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巴絲】我以為自己去了公安局

更新時間 (HKT): 2020.01.04 06:00

元旦晚收到相熟律師樓師爺的電話,要去警署進行法律探訪,被捕人同元旦遊行活動有關。收線後,我便立刻換衫,開車前往警署。

轉聘我的師爺對刑事案件處理很有經驗,他告訴我他已經致電港島區多間警署報案室,查詢被捕人的下落。可是,每間警署報案室不是沒有接聽電話,就是說警方拘捕了很多人,未能確認你的當事人是否在本警署。我當時心裏想:「拉咁多人把鬼咩!咪又係做死你自己,然後又claim OT錢!幾百人被拘捕,九成又係濫捕吧!」

我們一共到了4間警署,追查我們當事人的下落,其中我們去到北角警署,眼看一班被捕人士的家人在警署的水馬閘口外守候,冬天晚上的海風就如黑警一樣冷酷無情,我看到家屬們的擔憂、焦急及疲累,我內心也很難過。之前我去警署探訪一個被控謀殺的人,他的家屬也可以在報案室裏等候律師,為何被捕市民的家屬卻被拒於門外吹風?

我和師爺在北角警署待了兩個小時,警方仍然未能確認我們的當事人是否在該警署內,這是你們意想不到的。既然如此,我們得去香港仔警署走一趟。

到了香港仔警署外,我碰到了義務律師朋友,他告訴我他凌晨1時已在警署門外,而警方一直不讓他進入警署,直到現在已是凌晨4時半。律師、社工、立法會議員助理及被捕人士家屬,全部站於警署外一條很窄的行人路上食西北風。我們大叫律師來法律探訪,報案室內的警員卻視而不見。就算我們透過電話同報案室內說要法律探訪,得到的回覆就是「你等等」。

之後,有一位婆婆來到水馬閘面前,她不能進入警署,她告訴我們她是來報案的。她在閘外向警署內的警員求助,說想進內報案,但沒有警員理會婆婆。於是在場的人士大聲向報案室內的警員說有位婆婆想入內報案,警署內的警員卻無動於衷。最後,在閘外眾人多番擾攘,及議員助理致電警署內高級警官後,婆婆才獲准進入警署。

到最後律師可以見當事人的時候已近天光,而聽完我當事人告訴我她被捕的情況後,我認為她根本沒有犯法,又給我估中了是濫捕。而被捕人士的家屬此時仍在閘外守候。

這幾個月來,警方已經開始遮擋記者的鏡頭,又如小學雞般限制律師探訪被捕人,家屬連自己親人在哪間警署也不知道,這些作風越來越融合內地的公安局。

警方口口聲聲叫我們與他們口中的「暴徒」割席,但現在連「和理非」市民的基本集會自由權利也遭打壓,市民怎樣割蓆?應該更加團結吧!

吓?警方還要加薪?獨立調查就差不多。

文筆聊生@法政匯思

以上內容為作者個人意見。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