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6年01月18日

沒有大官影子的趙紫陽

周其仁 中國社科院農業經濟研究所

大同之行回來以後,再一次面見趙紫陽是一九八五年的八至九月間。地點是中南海趙紫陽辦公的地方,時間就是一個多小時。那天集中談糧食問題,受召見的是三個年輕人,羅小朋、刁新申(這兩位九十年代後留學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經濟系,師從拉坦教授,成為農業和發展經濟方面的頂級專家)和我。
背景是從一九八五年開始實行糧食合同制後,糧食產區的農民和地方政府沒有動力與銷區簽訂糧食合同。銷區供糧沒有合同保障,迫不得已重新給本地農民下命令多繳糧食。
其實我們知道,糧食從來是國民經濟的「高壓線」,經濟問題與政治責任頂多只有一步之遙。當時因為糧食合同制的困難,紫陽作為第一線經濟主管已經面臨極大壓力。但是那天的趙紫陽,還是從容自在,集中於問題本身的經濟性質和機理,半句經濟以外的話題也沒有講。

尋找具體辦法

第三次直接接觸紫陽,是一九八六年春季。也是突然通知跟他去河南考察。這次的題目是橫向經濟聯繫,重點是看那些越出行政框架的經濟組織方式和聯繫形式。那次隨行的還有田紀雲副總理和國務院一些部委的領導,國家體改委還有兩位年輕人「跟班」。
趙紫陽還是那個風格,思維集中於分權改革後究竟怎樣組織國民經濟。他顯然有他自己的想法——突破行政架構發展市場聯繫。但是他絕不滿足抽象的「市場」。他要尋找具體的「圖像」,這就是分下去的權究竟如何通過跨縣、跨市、跨省的「橫向聯合」把經濟活動按照非中央計劃模式再組織起來。記得那次考察也看了一些村莊,但主要還是看城市和企業。
趙紫陽不是一個從概念出發的人。他貫徹分權方針很堅決,是要抓住那個差不多唯一可以在一個大國把計劃經濟改出來的機會。行政權和經濟權混在一起放下去,當然不會沒有行為的扭曲,當然不會沒有代價。
趙紫陽並沒有閉眼不看分權改革帶來的種種問題,他一直沒有停止尋找分權改革的後續路徑。
記得在很早的時候,他就提出以城市為中心的經濟區的構想(並在上海、山西安排系統的調查準備試驗),後來又開啟市管縣、計劃單列城市等體制試驗,連同提出橫向經濟聯合並親自調查研究,一以貫之的意圖,就是在分權改革的基礎上切實推進經濟體制的改革。

處事風格務實

在河南調查期間,還有一個小插曲。記不得途中在哪個縣市,聽到河南省裏的幾位領導一起勸紫陽回家鄉看看,但趙就是不答應。我開始以為他是怕驚動地方,但也注意到談這個話題的時候,趙紫陽失去了他慣有的談笑風生。後來有知情者告訴我,趙從來不回家鄉,原因是他父親似乎是當地一位開明紳士,抗戰時還支持過共產黨,不幸後來在當地的土改運動中,被亂鬥一氣後去世了。
我當然無從核實領導人的家史,但不知道甚麼原因,這段傳說大大增加了我這樣一個平頭百姓對趙紫陽務實傾向的理解。早就知道共產黨內部有分工,一部份人管「方向」,另外一部份人管「產量」;一部份人批批批、鬥鬥鬥,還有一部份人就不能不管國計民生。也許天性使然吧——因為講不出甚麼道理的——我就喜歡趙紫陽這樣的共產黨。沒有這樣的共產黨人,中國經濟不會有今天的局面。

傾心經濟事務

衷心直說,趙紫陽留在我心目中印象沒有一絲一毫「大官」的影子。他更像一個走經驗科學路線的大牌教授,心目中真正有興趣的事情不是權位,而是「事實和包含在事實中的邏輯」。
如果有甚麼特別之處,那就是紫陽平生傾心的事務,恰恰與十幾億中國人探索在新體制下擴大經濟自由、提升生活水平、增強中國在世界經濟舞台上的競爭力這樣一件事情密切相關。(二之二)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