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港人乘金巴去澳門 疑於港珠澳橋人工島「被送中」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5 10:20

陳先生向本報指,父親不時會到澳門探望朋友及到賭場「玩兩手」,一向會乘坐金巴,最近於12月8、9日亦曾成功出入境,但回鄉證已過期,故不會帶去澳門。不過,陳父於星期五(13日)約下午2時半上車打算由香港經大橋去澳門路上,到人工島時以手機錄音短訊向家人表示:「有好多公安,揸晒槍好似打仗咁」,其後下車排隊進行安檢,到下午3時多,再錄音指自己被捕,隨即失去聯絡,至今仍下落不明。陳先生指,他有朋友近日亦曾在入境澳門時被扣查3小時,「咁我同媽媽就試下等,等到6點又無,9點又無,等到10點我哋就去搵入境處。」入境處建議他帶備出世紙證明父子關係,直接去澳門當局求助。

星期六(14日)早上,陳先生便啟程乘坐巴士去澳門,途中於人工島的確碰上父親所指的檢查站,「去珠海條隊就檢查得好求其,去澳門就嚴格好多,要過行李要影相,逐個人查。」公安在檢查其身份證時看到銀包內有回鄉證,亦要求他出示回鄉證。他抵達澳門後到警察局查詢,但警局表示,沒有陳父任何出入境記錄,所以不能在澳門受理相關報案。陳先生本來打算回程時到人工島求助尋人,但卻發現巴士回程時是不會在人工島停留。

回港後,陳先生隨即到青衣警署報案,但警方指陳父「出咗境,係境外嘢」,不肯受理,反着他報公安,若公安方面亦沒有消息才會當作失蹤人口案件處理。

陳先生形容,在爸爸失蹤的30多個小時中,感到非常驚慌失措,媽媽更情緒極不穩,「因為爸爸直情係生死未卜」。他又指,港澳兩地警方「完全幫唔到手」,互相推搪責任令他孤立無援,「淨係會講呢度唔係我哋睇,嗰度又唔係我哋管」。

陳指,年約50多歲的父親現已退休,以前是自己開小店做老闆。在持續半年的反送中運動中,父親「無乜特別立場」。雖然他不肯定父親手機中是否載有與示威活動相關的照片,但認為「相就應該人人都有㗎啦」。

被問到認為爸爸身處何方,陳指「你喺港珠澳唔見,又唔喺香港,又唔喺澳門,咁會喺邊呀?」他批評指,即使父親有任何觸犯中國法律的地方,家屬都應該收到通報,而並非直接令他「人間蒸發」。

他指自己一向認為「送中」條例透明度低,對港人存有威脅,但爸爸是次的經歷令他覺得「燒到埋身」,「咁係咪第日我坐船去澳門,名義上我出咗香港境,但又未入澳門。點知你又截停我架船,見到有咩唔鍾意又拉我令我失蹤?」又認為這次事件代表《逃犯條例》根本「只係個名」,現時已隨時可將港人「送中」,「根本一路都做緊」。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12月20日到澳門視察及主禮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珠海巿公安局曾於12月9日發出公告,指12月10至22日「公安機關」會於港珠澳大橋東人工島設安全檢查站,截查經大橋從香港入境澳門和珠海人士、交通運輸工具等。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質疑,相關臨時截查措施不合理,雖然橋上是內地地方,但實際上當乘客由香港經大橋前往澳門,即使事主被澳門拒絕入境,亦只應是原車遣返回香港。他強調,乘客前往澳門途中根本不用經過內地關口,亦不需要入境內地證件,若現時過了人工島便等同要入境內地或接受內地公安入境「安檢」是不合理,是嚴重漠視大橋開通至今一貫做法。

警方回覆指,青衣警署周六(14日)接獲一名男子報案,指其父親於12月13日下午經港珠澳大橋前往澳門後失去聯絡,警方解釋處理方法,包括列作「失蹤人口」,報案人其後表示會自行了解情況,要求警方備案。

入境處回覆表示,接獲一名港人經港珠澳大橋前往澳門期間懷疑失去聯絡的求助個案,已透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駐粵經濟貿易辦事處跟進事件,並按當事人家屬的意願提供適切的意見及協助。處方會繼續與當事人家屬及駐粵辦保持緊密聯繫,跟進事件及提供可行協助。

保安局則回應指,按現行相互通報機制,中港兩地會就雙方居民的兩類個案作出通報,包括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或提出刑事檢控,以及非正常死亡的個案。如有港人求助,港府會按現行機制處理,港府不會亦不宜干預其他司法管轄區的執法行動。本報亦向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查詢,暫未有回覆。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