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03月25日

還斂集:出術的遊戲 - 張五常

兩年前女子足球世界賽,決賽是美國對中國,中國負一比零,原因是一個十二碼罰球中國射不入。電視慢鏡看得分明:美國的女門將搶先離開球門界,犯了規,但球證看不到。美國隊勝後狂歡慶祝,女門將成了英雄,被問及是否過早離開球門界,她說:「當然啦,但球證看不到,我贏了。」訪問的記者臉有怪色,門將補充說:「那是足球遊戲的一部分呀!」
真的是遊戲的一部分。體育遊戲,只要瞞得過證人,出術是容許的。我不明白為什麼當年馬納當拿的「上帝之手」,會受到那麼多的非議。如果球證無能或偏袒,責罵球證好了。這是說體育,不說其他。
經濟研究,出術的行為也不少。一般不是刻意的。主要是事實引證那方面。有意無意間,研究者往往重視支持的證據而漠視反證。尤其是統計分析,有意或無意的出術,方法多得很。然而,學術要忠誠才可以滿足自己。多年以來,多次在夢中驚醒,問:我有沒有在無意間欺騙了自己呢?這方面,先進之邦的高級學府,其忠誠意識一般令人拜服。
政治投票出術的傳言,就是公正嚴明的國家也時有所聞。這次台灣大選,一千三百萬票中陳呂險勝連宋僅二萬九千票。但「無效」的廢票達三十三萬七千多張,高出上次大選的十二萬很多。更令人懷疑的,是阿扁的家鄉有廢票十七萬。這些是明顯地違反了統計學的或然率。投票不是足球比賽,如果來一次法律容許的重點票數,連宋「翻案」的機會不低吧。

問題是:陳呂那一邊有否刻意地出術呢?很難說。一九五四年的夏天,我代表父親的公司,作為購買數十噸凡士林的秤重量公證人。賣方出一個胖子,買方出我,一個對一個,在烈日當空的曠地上過磅。天大熱,鐵桶桶桶漏油。我方是重量愈小愈有利,對方當然相反。我要磅上的秤桿升得高一些,對方要低一些。但大家有講有笑,而他是胖子,烈日下不耐煩,又見鐵桶漏油,老是讓秤桿高一些。結果是,父親的公司兩個月後把整批凡士林賣出去,竟然多了三噸!
很可能,台灣這次大選點票,偏於阿扁那方的工作人員較多,見略有疑問的投連宋的票,則廢之,同樣略有疑問但投陳呂的,則受之。當年買凡士林,賣方沒有要求再秤。如今連宋要求再秤凡士林,不知要選哪種秤子才對?如果廢票像一個台灣朋友所說,有兩個印章,雙方皆選,則審死官矣。
最後說一下大選前一天的槍擊事件,嚴重的。疑點不少,大家都讀到。但我不明白為什麼沒有人提到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陳呂車上擋風玻璃的彈孔,是否在槍擊之前就存在呢?那麼多途人在拍攝,不應該沒有彈孔出現的先後證據。
如果彈孔在事發前出現,那是預先的安排,是出術的騙局了。但如果事發前玻璃沒有彈孔,那就應該是真的行刺。安排做戲,陳呂不會那樣傻,叫人真槍實彈地向着他們開兩槍。朋友,就是土炮你也不願意作總統吧。


逢周二、四、六刊出
電郵:nscheung@netvigator.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