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5年08月24日

面對食品恐怖勿忘低調 - 陶傑

禽流感之後,輪到豬瘟,豬瘟之後,輪到毒鰻魚,繼而全部淡水魚原來都無從入口,香港爆發「食品恐怖主義」(FoodTerrorism),多年前,許多名大陸人士很自豪地說:「你們香港繁榮有甚麼了不起?還不是靠我們多年來支持,給你們輸送肉食和水?把這些切斷了,你們的繁榮三天就完蛋。」
食品恐怖主義,平心而論,並非胡溫的「中央」有計劃地陰謀害曾政權,而是大陸各地政府的「靠害」。原來據親中人士指出,自從香港向中國中央政府取得CEPA優惠,「部份」地方政府心裏「一直不是味兒」,即使發現輸來香港的食品有毒,也不會「即時通知」。
這就是中國式宮廷政治:東西宮向皇上爭寵,東宮得到的皇恩日隆,頻頻「大紅燈籠高高掛」,西宮看見了,叫太監和妃嬪往茶飯中下毒。當年慈禧太后就是如此整治慈安而「上位」,表面上可還親熱乎乎地以姐妹相稱。香港重投「祖國大家庭」,「回歸」之日,各地送來慶賀的厚禮,殊不知這正是「中國家族政治」刀光劍影的鬥爭的序幕。
與中國人打交道,首重「面子」,因此程翔被囚,本地親中人物說:至緊要「低調」,高調營救,反而害了程翔。按照此中國式的思維邏輯,程翔萬一將來即使蒙冤遭重判,第一個罪魁禍首,該為程翔的厄運負責的,就是聯署為程翔請命求公道的港大校友,是這些人害死程翔,理應受到千夫所指的歷史譴責。

特區的豬瘟魚毒大危機,也是香港人自招的,因為香港人跟大陸地方政府交涉,不識「低調」,氣燄太過「囂張」,一副「你們那麼髒巴巴」的「前殖民地文明地區」的「優越」嘴臉,左一句要索取疫症資料,右一句要禁運這樣那個,這種姿態,傷害大陸地方政府和人民的面子感情,與「要求程翔得到公開審判」、「要求中央公布確實罪證」何異?
不懂「低調」,固然害死程翔,也會害死自己。得悉大陸入口的食品有問題,香港六百萬人,包括親中愛國的甚麼議員,應該集體向北下跪,先集體向各省請罪,反省自己:從前新界也養豬種菜,後來都炒樓炒股,荒廢農耕,不事生產。今天靠大陸各省提供肉食,為國家人民本來已經緊張的口糧加重負擔,祖國的食品雖然都「加了料」,但這是額外的關懷,何況香港人與祖國十三億人口同呼吸、共命運,CEPA既有福同享,豬瘟魚毒,亦有難同當。香港人死也不會吃日本進口的衞生食品的,要死,大家一起死好了。
香港今天需要的,不是左一句「交涉」,右一句「索取資料」,而是「回歸祖國」的心理總治療。大家想想,祖國的豬肉和魚再致癌,能毒得過日本當年向我國投擲的鼠疫菌彈嗎?今年是抗戰勝利六十周年,往「民族感情」的大方向處想,加幾分「低調」,心裏就踏實了。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