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12月06日

二萬人出席追思會
歌聲淚影送別黃霑

二萬人昨午前往大球場出席黃霑追思會,會上沒有哀悼的環節,大會只要求眾人起立,以一闋歌送別一代鬼才。
區民傑攝

【本報訊】黃霑說:「香港人對我非常好,咁多年都好錫我,我衷心感謝各位,希望大家放鬆啲,鍾意嘅,就開心笑。」香港大球場的巨型屏幕上,是一代鬼才昔日的朗朗笑聲。大會遵照故人的遺願,叫前來追思的市民一起合唱《滄海一聲笑》:「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二萬人於是和着唱,還以掌聲打拍子,只是笑聲和歌聲裏面,還夾雜着一點遺憾、幾斑淚影。 記者:蔡元貴

相關新聞:藝人紛紛悼念故友白雪仙、林青霞強忍淚

二萬名市民昨往香港大球場參加「黃霑博士追思會」,以前所未有的形式,集體悼念縱橫香港樂壇和文壇數十載的鬼才黃霑。前所未有的,不僅是沒有香火、沒有花環、沒有殯儀,還有刻意經營的「笑喪」場面;黃霑想大家高高興興的送他往生,只是許多好朋友還是忍不住哭。

黃霑名作揭開序幕
偌大的舞台掛滿白氣球和點點星,舞台中央放置着黃霑一臉輕鬆自若的肖像,旁邊有數十朵火百合。輓聯是:「吐盡恩義情深幾許,寫下不朽香江名句。」黃霑生前最要好的朋友都坐在舞台前方,妻子和子女都沒有出席,避免過度哀傷。
是陽光普照的下午,大會在下午二時開放大球場;至三時半,入場人數已接近一萬五千,人山人海的大球場,又熱鬧、又悲涼。在作曲家徐日勤的伴奏下,演奏家黃安源拉動二胡,奏起黃霑名作《黎明不要來》和《明星》,扣人心弦,為兩個半小時的追思會揭開序幕。
入讀喇沙、創作廣告、寫詞、拍戲,大球場南看台巨型螢幕上展現了黃霑的一生。由學生時代的黑白照片,到事業如日方中的彩色寫照;由平步青雲的青年才俊,到輝煌璀璨的香江才子,黃霑的生平恍如敍述着香港從滄桑到騰飛的歲月。

「朋友開心佢就開心」
嘉賓致辭與黃霑的流行曲作品穿插進行和播放。黃霑的學弟、電訊盈科董事總經理蘇澤光以追思會召集人身份率先致辭。他說感謝黃霑教懂他做人處世的態度,「佢對朋友嘅態度係,有好嘢梗預埋你,有困難就自己搞掂,朋友開心,佢就開心。」蘇澤光口中的霑哥樂天知命,患癌後不能出海暢泳,還會一起到海邊吹海風,霑哥對他說過:「Jack,我𠵱家每日都係賺返嚟嘅,生命就係精采,活着就係精采。」

歌聲代替了哭聲,大會不設默哀時間,但要求全場起立,然後播放《忘盡心中情》,「就與他永久別離,未去想那非和是。」旋律很委婉,歌詞很動人,有人跟着唱,有人默默落淚。
十位致辭嘉賓,有些傷心訴說霑叔的遺願,有些很冷靜的分析一代鬼才的人生哲學。黃霑主診醫生嚴秉泉說起黃霑因吸煙導致肺癌,激動得聲音哽咽,不時以紙巾拭淚。歌星譚詠麟憶述霑叔生平精采作品時,多次博得全場掌聲。
雖然不是正式的喪禮,不過黃霑臨終前替死者說法的新加坡福海禪寺住持明義法師還是有到場誦經,明義法師在台上念了一次《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說是把黃霑送上往生淨土,並祝願港人明天更美好。梵音嬝嬝,大球場山谷開始日落西斜,來追悼的人都感到那份依依不捨之情。
大家還捨不得向霑叔悼別的時候,球場上響起了他開朗的聲音,是一段演唱會的錄音,黃霑說:「我其實係一個好幸運嘅人,我唔識得晒大家,但係感覺到好似好朋友一樣,呢份友誼好特別,愈耐就愈深厚,大家都應該珍惜呢種緣份,一齊唱我呢首唯一嘅飲歌─《滄海一聲笑》。」
螢幕上播出一代鬼才昔日演唱會上獻唱「飲歌」的片段,片段中黃霑叫觀眾一起以「啦」音和唱,於是追思會上二萬人就一起「啦啦啦……」的和唱着。黃霑雄壯的嗓音,與追悼者的歌聲構成一闋悲壯的交響樂,大球場上斜陽無限,晚風輕輕吹拂,正好襯托着歌曲內的那一句:「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
然後大會再播出黃霑生前另一段演唱會的片段,唱的是《世界真細小》。黃霑說:「香港人對我非常好,咁多年都好錫我,我衷心感謝各位,希望大家放鬆啲,鍾意嘅,就開心笑。」現場人士都受到喜氣洋洋的旋律感染,以掌聲打拍子。

相關新聞:濃妝致意笑對鏡頭

「永遠記住霑叔笑聲」
最後,家屬代表倪震與蕭潮順走上舞台向黃霑遺照鞠躬。倪震說:「希望大家永遠記住霑叔嘅笑聲。」追思會結束,大會公開出席人數達二萬人,工作人員向嘉賓與市民每人派發一支白玫瑰,獻給黃霑,獻給一位激起香港歌壇、文壇浪奔浪流的奇才。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