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聞追Click】中學生長期還押獄中備戰DSE 每周僅上三堂無信心應試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8 23:01

反修例運動爆發至今,有中五、中六學生還押逾月,要在獄中準備中學文憑試。社福界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指出,懲教院所每周只提供2至3節課堂,學生程度不一,有還押中學生憂慮無法應付公開試。曾入獄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指,獄中只提供兩個選修科,學生或被逼放棄原有科目。他敦促懲教署增聘老師和開設更多科目,並放寬容許學校定期派老師到監獄跟進學生學業進度。

記者 潘柏林

反修例運動至今逾7,000人被捕,全港逾300間中學都有學生被捕。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推算,逾千名被捕學生假設有200人罪成入獄,監獄也要應付前所未有學生政治犯浪潮。他直言,被捕學生不乏來自英文中學、成績優秀的學生,「佢哋本身成績都唔差,分分鐘佢唔係入中大、港大就係科大,入到嚟(監獄)成績一定有影響。」

現時懲教署為21歲以下青少年在囚人士提供教育課程,由合資格的教師任教。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接觸過「反修例」運動被捕後還押的中學生,獲悉懲教院所的讀書配套不足,一星期平均只是上2至3節課,每節課堂約1至1.5小時,「你可以想像到,係應付唔到DSE考試,所以佢對嚟緊DSE考試個信心好低。」

他指,監獄授課與主流學校不同,中一至中三一班,中四至中六一班,即使老師很出色,也難以兼顧不同程度學生的需要。有還柙學生向他傾訴,因為入獄無法在網上繳交校本評核功課,有關功課計算文憑試分數,亦有學生對考公開試無信心,「佢哋曾經講晦氣說話,講過話唔考啦,都係炒。」他近日向在囚學生寄出文憑試歷年試題,希望幫助還押學生備戰公開試。

黃之鋒在2017年8月入獄後,曾有2個月在壁屋懲教所的「學習班」上課。他指現時懲教院所只提供經濟和旅遊兩個選修科,「如果佢係讀物理、讀歷史嘅話,咁係無任何老師可以提供直接指導畀佢。」而院所只提供中文教學,若學生用英文修讀經濟科,還柙後就要改中文修讀,「佢仲剩3個月或一年就考,絕對係適應唔到。」他建議懲教署增聘老師和增設科目,並容許學校或教協定期派老師入監獄授課。過往羅冠聰入獄時,都有嶺南大學教授到監獄教授導修課。

還押不止影響學業,羈留經歷亦對學生留下陰影。18歲的「朱仔」2015年參加「反水貨」示威,涉及襲警被捕,其後被裁定罪成,要還押等待索取更生、勞教及背景報告。他指,還柙14日曾被懲教人員以「雞翼」(肘打背部)和「芥蘭」(膝撞大腿)等方式體罰,加上要步操、煮飯和擦鞋等,真正讀書時間不多,家人寄了英文功課,自己都沒有體力和時間做。

其後「朱仔」上訴刑期得直改判感化令,但還柙經歷一度令他發惡夢和情緒低落。去年他升讀嶺南大學社會科學系,仍然難以忘懷還柙14日,「每當諗返呢件事,其實都係會有陰影。你入去經歷過嘅嘢,甚至你係被警暴對待,呢個心理陰影永遠係跟你一世,你永遠都甩唔到。」

邵家臻強調,懲教應是懲與教並重,教育一定是最好的更生方法,尤其入獄學生並非為私利犯法,「政治犯同一般囚犯心態有所不同,佢哋係監獄入面適應、反應不同,呢個係一個新議題,懲教唔可以用舊方法、舊思維,當全部古惑仔咁處理。」

懲教署公共關係組回覆指,該署教育組現時會為不足21歲的青少年還押在囚人士提供初中及高中程度學習班。壁屋懲教所和勵敬懲教所均為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指定場地,院所管方可協助安排有需要的青少年在囚人士於羈押期間在院所內應考。

署方指,教育組老師會因應在囚人士的學習進度及水平調節課程的節數及上課時間,在囚人士可因應學習需要,向院所管方申請收取額外參考書籍及學習材料,例如教科書、字典、歷屆試題等。如果在囚人士提出修讀其他科目的要求,署方會因應個別情況作出考慮。如在囚人士需要進行校本評核,教育組會與個別學校聯絡,提供協助。

考評局回覆稱,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校本評核設有機制,處理學生在合理原因下未能按時完成相關課業的情況,如學生患病、因其他合理原因而長期缺課等。學校可在評核安排方面作出調適,亦可在有需要時向考評局申請特別安排,以作跟進。有關申請若獲批准,考評局會按個別情況作適當安排,包括豁免相關課業等。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