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6月25日

星期天休息:香港的「組黨」文明幼稚病 - 陶傑

一名特區退休女高官在外國學成回歸,有消息傳出行將「組黨」。
特區八年,「組黨」是一個時事議論點擊率極高的名詞。阿豬阿狗,你也「組黨」,我也「組黨」,「組黨」不但像註冊一家處女群島的空殼公司,而且越來越像開餐廳、辦酒席。然而細看下來,中國人社會一百年來,其實從來沒有出現過一個現代意義的政黨(PoliticalParty)。
清代之前並無政黨,只有朋黨。民國之後相繼統治中國的兩大政權國民黨和共產黨,雖也有一個「黨」字,卻以秘密組織的形式誕生,一個上繼「反清復明」的三合會,另一個則先以城市「白區」的「地下工作」起家,繼而以農村的鄉團暴亂而發展。國民黨帶有幫會的胎記,共產黨則城市幫會和農村團夥兼而有之。雖自稱為「政黨」,與歐美的保守黨、共和黨、民主黨、工黨一類以選舉為經、以議會為緯的制度組織,是兩回事。
中文的一個「黨」字,拆開來讀,是「尚黑」兩字,亦即崇尚暴力、欺詐、陰謀為謀政之正宗。中國收回香港主權之前的過渡期,香港社會各界勢力紛紛宣稱「組黨」,他們卻不知道,由英國安排的「代議政制」的軌道的這一端,通往中國宮廷政治的那一頭,一個「黨」字,在不同的歷史土壤之間,在文化的深層意義之內,即絕無「直通車」,最終不只是立法會沒有「直通車」,而是香港人的「政黨」列車,不論掛的是自由黨、民主黨、民建聯之類花花綠綠的不同車廂,駛向的目的地,不是西方議會政治的天國車站,而是中國宮廷「尚黑」的黑洞奇淵。

因為香港的普選之路全面堵塞,「兩制」向「一國」靠攏,港外有國、太上有皇,在香港「組黨」,只會是一場又一場笑中有淚的遺傳基因的錯配工程。中國人所了解的「黨」,不是歐美意義的政黨,而是朝廷中的朋黨,一旦在野,只有水寨的反賊團夥或竹林的學士清流,兩者都是清剿或招安的對象。中國人絕無英國議會所謂「忠誠的反對派」的觀念,不識以平等的競爭為本,以立憲的君主共尊,因此中國政府必定視立法會內的泛民主派為敵對的顛覆勢力,這是三千年的DNA所嚴格決定的固定視野,不可能改變。因此香港的泛民主派一旦被標籤為反對派,即泛生一股血腥之氣,民主黨聞「反對派」三字而色變,令人同情。
八年以來,香港各種勢力不斷在「組黨」,每聽見「組黨」這兩個字,都令人忍不住發笑。中國的朝中無政黨,只有帝皇殿下的朋黨,朋黨因外戚宦官、忠臣武將之權力爭奪,歷代衍生不同組合,一樣是因為仕途的發展途徑和君臣的溝通渠道空前淤塞所致,是反覆出現的一種中國政治人體組織的惡性腫瘤。
針對中國人的朋黨,《明史》裏有幾句話很精警:「朋黨之成也,始於矜名,而成於惡異。名盛則附之者眾,附者眾則不必皆賢,而胥引之,樂其與己同也。名高則毀之者亦眾,毀者不必不賢,而怒而斥之,惡其與己異也。同異之見歧於中,而附者毀者爭勝而不已,則黨日眾,而為禍熾矣。」
以這一段話,觀視今日特區之「政治生態」,一點也不過時。例如添馬艦事件,民建聯初則反對,繼而附之,因為曾特府以「政治助理」之餌誘之。民主黨初則躊躇,繼而擁之,因為亟欲洗脫「反對派」的污名。只剩下一個精英的公民黨勢孤反對到底,而招來中國和曾特府日益增長的仇恨目光。此等權爭利害的組合變化,與中國歷代朋黨之爭相似,例如漢代的朋黨,依附宦官,至唐代的朋黨,則又依附宦官,到了明代,「士大夫好勝喜爭」,兼又太監弄權,於是又仕進路塞,「而國是淆矣。」(明史第三百三十卷《蔡時鼎等傳贊曰》)

中國的朋黨,又壞在有儒家的包袱,常常流為君子與小人之爭。君子常為小人所諂構,小人往往與宦官勾結。如太監劉瑾得勢,時臣「每過瑾,言必稱千歲,自稱曰門下」。公民黨的大狀精英,雖然受英式教育,骨子裏還是中國人,爭普選,反添馬,佔奪道德高地,難免自視為君子之高潔,遭受中曾當局打壓,悲情洋溢,而曾蔭權也固守儒家倫理的高地,制定「宗法大禮」,就像孔子說的:「以敬其祭祀,別其親疏,序其昭穆,而後宗族會讌,即安其居,以綴恩義。」公民黨自視為清流君子,曾蔭權手握宗法的權柄,附曾者又安會承認是小人?親疏有別,是非不明,中國人政治是權慾的泥漿摔角,其渾濁不堪、污垢四溢,之所以懸浮粒子滿天,二噁英蔽日,其理在此。
西方的議會民主,沒有甚麼君子小人一類的道德之爭。只要都遵守一套公正的遊戲規則,今為執政黨,明為在野黨,皆一樣可以成為「紳士」(Gentlemen)。中國的士大夫作亂無膽,敢訴諸武力的,只是流氓,雖然流氓作亂時,偶有一些末路鄉紳和士大夫加入,例如水滸裏的智多星吳用、玉麒麟盧俊義,或中共井岡山和白區時代的陳獨秀、李大釗、瞿秋白,但士大夫終究看不起草根流氓,因此公民黨必不可能與黑旋風李逵之類的長毛同流,中共早期的知識分子領袖亦終為草莽的毛澤東整肅。
中國人上有朋黨的偽君子,下有團夥的真小人,兩者俱在一個暴力的粗糙生態中交替。歐美則上有執政黨,下有在野黨,兩者俱在一個民主的理性環境裏共生。中國人從來沒有過甚麼政黨,這是香港的「民主事業」陷於低潮的原因,怪的是尚有人「組黨」之聲不絕,怪不得組來組去,不是漸成空殼,就是流於口腔腹腸飲宴之慾的一家家臨時食肆,此所以香港自稱為「國際都市」之虛妄。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