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12月02日

家庭喪禮昨低調進行 黃霑火化

黃霑的靈柩送入歌連臣角火葬場追思禮堂,進行簡單佛教送別儀式後火化。
張志華攝

【本報訊】是焚身以火,是千山我獨行,也是乘風遠去……一代鬼才黃霑病逝一星期後,昨日仍然為自己「自編自導自演」一場令生前好友及愛戴他的市民都感到錯愕的「簡單喪禮」。當人人都以為這位萬人景仰的歌壇詞聖,喪禮必定是隆而重之的時候,家人卻根據黃霑的遺願,昨日「突然」從仁安醫院將他的遺體直接送往柴灣歌連臣角火葬場,進行了一個低調的舉殯儀式,送別的只有少數至親家屬,遺體亦隨即火化,只餘下星期日(12月5日)在香港大球場舉行一個萬人追思會,讓公眾紀念這位詞聖的一生才情。 記者:簡明恩、楊潔雯、徐雲庭、王崇穎

相關新聞:政界文人醫生學者齊致敬

黃霑生前好友蕭潮順,受故友家人之託協助辦理黃霑後事。他說,今次低調處理喪禮是黃霑的意願,而這個簡單喪禮也是黃霑「自編自導自演」的。黃霑一生中的三個女人,昨日只有兩人出席喪禮,就是前妻華娃和遺孀陳惠敏,而林燕妮則沒有到場,對此蕭潮順只是一再重複:「今次是一個只有親屬參加,簡單而莊嚴的佛教告別儀式。」
黃霑上周三凌晨在沙田大圍的仁安醫院因肺癌病逝,享年六十四歲,遺體一直停放在醫院殮房,家人沒有透露出殯安排,但一直有消息說,黃霑的喪禮將會與之前去世的三位天皇巨星羅文、張國榮和梅艷芳一樣,在北角香港殯儀館舉行。至昨日清晨,突然傳出消息,指黃霑家人會到仁安醫院領屍移送舉殯,大批傳媒於是趕到醫院守候。

西式靈柩 被移送火葬場
上午十時許 ,仁安醫院工作人員及警員已在醫院周圍部署。
中午十二時三十分 ,靈車到達醫院,六名保安公司人員已作好事前安排,並在有關人員的包圍及用屏風遮掩下停在醫院殮房門口;不久,一副蓋上紅布躺着黃霑遺體的西式靈柩被送上靈車,沒有掛上黃霑遺照及「黃府出殯」大字的靈車,在警方電單車的護送下離開醫院,過程中並沒有黃霑家人及親友在場打點。
下午一時三十分 ,靈車經大老山隧道出九龍,穿過東區海底隧道,由東區走廊抵達了柴灣歌連臣角火葬場。超過五十名傳媒較早前已到達火葬場等候靈車到達,警方則在火葬場禮堂大門外左右設置採訪區;五名法師包括專程由新加坡請來的海福禪寺住持明義法師,攜同法器及鮮花已進入火葬場的追思大禮堂。

長子按掣 詞聖化作青煙
下午一時四十五分 ,三輛載着親友的車輛陸續到達,第一輛二十四座位的小型巴士上,首先步下黃霑前妻華娃和她與黃霑所生的三名子女,宇瀚、宇文和宇詩,以及黃霑長兄、好友倪匡的兒子倪震等人;第二輛七人車則載着黃霑遺孀陳惠敏等人;第三輛私家車則是黃霑胞弟一家人。
今次出席喪禮的家屬約三十人,他們進入禮堂後隨即舉行儀式,只聽到裏面傳來誦經的梵音,一切都十分平靜。
下午二時十五分 ,在黃霑長子宇瀚按掣下,靈柩徐徐滑入烈火之中,一代詞聖就此化作青煙了結塵緣,往生淨土。
下午二時三十分 ,喪禮結束,長子宇瀚捧着父親的遺照步出禮堂,這幅遺照中的黃霑身穿一件紅色的襯衫,外披杏色唐裝外套,滿面笑容,雙手插着褲袋,充份表現出他「滄海一聲笑……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的氣派。隨後其他親人相繼步出禮堂,各人在門外跟隨俗例以柚葉洗手,跨過象徵火盆的火把,之後各自乘車離去,過程中各人神情肅穆,默送霑叔遠去。
下午三時 ,「黃霑博士追思會」召集人蘇澤光舉行記者會,宣布萬人追思會於十二月五日(星期日)下午在大球場舉行。
「焚身以火,讓火燒了我……人不顧身,讓痴心去撲火,黃土地裡,活我真摯愛的歌……焚心以火,讓愛燒我以火,燃燒我心,承擔一切結果。」黃霑遺體在火化中灰飛煙滅,但正如「黃霑博士追思會」在報章中刊登的啟事中所言:「霑叔走了,他留下的精采作品,會永遠陪伴我們,希望大家永遠記着霑叔的笑聲。」

相關新聞:娛圈好友將回味霑叔往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