶人國。
以此類推,一個人的思維模式、嗜好行為,愈是「中國化」,愈是缺乏獨立和細密思考的能力。換言之,其人在智障方面的「中國成份」(Chineseness)愈高,愈反智。
特區七年以來,反智的例子太多。例如立法會審議二○○五吸煙條例草案,草案委員會主席鄭家富堅持以委員會主席身份,寫信給世界衞生組織,徵詢吸煙有害健康的專業意見,非反對派的反智議員卻對此表示反對,認為反吸煙的立法,是「本地政府的工作」,不應該「引入外國勢力」,諮詢世衞意見。
這種屁話,就是典型的中國式反智思維。香港是世界衞生組織會員,在禽流感爆發期間,沙士肆虐之際,香港以一個知識貧乏的低等社會,被病毒搞得手忙腳亂,人仰馬翻,一副可憐相,向美國乞援,叫美國派來專家鑑別禽流感病毒救命,沙士之禍,全盤接受世衞專家的「干預內政」,發出指引,不在話下。
既然世衞組織是「外國勢力」,那麼前衞生署署長陳馮富珍辭去特府公務員之職,轉任世衞組織的高官,算不算「投靠外國勢力」,是一名叛國的女漢奸?

吸煙問題只涉及健康,是科學,而不是甚麼爭取普選的政治。只因為寫信給世衞組織徵詢意見的,是一個民主黨議員,即遭到其反智同僚以「引入外國勢力」為恐嚇,利用香港小農市民的恐中畏共心理,打擊民主黨聲譽,用心不可謂不陰暗。
立法會的言論對公眾有影響。面對這等反智議員,請問李國章和羅范椒芬:身為教統局官員,如果對教育全心盡意,遇見立法會這等中國式反智輿論,是否應該每次都挺身直斥其愚昧,以正教育風氣,而不是見其為保皇分子,即默不作聲?
鄭家富是立法會反吸煙條例草案委員會主席,有權去信世衞組織,如果要世衞專家提供意見,即是「勾結外國勢力」,那麼下次香港再爆發禽流感、豬瘟、瘋狗症、鼠疫,為了維持中國人民的尊嚴,抗拒「外國勢力」的干預,去大陸邀請一班赤腳醫生來香港指導工作即可。
反吸煙是國際潮流,香港既口口聲聲自稱為「國際城市」,則國際社會怎樣做,香港就跟隨怎樣做,不要再問因由,勿要再研究甚麼細節,因為其中的科學道理,實非政府大部份官員和立法會親中議員的知識和智障所能明白,吵吵鬧鬧顛三倒四,連世衞組織都加以政治化,令人厭煩。除非老老實實地承認:香港是中國沿海的普通城市,而不是甚麼國際都會,則「實事求是」,天下太平。
不過,既然如此,則特區政府的教育政策又要全盤「改革」,與中國接軌,恢復「卜卜齋」,在每間學校每間課室掛上特區皇帝曾蔭權爵士之偉人肖像,廢除英語教育並全力推行簡體字,恢復大清律例,准許三妻四妾,廢除西洋基督教傳教士干預中國內政之後所確立的西方一夫一妻制。
少了香港這樣一個「偽國際都會」的濫竽充數之參與,以美國為首、歐洲日本為副的國際社會,照樣文明發達,地球繼續轉動,特區有了這等「差不多」反智議員,少隻香爐少隻鬼,其實是世界之幸。特區的垃圾會,除了反對派,就是反智派,差不多先生主導,而不是行政立法主導。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