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4月28日

李怡專欄:二十年前一樁小事

二十年前,一九八六年,當時港英當局向立法局提出「公安(修訂)條例」草案,對一九五一年制訂卻沒有執行的「刊物管制綜合條例」提出修訂,保留了懲罰發放假新聞這一條,並移置到「公安(修訂)條例」中去。條例更規定,要由新聞界舉證說明其消息為真,也就是要新聞界透露消息來源。這一條例引起新聞界及社會極大反應,紛紛提出反對。但最終,條例還是在八七年二月於立法局通過了。
奇怪的是,法例通過後,政府官員一律不參與有關法例的討論會,也就是說,無意去說服市民接受既成事實。而其後也從未見有一宗新聞界因發放假消息被檢控的案件。
筆者後來獲知,這法例雖由香港立法局通過,但送到倫敦,英女皇卻沒有簽署,因此也就沒有實行。
原則上,君主立憲制的君主,對所有議會通過的法例,都必須簽署。但君主卻有權延緩簽署,以致法例等同擱置。為甚麼英女皇要延緩簽署香港八六年「公安(修訂)條例」呢?只有一個理由,就是要新聞界提供消息來源的法例,違反了她的言論自由的價值觀。
從某個角度來看,政治是骯髒的,即使是實行民主政治的國家,政治也充斥着利益的交換。因此,維護君主制的英國人說,他們不信任政客,不想由政客擔任國家元首,他們寧可相信一個終身職的虛君。

民主政制,不是人類社會理想的政制,但卻是至今為止人類社會能夠設想出來的最「不壞」的政制。二十世紀哲學大師卡爾.波柏(KarlPopper)說,民主所指的乃是憲法提供一項機制,讓全民得以經由定期的選舉,而不必經由流血革命或殘酷內鬥來替換掌權者。因此,用定期選舉來替換掌權者,是民主政制的主要功能。然而,最高掌權者,尤其是在他們的第二任期內,最容易出現濫權或為自己退出政壇而謀取後路的事。種種污濁,儘管有嚴密的法律,往往也防不勝防。因此,一個凌駕民主選舉之上而又受憲法約束的虛君,作為國家元首,就起了平衡的作用。虛君,由於世襲,就不但會自我約束權力與言行,而且也會約束王室的其他成員,在涉及自由、法治的價值觀或國內產生無法解決的兩派紛爭時,也偶然干政。英女皇沒有簽署香港的公安條例,只是一樁小事。泰國國王兩次參與平息國內的兩派紛爭,就是穩定泰國政局的大事。西班牙在獨裁者佛朗哥之後,由原有的王室胡安.卡洛斯恢復君主制,並全面推行民主化,使社會戾氣化解,得享長期繁榮、穩定、和樂的局面。
君主立憲的虛君,繼承王位均有依次的順位。不在這順位之列的人,不可能去爭。不像號稱共和而沒有普選體制的國家,最高權力繼承問題永遠紛擾不已,內鬥頻繁,即使不見血也是危機重重,每次都讓人冒一身冷汗。
中國百日維新推行君主立憲失敗,可能是其後百年政局失去穩定機遇的導因之一。
逢周一、二、四、五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