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大控訴】政府忘記沙士血淚教訓 難對付武漢肺炎及流感高峰

更新時間 (HKT): 2020.01.27 15:23

政府和醫護界近月都忙於「迎武接流」,一方面要預備武漢肺炎隨時大規模爆發,另一方面要處理每年扭盡六壬都處理不掉的流感高峰期。

2003年的沙士爆發,到現在我還瀝瀝在目。我當時剛畢業,加入前線工作兩個多月,初上戰場的我見到疫症爆發,身邊有不同的同事染病,甚至死亡,但同時要「頂硬上」的捲起衫袖,緊守崗位,面對著不安和恐懼,群心協力,最終慘勝這一仗。經歷過沙士這一役,政府和醫管局對於傳染病的控制和監測的確進步了很多,裝備也比以前充足,但歷史真的不會再重演,我們又真的能掉以輕心嗎?

公院的病床佔用率在「淡季」(即每年的6月至12月),平均高於110%,內科病房更是重災區,而令醫護界聞風喪膽的「旺季」(即流感高峰期每年12月至6月),病床佔用量更會高達140%。公院病床供不應求已不是新鮮事,使用率往往「無上限」,病房「加床」隨處可見。醫護人手不足一直為「燙手山芋」,加上在公院日常承載量已「爆煲」情況下,醫管局竟口出狂言說「有足夠人手應付肺炎及流感高峰期」,這番自相矛盾的話究竟是當公眾無知,抑或是政府輕視肺炎和流感高峰期這兩個洪水猛獸。

以新界西區為例,區內人口增長速度極快,加上鄰近邊境,醫療需求亦因而加速增長,區內更沒有私家醫院,只有醫管局的屯門醫院、博愛醫院及天水圍醫院,當中天水圍醫院並不是全科醫院,區內的醫療全倚賴屯門醫院和博愛醫院,不論內科病床佔用率或是急症室服務使用率,這兩個醫院都常位列全港榜首。試問「十個煲得兩個蓋」的時候,怎能再接煮一單「滿漢全席」。莫說是武漢肺炎,如突發一單的大型事故,對於醫管局的承載能力都是一大挑戰。

沙士的慘痛教訓是用血和淚換回來的,但願政府和醫管局都能放下自尊,不要再玩弄語言偽術,掩耳盜鈴,務實的去做足準備,對抗疫症,牢牢的記著沙士當年的一句:「一個都不能少」。

撰文:仁安醫院護士學校校長袁偉傑博士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