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4年11月26日

李怡專欄:黃霑六四 - 李怡

已經有許多人談黃霑、寫黃霑了。儘管筆者與黃霑認識了四十年,但論交往密切與對他的了解,城中還遠未輪到由筆者來談。今天只記一段不太為人記起的事。題目是「黃霑六四」,既是悼念他六十四歲離去,也是要談一下他與「六四」。
十五年前「六四」之後,演藝界有過一次研討會,邀筆者主講有關「民主」的課題,這個研討會由黃霑主持。會前會後,我們有較多交談。坦白說,他對「民主」的認識不多,但對於爭取、支持中國實現民主、自由的熱情與誠意,則不容置疑。
那年的聖誕節前夕,他出了一張大碟,名叫《香港X’mas》。這張大碟收集了許多流行聖誕歌曲的旋律,配上重新撰寫的粵語歌詞,內容全是對「六四」後中國與香港現實的諷喻。新寫的歌詞有黃霑的創作,也有他邀約的著名填詞人林振強、林夕、黎彼得所寫的俚俗歌詞。內容十分「抵死」、挖苦。其中林振強寫的《慈祥鵬過聖誕》更流行了一段短時間。但其他歌詞,則隨着那一年聖誕節過去,而沒有再流行了。黃霑送了一盒卡式帶給筆者,並寫上「怡兄代存,霑」的字樣,還有一個他的自畫像。這個卡式帶,筆者一直保存至今。

幾段黃霑寫的歌詞,筆者認為可反映黃霑在嘻笑怒罵中的家國情懷。「家」是香港,「國」是中國。從歌詞中,我們可以看到,黃霑的「家國」,與民政事務局炮製的短片「心繫家國」的「家國」,是不一樣的感情,也是不一樣的東西。
最為人熟知的是用上《SantaClausisComingtotown》旋律的《又到聖誕》:「喂,又到聖誕!哪,又到聖誕!/下個聖誕有冇今年咁嘆?/鄧小平iscomingtotown。/趁又到聖誕,人就要嘆喇!/第處聖誕有冇香港咁嘆?/阿鉅子誠都怕且就yang!……」
用上《SilentNight》旋律的也是黃霑作的詞,其中一段:「笑啦老豆!笑啦老豆!九七後怕應酬。/但係今天不靠左靠右!/盡量longweekend散多兩舊,/總之依大個口,出年事出年追究!……」
用《AwayinAManger》旋律,黃霑就表現了他的中國情懷:「一想起中國,我發奮做人!/長懷熱誠民主與自由嘅心,/一想起東西德,我發力做人!/同胞一心一德,會將牆撞冧!/一想起中國,我發奮做人!/人權自由民主已熱紅我心!/一想起淺水灣,我搏命做人!/同保可愛香港,再講明就(口浸)!」

林夕的歌詞寫:「坦克嘉年華冇掟避,港九新聞拍特技,/諮委草委唱大戲,D諧劇最啱聖誕報喜。」極盡諷刺。林振強的歌詞寫:「慈祥鵬過聖誕,問我要D乜嘢玩?/佢呵護我,只要我扮盲,/不停讚,不再亂彈;但我說俾個passport我!」極能反映京官和港人的心態。
有傳媒說黃霑後來政治立場有轉變。但作為一個填詞人、一個演藝人員,其實很難說他有過甚麼政治立場。他所有的只是愛中國、愛香港的感情。而這是他首尾一貫的。近年他被問及為何「親中」時,他解釋:「希望能夠表達香港人的意見。」但他的「希望」似難實現,於是他又再避談他其實不甚了解的政治了。
最能表達黃霑的「香港人感情」的,是他的歌曲《問我》:「我係我!」「全心保存真的我!」香港人一心一意想保存「真的我」,但回歸後,就有不少壓力要我們「扮盲,不停讚,不再亂彈!」在壓力和政治利益誘惑之下,香港許多人已把「真的我」拋諸腦後了。
沒有了「真我」,還有資格去談論黃霑嗎?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