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3年05月08日

兩個司令部正形成

內地新聞工作者 貴天乙

目前SARS疫情高峯期間,中國有兩件事情十分值得外界關注。一是中共當局能否盡快控制疫情,使百姓少受病毒之害;二是在這次應付SARS疫情中,中共內部高層政治格局的變化與權力角逐。中共高層在處理SARS過程中顯現的一些新觀點已引起了外界高度重視,如衞生部長張文康和北京市長孟學農的免職與中共高層內部主要政治派別之間的權勢消長關係等。另一個新的重大動向是分別以江澤民與胡錦濤為首的兩個權力中心的形成。
在中共的內部權力鬥爭中,出現兩個權力中心的現象被稱作「兩個司令部」,每個「司令部」代表一個政治陣營。一旦出現兩個司令部,政治大攤牌就為期不遠了。之所以斷言兩大司令部正形成,有以下幾個依據:
一是以軍委主席江澤民、國家副主席曾慶紅和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黃菊為主要成員的江曾黃陣營,在這次抗疫行動過程中始終站在二線。以總書記胡錦濤、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和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為主要成員的胡溫吳陣營始終站在抗疫的最前線。江曾黃陣營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對抗疫未置一詞,直到外部輿論對江曾黃司令部的沉默與缺席作了大量報道後,三人才作了一些象徵性的表態。按照三個副總理的分工,吳儀是負責外交與對外貿易,黃菊負責包括文教衞等領域的常務工作。現在,由吳儀來兼任衞生部長,其中必有蹊蹺之處。歷史上,在六四期間,以總書記趙紫陽為首的司令部也是一直站在處理危機的前台,而軍委主席鄧小平則一直躲在後台。

軍隊具決定性
第二個依據是江澤民在這次抗疫中把他的司令部從北京搬到上海。有報道說,一時間,北京上海之間公務專列驟增,上海成了「小中央」。江澤民搬到上海,可以是保命之舉,逃避已成中國最大疫區的北京;也可以作另一種解讀:一旦身體不好的胡錦濤在處理疫情時出現三長兩短和局面失控,江的司令部就可以率領一班人馬接管權力,不致造成政權中斷。
第三個依據是兩個陣營出現了顯著不同的聲音。胡溫吳的陣營主張,當前中共面臨的最主要的任務是全面動員,一心一意抗疫。然而,由江陣營控制的政治局及其常委會卻在全黨推動學習「三個代表」,及將抗疫與經濟發展的重要性並列,顯示江澤民陣營對這場危機的認識和定性,已作了很大改變。從歷史上看,兩個陣營不同聲音的公開化是攤牌的先兆。
中共內部向來只允許存在一個權力中心,一旦出現兩個權力中心,必有一個以潰敗結局。兩個司令部之間一旦攤牌,決定他們之間勝負的關鍵因素是看軍隊效忠哪一方。到目前為止,軍隊完全站在江澤民的一邊。而且江也根本無意把軍隊的指揮權交給胡錦濤助他克服這場危機。從日前海外媒體刊登的軍方最近的一份內部文件來看,軍方在抗疫事件中表示只接受江澤民的指揮,並暗示一旦胡溫吳陣營無力控制局面,軍隊應作好隨時出擊接管權力恢復秩序的準備。一九八九年的事變中,軍方也是在以趙紫陽為首的陣營無法勸退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之後開始戒嚴的。實行戒嚴之時,就是趙紫陽下台之日。這次也會如此嗎?但願事情不會發展到那一步。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