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08月24日

新君王紀:瘟疫與飼養禽畜的故事

蔡子強

過去幾年,先有禽流感,後有沙士,最近則是豬鏈球菌,港人似乎一直躲不開疫病的纏擾,這令我想起一本十分有名的書,就是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生理學教授戴蒙德(JaredDiamond)的作品,《Guns,Germs,andSteel:theFatesofHumanSocieties》(《槍炮、病菌與鋼鐵:人類社會的命運》,台灣時報出版社),這本書曾拿過一九九八年美國普立茲獎及英國科普書獎。
書本以一個問題開始:為何是西班牙人在南美洲滅了印加帝國,而不是印加帝國滅了西班牙軍隊?

滅族的原因

一般人的錯覺當然是西班牙人「船堅炮利」,但誰不知情況並不完全是這樣。舉一例:西班牙遠征軍領導皮薩羅(FranciscoPizarro)將軍當年帶領的軍隊,只有六十二名騎兵、一百零六名步兵,面對着的印加帝國末代皇帝阿塔花普拉(Atahuappla),麾下卻有八萬大軍,領導的是一個擁有數百萬人的帝國,曾經殲滅過很多部族。當時皮薩羅只有十來支「火繩槍」(harquebus),子彈不好裝,也很難發射,面對成千上萬的敵人,如果真的靠「炮利」,子彈也會很快射光。那麼為何印加帝國的人海戰術沒有奏效呢?
西班牙人憑甚麼本事獲勝呢?JaredDiamond的答案是──傳染病毒,諸如天花。歐洲遠征軍一踏上新世界,就把傳染病送了給印第安人作禮物,這些病勢如破竹的向內陸推進,腳步甚至比軍隊還快,於是很多時甚至不費一兵一卒,便將很多地方化作鬼域。考古學顯示,十五世紀時,美洲本來有二千萬印第安人,但哥倫布登陸後,人口消亡了95%,天花、痳疹、流行性感冒、斑疹傷寒等都是頭號殺手。

抗疫力有別

另一本書,麥克尼爾(WilliamH.McNeill)的《PlaguesandPeoples》也提過一個有趣的例子,一九○三年一支名叫Cayapo的南美洲部落,來了一位傳教士,當他抵達時,該部族人數約在六至八千之間,到了一九一八年,只有五百人生存下來,到了一九二七年,只剩下二十七名活口,結果避不過滅族的厄運。這位牧師原本到來是想救贖這群迷途羔羊,但結果卻真的把他們都送上天國。
寫到這裏,聰明的讀者會反問,為何這場傳染病專挑印第安人而放過所有西班牙人,難道上帝也有種族歧視,偏愛白人﹖為何印第安人沒有致命的病毒,可以反過來送給自己送上門的白人呢?
JaredDiamond的答案是,其實傳染病毒大都是從牲口身上,經過「DNA突變」,轉移到人體身上並成功生存下來,這原本是億萬分一之機會,但如果當地飼養禽畜的行業十分昌盛,禽畜飼養得密集,衞生狀況又不理想,人與禽畜緊密接觸的機會繁多,那麼病毒發展的機會便大增,這也正是當時歐洲的狀況。日積月累之後,結果是歐洲人的帶菌與及抗疫能力也大大提高。
相反,因為「上帝擲骰子」的因素,在上一次冰河時期之後,80%的美洲大型哺乳類動物已經滅絕,剩下來可供馴化成家禽家畜的動物寥寥無幾,根本不可能和群聚疾病的來源如牛、豬等相比。
歐洲和新大陸飼養禽畜業的發展差異,決定了兩地人種在抗疫能力上的分別,於是也書寫了兩段十分不同的歷史。
在禽流感、沙士、以至今天豬鏈球菌肆虐的今天,JaredDiamond的這一本書,的確給了我們不少啟示。
隔周刊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