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2年12月31日

還斂集:聖誕前夕有感 - 張五常

執筆的晚上是平安夜,是聖誕前夕了。人老了,兒女不在身旁,對節日再沒有多大感受。年輕時,每年的幾個較為重要的節日中,我最喜歡聖誕。安祥寧靜的氣氛,朋友之間互相問好,到處聽到的聖誕歌永遠是那麼好聽。最令我難忘的是平安夜——平安夜報佳音。
我出生時父母是基督徒,是今天還在掃桿埔的聖光堂的成員,父親是那裡的執事,據說是該教堂的創辦人之一。戰前懂得走路後,每星期天我跟着哥哥到聖光堂做主日學。後來戰亂改變了這規矩。主日學的老師常常替換,都是十多歲的中學生,都是女的,每個都好看。說教,其實只是說聖經的故事,永遠都談到《創世記》的伊甸園,阿當與夏娃的故事,有公仔紙派。
美麗的女孩教師們顯然不喜歡我,因為我左問右問,而主日學是不能把孩子逐出學園的。我喜歡問耶穌究竟是男還是女,說是男的為什麼頭髮那樣長?為什麼伊甸園的禁果是蘋果,永遠是紅色的?為什麼禁的是吃了聰明的果實,不禁那些吃了會變蠢的?是三、四歲孩子的提問,是好奇而不是疑問,女孩教師通常不回應,只告訴小朋友們不要學張五常。但當年我還是喜歡主日學,喜歡拿得公仔紙,而更喜歡是拿得糖果了。
戰亂數年後回港,主日學不再,但我更喜歡的是平安夜報佳音。那是我平生最喜歡的節日項目,今天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那時我的家在西灣河的今天不復存在的澳背龍村,是在山上的。聖誕凌晨二時左右,聖光堂的詩歌班每年按時到我家的門外唱聖誕歌,母親和她的眾多兒女也唱歌回應,有時聲浪不夠就以唱片擴音協助。靜寂的山頭,寒冷的氣溫,聖誕燈光閃閃,歌聲在風中飄呀飄呀的半個小時,然後家門打開,哥哥姊姊們進來了,母親準備的熱食多而好吃。
是的,每年的聖誕前夕,母親老是要我和哥哥早睡,因為凌晨二時要起來,但我老是興奮得睡不着。與哥哥同居一室時,睡了一陣我忍不住問:「哥哥,你睡了嗎?」通常他回應兩三次就不再回應了。

平安夜是耶穌誕生的日子,要有聖經所說的感受,環境要寧靜安祥。聖誕節所以迷人,是勞碌的工作者可以有安寧的片刻,或把煩惱暫時寄交到教堂去,或與久不見面的朋友溫馨一下。
我不是個虔誠的基督徒,更不想宣揚宗教。但當我今早知道國內的聖誕節不是假日,很有點反感。我知道國內的政權是不喜歡宗教的,多帶幾本聖經進口是大罪。我不鼓吹宗教,但認為有些人,好比我自己的父母,宗教信仰是重要的。對這些人,宗教起碼是一種寄託,是思想的一個安息所。你不信,不應該禁止他人信;你不到教堂崇拜,不應該認為他人那樣做是沒有意思的。數之不盡的大智大慧的人,數之不盡的博學之士,數之不盡的頂級科學家,久不久都到教堂去崇拜一下,很虔誠的。
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以聖經為本的基督教與天主教在文明的國度中盛行了多個世紀,其間事生於世而備適於事,在闡釋上修改了不少。這些是可取的宗教了。我想,法輪功或其他新教的興起,可能是因為傳統的宗教信仰受到左右。


逢周二、四、六刊出
電郵:nscheung@netvigator.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