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2年10月19日

李怡專欄:前後矛盾進退失據 - 李怡

謝霆鋒獲輕判。有輿論認為判刑過輕,不能彰顯公義,甚至有人質疑「香港究竟是法治抑人治」。
就法官的判詞來看,不能說判決不合理。倘此前沒有胡仙案、阮家輝案、潘啟迪案,特別是人大釋法事件,相信謝案就不會有人質疑「法治抑人治」了。

財爺梁錦松說,為控制財赤,不惜將一些經濟效益較差的基建拖下馬;接着第二天又說,未來幾年不會減少基建投資,故不會減少市民就業機會。
要創造就業,就不能削減基建;要投資基建,就不能控制財赤。在財赤與失業的兩難中,特區政府似已進退失據。

去年十月,特首在施政報告中說,政府基建工程有一千六百多項,總投資四千億元,大部份項目在二○一○年以前完成,並稱會創造三萬多個就業機會。
也許像「八萬五已不存在」一樣,過幾年特首會說,一千六百多項基建,早就「不存在」了,為了控制財赤,四千億的總投資兩年前就削減了,怎麼你們會不知道?


董伯與阿松原先都說要把樓價「推高少少」,但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中,董伯又說「長期能穩定樓市,短期則未必」。
又一次前言不對後語,簡直不知所云。究竟有沒有清晰的房策?有沒有(不知短期還是長期)推高樓價的配套措施?無人得知,市民又哪來的信心?

董伯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講了如小型施政報告般的開場白,說很高興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直鞏固和強化」,「商業營運中心的地位一直都很好」,物流中心有(突破性)的「很大的變化」,來港旅遊人數有雙位數字增加,高科技有很大突破,與珠三角合作「前景非常好」。
有這麼好的發展,香港怎會有負增長、通縮、高失業率的問題?有如此輝煌的前景,市民對解決經濟困境缺乏信心豈非多餘?

董伯施政的最大問題就是不能正視現實,就是學了大陸一套對市民只是報喜而不報憂,從不告訴市民真正的困擾何在。
董伯說:「徹底解決(經濟疲弱)這些問題的唯一途徑就是經濟轉型。」但怎樣轉型?朝哪個方向轉型?轉成個甚麼型?政府不說。市民不知。


地鐵主席蘇澤光有意約滿離職,梁錦松公開出言挽留。九鐵主席田北辰表示會考慮擔任兩鐵合併後的新公司主席,對蘇澤光可能離職,他說,「相信一、兩個人的去留不會影響大局」。
特區政府的高官及委任的高職人士,不但前言不對後語,而且牛頭不對馬嘴。「磨合」來「磨合」去,似愈磨愈合不來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