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11月25日

李怡專欄:路是人走出來的

路是人走出來的——這是當前筆者所想到的最適切地形容香港人處境的金句。
路是人走出來的。現在誰都會說這句話了。筆者最早接觸這句話是五十年前讀中學的時候,中學的語文教科書收了魯迅的小說《故鄉》。小說的最後一段寫道:
「……希望是本無所謂有,無所謂無的。這正如地上的路;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故鄉》寫於一九二一年一月,距今快八十五年了。一九二一年七月,中國共產黨成立,開始了中國近代史的另外一頁。在魯迅寫《故鄉》時,是看不到中國有甚麼希望的。
他在一九二二年為他的第一本小說集《吶喊》寫「自序」時,講到錢玄同與陳獨秀等正在辦《新青年》雜誌,邀魯迅寫稿,魯迅說,「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裏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對得起他們麼?」錢玄同回答說,「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這鐵屋的希望。」
就是錢玄同這句話,使魯迅改變了想法,「說到希望,卻是不能抹煞的,因為希望是在於將來,決不能以我之必無的證明,來折服了他之所謂可有,於是我終於答應他也做文章了,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記》。從此以後,便一發而不可收……」錢玄同一句話,成就了一個偉大作家。

《故鄉》也是接着下來寫的小說,收在《吶喊》小說集中。
魯迅的吶喊,喚醒了不少人,鐵屋子也毀壞了。他沒有看到的,是新建起來的仍是一個絕無窗戶更難破毀的鐵屋子,在屋子裏的人也更艱於呼吸。但希望一直都存在。儘管在過去八十多年,民主的希望一個升起又一個幻滅,許多人(包括筆者)對毀壞鐵屋子已不存希望,但希望真是不能「以我之必無」來折服他人的「可有」。因此,正如魯迅終於願意吶喊一樣,筆者也要呼喚香港市民嘗試在沒有路的地方,在荊棘滿途雜草叢生的地上,走出一條路來。
愈多人向明知很難走的荊棘叢中邁進,就愈容易踐踏出一條路;愈少人向前邁步,就愈難走出一條路。
魯迅說,「希望」「正如地上的路」。反過來說,民主之路,也正如「希望」。愈多人走上街頭,愈多人在雜草叢生的無路的地方踏出去,香港的民主以至中國的民主,就愈有希望。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