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4年03月25日

李怡專欄:民主之錯? - 李怡

不少人認為,由於台灣選舉出現亂局,使部份香港人及中央政府對香港普選進程持負面態度,因此對香港民主是不利因素。昨天《文匯報》發表社論,說「台灣作為發展民主政治的試驗場,已經並且正在付出沉重的代價。但香港決不能重蹈覆轍,被人當作政治制度的試驗場」。
這些意見在這個時候發出,當然會有一些市場,尤其是在一些沒有具體了解也不作深入思考的人當中。
倘若說中央政府對香港普選持負面態度,那麼從過去幾個月的表現來看,可說是「已經如此」,而且是「一貫如此」。台灣選局若平靜度過,甚至若連宋以大比數當選,你以為中央就會放鬆對付香港市民的普選訴求嗎?一黨專政並實行專權政治的中共政權,豈會心甘情願地放權讓香港市民普選?豈會讓普選產生的特首及全面普選產生的立法會,挾「民命」而增加與中央議價的能力?因此,台灣大選順利與否,其實與中央對香港普選的態度無關。只不過這次台灣大選出現亂局,給了中央、土共與香港親共人士一個延遲普選的藉口而已。

就香港市民來說,雖然最新的港大民調顯示,贊成○七、○八普選的市民,數字有所下降,但仍逾六成;至於認為○七、○八年可落實普選的,則下調至不足兩成。很明顯,現實的香港人已清楚看到了中央對於香港普選的態度。中央不同意,特首豈會向立法會提交普選的法案?特首不提,立法會縱使有三分二議席支持普選,也無法自提法案。因此,既不可能實現,就連贊成普選也變得意興闌珊了。在中央大發謬論,惡形惡狀反對香港普選的情形下,香港市民仍有逾六成人支持普選,可見普選確實是香港市民最大的政治訴求。
與台灣比,香港市民長期形成的法治觀念相當牢固,絕對有把握在憲政與法律的規範之下,和平實行法治的民主。香港人也沒有台灣社會那種由於獨特歷史而留下來的容易被挑動的族群意識,香港人並不歧視大陸來的人。董建華本人就是自小從上海移民來香港的,他在九六年當選第一屆特首時,民望高達六、七成。這些年他的民望江河日下,完全是因為他的無能與一味曲意迎合北京所致,與族群無關。香港市民甚至有相當多人支持大陸來港爭取居港權的人士。因此族群問題是不可能在香港被挑起的。

其實,台灣在日常生活中已看不出有任何族群矛盾。選舉時之所以會有政黨挑撥族群問題,其根本原因是中共對台灣的「文攻武嚇」、強求統一、打壓台灣國際空間並從而打壓台灣人的自主意識的政策使然。台灣人民已經自主了,台灣並沒有一個更高的主權被置於現有主權之上。台灣現在沒有「外來政權」。本土派之所以仍能把五十多年前從大陸移到台灣的國民黨,歸入為「外來政治力量」,是因為海峽對岸的政權有把權力強加在台灣人身上的意圖,這就給了民進黨一個在選舉時挑撥族群問題的藉口。因此,從根本原因來看,台灣選舉的亂局是中共對台政策造成的,並不是民主的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