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員涉冒簽文件探在囚女友脫罪 官指被告作供不實惟未能證冒簽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5 18:12

灣仔反黑組偵緝警員涉利用假冒上司簽名的警察便箋,以公事探訪還柙懲教院所的哥倫比亞籍女友。及後警員改以親友身份再探女方,被懲教所員發現紀錄有異,遂揭發事件。警員被控使用虛假文件等四罪,案件早前在東區裁判法院審結。裁判官今裁決指,被告作供不盡不實,未有說出全部事實,但控方未能在毫無合理疑點下證明,涉案便箋不是由被告上司簽名,故裁被告所有控罪均罪名不成立。

被告張嘉諾(43歲)面對兩項使用虛假文書罪,以及兩項屬交替控罪的管有虛假文書罪。控罪指他於2017年1月11日及25日,在大欖女懲教所管有或使用兩張看來分別是於同年1月10日及25日發出、並據稱由高級督察何惠文簽署的虛假便箋,意圖誘使一級懲教助理馬麗莎接受該文書為真文書。

裁判官裁決指,本案關鍵為涉案兩張便箋上聲稱屬於何的簽名是否虛假,以及如簽名是虛假,被告知否該些簽名是虛假的。

高級督察不肯定簽過便箋成疑點

高級督察何惠文曾出庭供稱,他辨認到涉案便箋的簽名非出自他手筆,而且便箋上列出偵緝警長李志禮的名字,惟李案發時並不在何的隊伍,故他不會批出便箋。

裁判官指出,何理應定期檢查隊員調查文件的檔案及簽名,而何確實曾於2017年2月7日、即案發後簽名作實。何亦供稱,即時有公務在身,也會要求下屬更新檔案,他亦會盡快覆查。然而何在辯方盤問下,卻對有否簽發涉案便箋及看過探監報告,均表示「冇印象,可能有,可能冇」,裁判官認為此事甚奇怪。

庭上透露,被告曾和李嘗試會見正在服刑的線人P,惟因文件出錯,懲教所員誤帶另一在囚人士會面。事後被告改回正確的還柙人士編號及加簽。至第二次探監時,李因休假未能同往,被告遂在便箋上刪去李的名字。

裁判官認為,被告以搜集情報為由,要求何在便箋上簽名,應不困難。如被告要做假,大可取易不取難,再列印一張便箋,然後在新的便箋上簽字,質疑為何要在便箋上加簽,又刪去李的名字。

被告稱與線人發展更親密關係

裁判官亦質疑,何其實不太掌握搜集情報的工作。如李和被告早於2016年已向P搜集情報,何卻對此事沒有印象。

至於被告的證供,裁判官亦不予信納,直指他作供不盡不實,亦有不合情理之處。被告稱他為了協助李收集情報,故前往探監,但他不只一次在李未能探監的情況下,自行探訪P,所為與他會見P的目的相矛盾。裁判官亦指,被告兩度探監均花逾100分鐘,他在P曾獲短暫保釋外出期間,卻沒有向她收集情報。被告亦在調離反黑組後,仍曾公務探訪P。被告亦在庭上承認,P「最初」的確是線人,惟其後與她發展更親密關係。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