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主控猶如警方發言人上身 陳詞激讚警員非常克制 反問區諾軒:見指揮官喎,憑咩?

更新時間 (HKT): 2020.01.22 15:16

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去年7月在油麻地一帶調停警民衝突,其間被指以大聲公嗌咪襲擊兩警,案件今結案陳詞。控方外判主控官陳文慧陳詞時,猶如「警察公共關係科發言人」上身,語氣激動,讚揚警員連月來「捱更抵夜」清理堵路,只為令市民翌日可以上班、上學、生活,過程非常克制,反而是區諾軒與「姓譚嗰位」卻提出無理要求。主控官更揚言:「見指揮官喎、停止職務喎,憑咩?!」更謂:「記者冇特權、議員冇特權、所有人都冇特權。」主控官又指,若警方執行職務期間遇到不合作或障礙物,「梗係使用適當武力推進」,否則「點可以止暴制亂、維持治安呀?」

主控官陳文慧陳詞後,代表被告區諾軒的辯方資深大狀彭耀鴻隨即指出,主控官的責任並非無所不用其極地使被告定罪,而是向法庭鋪陳證據和事實,揶揄謂:「可能主控已經唔記得呢點喇。」

主控官今早分析證據時指,三名警員證人的證供誠實可靠,盤問下沒動搖,與現場片段脗合。主控指被告故意用大聲公大力敲打警員關志豪的盾牌,令關受驚。主控官又指,被告和譚文豪當時身後有「一大班看似傳媒、記者嘅人士」,但眾人均拒絕聽從指示散去,被告更大罵警員「黑警、毅進仔」,神情兇狠。即使沒有身體接觸,亦已構成襲擊。

主控直指區諾軒:直頭好似發咗癲,唔通係做戲?抑或想搞笑?

此外,主控官指警司高振邦已多次勸喻被告不要向他大聲叫喊,更不下一次撥開被告的大聲公;惟被告沒有理會,持續叫囂,認為被告用聲音干擾他人聽覺,已構成毆打。

主控官再滔滔不絕指,被告根本沒理由將大聲公「鋤」落盾牌,形容被告這是「展示武力」的行為,令警員擔心他有進一步行動,「直頭好似發咗癲,唔通係做戲?抑或想搞笑?」主控官並謂,警員當時正在清理示威者造成的路障,「佢哋捱更抵夜,為咗令市民第日有道路可以使用,第二日可以返工、返學、生活」,執法過程亦非常克制。

主控官續謂,反觀被告與「姓譚嗰位」,不斷提出無理要求,「幾咁無理!見指揮官喎、停止職務喎,憑咩!?」她指被告行為無非只為吸引記者,妨礙警方嚴肅工作。主控官指,雖然《警察通例》寫明警方應配合採訪工作,但「如果一個唔知咩人唔合作」,難道便不用執勤?主控官揚言,若清場遇到不合作人士或障礙物,「梗係用適當武力推進」,揚言「記者冇特權、議員冇特權、所有人都冇特權,唔係大晒、惡晒」,否則任何人均可敲打警方防線的盾牌,反問:「咁點可以止暴制亂、維持治安呀?」

【案件編號:KCCC2558/19】

記者 楊思雅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