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05月30日

星期天休息:飛哥無意中捅了一個馬蜂窩 - 陶傑

李鵬飛「封咪」,還指出行政會議內「至少有五個人在做特首夢」,這句話揭露了特區政府建立強勢「行政主導」之不可能。

「行政主導」的失敗,不因為傳媒「失控」,也不因為民主派「作亂」,而正因為兩任「行政會議」之鬆潰不成軍。強勢的行政主導,要靠一個強勢的行政會議。如果行政會議裏有五個人在做着「特首夢」,則董建華的「高官問責制」就多了五個明哲保身的「精神逃兵」,所謂行政會議,實際上已經損兵折將地少了五人。
做特首夢,想成為下一屆的領袖,權慾是人之常情,本來沒有錯。如果特區的體制合理,做特首夢的五人反而可以在各自的職權中秉正為公,力求表現,贏取民意的愛戴認同。

英國首相貝理雅民望大跌,全英國的民眾都知道現任財相白高敦很想繼位當首相。當工黨政府繼續為布殊的美國牽累,當反對黨的勢力漸高,白高敦任內治理經濟成績良好,工黨內部自然會在適當時替換首相,貝理雅下台,由財相接任,犧牲一個黨魁,換取工黨執政權力的繼續生存。

但特區政府偏偏不是一個以民意為基礎的民選政府。現職的司局級高官,全由不經民選的董建華一人欽點。特區已經成立七年,瞎子也看得出特首的高職由中國政府來確定。殖民地時代,總督雖由英國委派,行政局議員無論做甚麼夢,無人敢夢想自己能當港督。無慾無求,心無雜念,加上港督和英裔官員的決策能力有深厚的知識和殖民地經驗為基礎,從前的香港,行政主導一點問題也沒有。其中道理,又豈是親中派一味跺腳搥胸地怒責「為甚麼香港人在英治時期不敢向英國人要這要那」的情緒和意氣所能了解?

「行政主導」之成為泡影,正是特區政府這個不成材的「泡沫班子」一手造成的。七年過去了,今天的香港人不妨回想,第一屆行政會議的人物如方黃吉雯、鍾瑞明、楊鐵樑,還加上一個「回歸」之後就有人替自己在前港督府擺壽宴的鍾士元爵士,這些「決策者」的任命,到底有何意義?到了第二屆政府,特首董建華信誓旦旦要建立甚麼「執政聯盟」,結果是「聯盟」中的田北俊決定性地摧毀了二十三條立法,執政聯盟內有商界代表的自由黨人,也有親中的民建聯頭頭,他們都沒有響應中國最高領袖江澤民呼籲:「更好地支持董建華執政」,工商界早已不把董建華先生放在眼裏,盡情辱董為「拿屎上身」、「三零部隊」,親中勢力也公開投訴跟隨董政府「只有辱,沒有榮」,物先腐而後蟲生。毫無發言紀律,完全是「一盤散沙」的中華民族性格的縮影,民主派在野,雖然自己也有派系,但「執政聯盟」率先敗裂,不攻自破。如此,一個兒戲班子,如果還稱得上「政府」(Government)兩字,實是對此一莊嚴的名詞最大的侮辱。

中國領導人最喜歡說「對症下藥」。現在,他們認為香港之「症」,行政主導完全沒有問題,是形同「港獨」的普選呼聲,是疏導表達民情的名嘴,是不聽中方意志,面向民意市場的「一報一刊」有政變的能力。誠如李鵬飛在立法會批評一干兒童一樣的議員:「缺乏起碼的判斷力,還當甚麼議員?」中方的判斷如此,特區中國式的太監政治基因發作,鬧出名嘴封咪,親中政黨又想在主人面前立功,效法共產黨的批鬥方式,要名嘴「老實交代」,終於由李鵬飛爆出了中方的「陳姓官員」對妻女的「問候恐嚇」,以「誅心之論」之道,還治精於誅心之論打擊敵人的中共之身,李鵬飛是創造歷史的第一人。

五個做特首夢的人是誰,一點也不重要,因為是誰都沒有分別。他們也不可能像英國財相白高敦一樣,大方把首相之夢公諸天下,俯應民情而光明磊落地憑政績考取最高權力的執照,因為中國式的政治,有虛偽的「儒家精神」,要求「存天理,滅人慾」,有「政治野心」,好像是一件羞恥的壞事,同時,正如三國時代的政論家李蕭遠的定論:「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石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這就是香港人戲稱「見光死」的汰優存劣的中國政治文化根源。從毛澤東前選錯了野心陰暗的林彪、後選錯了愚庸無能的華國鋒;到鄧小平先是選對了進取開明的胡耀邦後又親手廢黜,到台海另岸的蔣經國選錯了「屁股只敢坐三分之二」的李登輝,特區的第三屆特首、第四屆特首、第五屆特首,都不可能帶來甚麼驚喜,因為香港真的已經回歸了中國。
(圖)李鵬飛一語揭露了特區政府建立強勢「行政主導」之不可能。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