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12月29日

蘋論:落實普選才能解決深層次矛盾 - 盧峯

中國總理溫家寶先生說得真對,香港的確有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未解決。這些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絕不是特首曾蔭權先生所說的經濟轉型問題。這些深層次的矛盾問題其實是最發達經濟體系跟最落伍政治體制的矛盾、其實是最成熟公民社會跟保守政治精英的矛盾、其實是最開放社會跟特權政治的矛盾。
可不是麼!香港是全球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是全球人均收入最高的地區之一;香港市民的教育水平、香港的法治制度、香港的資訊流通程度跟西方最發達的國家同樣毫不遜色。偏偏這樣一個發達的經濟體系卻不能像其他發達經濟體系那樣享受民主所帶來的穩定及公平、偏偏這樣一個發達的經濟體系卻連東帝汶、科索沃、阿富汗等也比不上、偏偏這樣一個發達的經濟體系卻要勉強跟一個落後、畸形、沒有代表性的小圈子選舉勉強湊合在一起,令市民無法透過平等及開放的政治體制監察政府運作,令有政治特權的少數人及大財團更容易染指龐大的經濟利益,結果便出現大量利益輸送、不公平競爭、偏幫大財團的事例及弊端。這不正正是香港存在的深層次矛盾嗎?
不管從社會的秩序、從市民的守法精神、從歷次大規模遊行及公眾集會、從近期世貿會議的街頭衝擊事件都可以清楚看到,香港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公民社會,香港市民不僅不會因為有不同意見、不同訴求而採取過激行動,對一些可能過激的政治行動也能以包容、諒解的態度處理,甚至當街頭衝擊加劇及出現混亂場面時,市民依然堅持守法,並沒有任何趁火打劫或渾水摸魚的行動。像這樣的公民、像這樣成熟的公民社會,本該完全有能力透過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挑選屬意的領袖及解決有爭議性的問題。偏偏香港的管治精英卻不肯信任港人、卻要對市民的政治訴求不斷設限,令特區政府的很多政策跟市民的想法及訴求背道而馳,令市民無法透過票箱懲罰不稱職的領袖及改變錯誤的政策。結果,重大的問題、重大的政策都只能以街頭行動、街頭抗爭處理,社會上的爭議無法透過妥協或互諒互讓解決。這不正正是香港存在的深層次矛盾嗎?

香港是個最開放的社會、是個講求公平機會的社會。任何人不管背景、政治觀點、信仰、種族如何,都可以憑自己的能力在香港打出一片天、在香港大展拳腳。偏偏香港的選舉制度及政治體制卻充滿了特權色彩、卻預先為極少數人安排好政治免費午餐,令他們平白得到莫大的政治影響力,八百人的大選舉團及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就是這樣的產物;而大部份市民則只有看的份兒,根本無法參與、無權參與。這樣不公平的政治權力分配、不平衡的政治權力分配,不正正是香港深層次的矛盾和問題嗎?
要處理這些深層次的矛盾、要解決這些深層次的問題只有一個方法,就是盡快讓香港落實雙普選,因為只有落實雙普選,才能令香港的政治發展跟經濟發展相適應、才能避免政治特權侵蝕開放社會、才能拉近市民跟政府的關係、才能令港人可以透過政制內的安排解決矛盾及糾紛。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願意拿出勇氣、拿出決心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嗎?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