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2年10月10日

李國章破壞大學成功之道

近年大學院校整併已成為國際熱門話題,支持大學合併或整併者認為這樣可提高大學的競爭力,合併後的院校能互補所長;亦有稱大學整併可提升教育品質,有助創新大學經營策略,並藉整併過程檢討院校辦學利弊得失,進行實質教育改革。

以台灣為例,幾家國立大學籌組兩個大學聯盟,以清華、交通、中央及陽明大學結盟的「台灣聯合大學系統」,以及以台灣大學為首的「台大聯盟」,都標誌着大學「整併」已成為台灣大學界的新熱潮。

成功有賴學界自由
據筆者所知,台灣當局在大學整併事宜上扮演着一個促進者角色,在大學計劃整併之初,教育部會另撥專項資助整併工程。但合併與否,完全建基於各院校的自由意願,台灣大學界成功推動大學結盟乃繫於學者的取向及共識,先「拍拖」,才「談婚論嫁」。大學合併與否,主要考慮在於個別院校的意向,教授治校乃台灣大學界促進大學自治和自由發展的主要成功因素。
日前,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以「強勢」推動中大和科大合併,並將時間設定為三年。據傳媒報道,李局長談及合併計劃受到阻礙時,以強硬態度聲稱「權在政府,最後由我決定」,並續稱:「(兩大)已經相睇,高層喜歡對方,包括校董會主席、部份校董、校長等,很快有建議書。但兩大學希望由我出來清楚告訴大家:是政府想兩大學合併……我會做媒人,兩大學自己討論或成立一個委員會研究都可以。」
對於有關言論,筆者甚表關注,因為過去香港高等院校發展的成功支柱之一,就是繫於在自主及公開格局下,在相對「良性競爭」的局面下得以成長和發展,各院校不斷努力提升學術及科研水平,乃是有眼共睹之事實。學術自由及學者自由表達不同意見,乃香港大學界成功之道。但李局長搖身變成問責官員後,似乎頓忘這要訣。究竟大學是否踏上合併之途,必須讓院校之間有充份時間和廣闊的空間討論、分析,真的做到如台灣大學界一般,學者治校及大學自治。如若李局長以行政手段來充作「媒人」,在大學院校之間未有「情投意合」的狀態下進行「迫婚」,將是香港大學整體發展的一大倒退。

其實,大學合併的提法,是一個很值得深入討論的議題,我們應以理性態度來檢視有關議題。正如科大校長在其「澄清電郵」中表明:「我希望讓你們知道,合併並未有正式協議,亦沒有設下任何限期,現時仍處於探討構思的初步階段……相信一般人都明白,任何院校或機構合併,都必定涉及十分複雜的問題,需周全考慮。」再者,朱校長亦表示若兩大合併是否真的能創造出一所世界一流大學仍是可爭議的事實。對朱校長的聲明和言論,筆者深表贊同。

從教育角度看教育
對於大學整併的提法,學界亦毋須視之為「洪水猛獸」,我們必須以理性分析,讓大學專家學者進行一次深入和全面的檢討,非像李局長的行政手段,或以教資會於三月公布的高等教育檢討純以「錢」的角度看大學教育,必須站在「教育」角度來檢視大學教育發展,香港大學教育病在哪裏?優勢在何?如何在戰略上部署令本港整體發展得以提升,而非單以粗暴手段干預大學自主發展,非以一句「權在政府、我來決定」的「新權威主義」聲勢壓倒一切。
畢竟香港仍是一個相對「理性」的社會,政府對大學發展的角色必須保持中立,讓學界以理性討論代替威權主義,乃香港大學教育發展之福祉。
新力量網絡教育小組成員 莫家豪博士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