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4月28日

參選特首 所為何事?

盧子健 公共事務顧問

民主派表示要爭取選舉委員會的位置。對此各界議論紛紛。民主派內有人認為不應參與特首和選委會這些小圈子。
親政府力量中,有人認為民主派自相矛盾。去年底,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否決政改方案,理據就是擴大選委會選民基礎的做法,距離普選的民主理想太遠。據這道理,民主派現在就不應該爭取選委會的席位。
也有人認為,民主派積極參與選委會選舉,其實對曾蔭權有好處。若選委會的代表性增加,日後由選委會選出曾蔭權為特首,有助提高其代表性。另外,若民主派成功提名一個候選人,會促使並非太喜歡曾蔭權、但十分不滿民主派的選委團結起來支持曾蔭權。如果只有曾一個人獲得提名,有些不滿他的人會投不信任票或棄權票。

有一定民意支持

相信多數港人樂於見到民主派取得超過一百個選委會議席,並成功提名一位候選人。一般市民沒有機會選特首,如果有競爭,選舉會比較刺激,市民可以通過傳媒和公眾言論對候選人評頭品足,得到滿足感。所以,不管民主派的邏輯是否有矛盾,他們積極參與選委會和特首選舉,應該是有民意支持的。
不過,民意不會自然延伸到支持民主派在選舉中的表現。去年民主黨派出李永達參與特首選舉,市民不反對其參與,但也沒有積極反應或高評價。
不管批評者的意見是否合理,民主派也要處理好參與特首選舉的理據邏輯。這不是為了回應批評者,而是向支持者和市民作出清晰的交代。

難凸顯制度荒謬

簡單來說,民主派的領袖應說清楚,參與特首選舉所為何事?
參與選舉,本來最合理的動機是想贏。不過,以選委會目前的產生方法,民主派勝出機會渺茫。但機會無論多大,想贏仍然是一個合理動機。
如果民主派參與特首選舉的目標真的是想贏,要考慮兩個問題。第一,要找一個能盡量爭取選委選票的候選人。第二就是要面對一個質疑:如果接受了去年的政改方案,民主派支持的候選人不是贏面較大嗎?
既然民主派參選贏面極小,參選目標可能是為了暴露選委會制度的限制和荒謬。本來去年民主黨參選也可以產生這樣的效果,但結果效果不彰。一來候選人號召力不足,未能引起公眾的關注。其次,縱使贏面小,民主派又似乎很認真,缺少了荒謬元素,整齣戲就相當沉悶了。

欠一份共同政綱

因此,民主派若要暴露目前選舉制度的荒謬,必須找一個突出的候選人,要有誇張競選手法。
若民主派走這一條路,難免要解答一個質疑:不參選不是更好地暴露選舉制度的荒謬嗎?○一年和○五年兩次選舉都只有一個候選人,都拿了七百張上下的提名票,難道港人還不明白這是無意義的選舉嗎?
參選特首還可以有一個合理目標:藉此宣揚民主派的政綱,甚至迫使當選者接受政綱的某些內容。這也是在外國常見的一些勝算不高的候選人的參選動機。
問題是,民主派有沒有共同政綱?在一些社會經濟民生政策中,他們的立場並不一致。民主派中,沒有任何一個組織有一份完整的執政政綱。如果有,現在就可以宣揚,不必等候特首選舉。如果現在沒有,亦不容易在短時間內突然有一份像樣的政綱。
簡單的參選意念涉及不少具爭議性的問題。有問題並不可怕,但民主派領袖必須面對,並進行公開討論,使公眾明白他們的思考過程,這樣,民主派最低限度可以通過特首選舉變得更成熟、更堅強。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