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02年02月02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被擄休息兩天 首次講述感受
蘇澤棠:綁匪驚過我

曾被綁架的隱形富豪蘇澤棠昨晨乘私家車到達中環砵甸乍街公司。

【本報訊】尖沙嘴鬧市綁架槍戰案中獲救的八十歲隱形富豪蘇澤棠,遇事後經過兩日休息後,昨晨精神奕奕如常上班,並首次開腔講述感受:「啲賊摸錯門搵錯人,我其實都唔係你哋講得咁有錢……啲賊好斯文,佢哋重驚過我!」他強調不認識賊人,相信不會再成為綁匪下手目標。另外,案中被捕的三名男子,其中一名持雙程證的姓黎內地男子,昨晚已被落案控以綁架罪,今早提堂,另兩名被捕澳門男子則獲准保釋候查。 記者:吳國威、梁偉權

相關新聞:鄭裕彤無保鑣護駕

事主蘇澤棠本周三上午被綁架,當日中午在尖沙嘴警匪槍戰中獲救,他因受驚在九龍塘又一村地錦路住所休息兩天後,至昨晨九時三十分,身穿藍色西裝、淺色背心,淺藍色間條恤衫、橙紅色領帶及架着茶色太陽眼鏡,「十分醒目」地乘坐由曾一同被綁架的司機駕駛的香檳金色豐田CAMRY房車離開住所,準備返回中環公司上班,在門外等候多時的記者紛紛擁上,司機連忙喝止記者:「唔好阻住,老闆遲啲講嘢!」當時身穿名貴套裝衫褲的蘇太陪伴在丈夫身旁。

乘車過海不再搭船
蘇澤棠在車上從容不迫主動向記者打照呼,並精神奕奕中氣十足的回答記者提問。記者首先問:「兩個賊有無傷害你呀?」蘇澤棠笑說:「兩個賊對我好斯文,我冇受過辛苦,冇受過騷擾,喺車上亦無被綁過。佢兩個喺車上食煙,我叫佢哋開窗通氣,佢哋就連煙都唔食!」
性格節儉的蘇澤棠,平日由司機駕車送至尖沙嘴天星碼頭,自行乘船過海步行回公司以節省過海隧道費。記者打趣問他:「你𠵱家去天星碼頭搭船過海啊?」蘇耍手擰頭地說:「唔啦!唔啦!」之後便由司機駕車離去。
至早上十一時,蘇澤棠的座駕返抵中環砵甸乍街公司,發現又有大批記者在等候時,他自行落車大方地任由記者拍照,在記者簇擁下進入電梯前,再度接受記者訪問。有記者問他是否認識賊人。蘇澤棠說:「唔識!」並謂:「啲賊都好斯文,我冇事咪返工囉!」

座駕鐵鏈方便上落
又有記者問到有報道指賊人在車上用鐵鏈鎖起他,蘇笑說:「唔係,啲鐵鏈係我哋自己嘅,方便我哋啲老人家上落車嘛!」
對於有記者指出再有一名富商(李寶椿孫兒)被綁架,問他驚不驚?會否聘用保鑣?蘇澤棠反應強烈:「神經嘅!啲賊摸錯門搵錯人,我其實都唔係你哋講得咁有錢,無需要請保鑣!我諗以後都唔會再有人搵(綁架)我啦!」
雖然蘇澤棠多次強調綁匪對他好斯文,沒有受傷,但記者昨日發現他的左手手指貼上膠布,可能是綁匪逃走時,將他推出車廂時造成,蘇承認自己在綁架過程中好驚,他說:「我最驚嘅時間係喺彌敦道嗰陣,因為當時啲賊見到有差人同記者,啲賊重驚過我。」

記者錯認將兄作弟
說完之後蘇澤棠便返回公司內,至下午一時許,蘇澤棠的兄長蘇澄洲(八十四歲)與弟婦(蘇澤棠太太)離開公司,前往附近士丹利街陸羽茶室吃午飯,當時一眾記者都將兄當弟,沿途一直追隨訪問,但蘇澄洲只笑不語,直至進入「陸羽」後不久,「真命天子」蘇澤棠才與兩名朋友到達,記者才恍然大悟認錯人。
他們吃飯至下午二時半始離開,有記者問蘇澤棠:「係咪啲賊以為你有錢所以綁你呀?」蘇澤棠有點不耐煩表示:「梗係以為我有錢,其實我冇錢㗎!CID(探員)叫我乜嘢都唔好講!」
蘇澤棠之後返回公司,直至下午四時由司機駕車返回又一村寓所。

相關新聞:雙程漢落案控綁架今提堂勒索300萬減至20萬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