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我講…】逆權歲月 讓毛孩飛 貓狗也移民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4 00:10

逆權運動持續,陳文龍(Dexter)的一盤冷門生意卻愈見興旺,只因他主理寵物移民,香港近月出現新一波移民潮,為行業帶來小陽春。「以前一星期先十幾個查詢,依家最高峰時,單一日已有十幾個查詢」。自運動爆發以來,生意上升至少兩至三成,由最多人去的台灣,到傳統之選澳洲紐西蘭,還有新興慢活的清邁,就是冷門如突尼西亞,一樣有港人投石問路。

記者這天就跟隨他一同走進機場,見證13歲銀齡貴婦狗瑞也移民。這個愛動物又愛周遊列國的移民達人謂,當年因「回流潮」而入行,事隔20年竟遇另一波移民潮,面對總是人來人往的香港,80後的他自言心情複雜:「生意係好咗,但就有點傷感。」去或留,都是一種選擇,不能和香港繼續同坐一條船,至少能和家中貓狗齊上齊落,做個負責任的主人。

記者 呂麗嬋

「小狗嘅主人已經先飛咗去紐西蘭,噚日佢暫住喺我屋企,大家見吓面熟絡吓,不過你唔好睇佢13歲,仲有白內障,係好有脾氣嘅老人家」。由香港直飛紐西蘭的航班下午5時起飛,12小時的長途機,Dexter早5小時已執拾好細軟,和貴婦狗Puppy Z準備由荃灣的家,出發到機場空運中心,為毛孩辦理移民到紐西蘭的出境手續。大籠小籠一人一狗先到櫃枱登記好資料,等入閘前也沒閒下來,鋪好全新的尿片,抹乾淨手腳,檢查是否預備了足夠的零食和清水,放進航空箱前,還得駁好用以辨識身份的藍色索帶。

「好多文件,其實出發前已做晒,比如申請健康證明,包括預防針同疫苗紀錄等」。社會動盪帶動另類服務需求,不過多次「和你suck」機場,同樣帶來不確定性,「依家啲交通狀況確係好難預計,航班臨時飛唔到,需要辦理手續嘅政府部門,又突然唔開⋯⋯」故自9月開始,他已訂出新條款,一旦遇意外延期,額外支出不包括在報價之內。但Dexter笑言香港人最叻變通,此路不通就另覓出路,遇上公眾活動預早出門,慶幸沒出過亂子。非常日子,機動性加執生,但一些預計中的困難,他謂則要經驗搭救:「例如個別航空公司,不建議乘客帶短鼻貓狗上機,因容易受氣壓影響,出現呼吸問題。」

非走不可,就只得選擇秋冬出發,走得再急都好,盛夏免問,就是過關斬將,順利抵達目的地,跟隨主人取得居留權的毛孩,往往也得接受檢疫隔離,時間長短,Dexter謂每個地方都不同。此外,檢疫安排又受當地疫情影響,難以一本通書睇到老。「好似台灣,以前檢疫要21日,依家減到7日,毛孩暫住的隔離所,仲會每日上載影片,招呼周到」。

貓狗入境,不同國家主要分三個級別,香港和台灣位屬第二級,中國大陸至今未評級,至於貴婦狗Puppy Z即將入境的紐西蘭,就屬第一級,出名嚴格,除了入境後須先住進隔離所,經10日檢疫,在機場等候上機前,還得經過漁護署一關,「確認晶片資料沒有錯」。「不是坐移民監,我哋會講係入住豪華酒店,希望令主人安心」。台灣的移民門檻低,但動物遷居的門檻比較高,Dexter表示如澳、紐、日本、新加坡,由申請到起行,需時7至9個月,其他地方最快2至3個月已可。

「貓狗都係一家人,人要移民,一個負責任嘅家長,經濟能力許可,都希望可以一齊走,搵我哋幫手嘅動物主人,養嘅大部分都唔係名種,而係老狗。」就如Puppy Z,年事已高兼左眼失明,「全包宴」機票連手續文件盛惠3萬元,當地隔離期間住宿飲食等開支2萬多元,毛孩要移民去澳紐,動輒4、5萬元埋單。Dexter直言大狗費用較高,實際收費需視乎入境的困難度,以及動物的體型大細,不論貓狗,3星期有效報價,平均一萬多元起。「好似之前有隻巡邏犬,係啲保安公司出租畀啲管理公司,原本無人理,退役後輾轉有個好心人肯領養,依家移民咗去紐西蘭養老。」狗有時比人更身不由己,半生勞碌,遇上好主人不離不棄,命不該絕。

2000年創辦動物旅遊公司,由帶動物過境到全球不同國家,到代辦毛孩申請移民,Dexter笑說20年前入行時是冷門行業,到今日仍是。「以前開寵物店,會帶狗出外比賽,搞得多自然就識搞,機緣巧合做埋呢行,勝在工作自由,仲可以去唔同地方,順便旅行」。歷史上每次香港局勢動盪,由67暴動、89民運到97主權移交,都曾引發移民潮。本身是80後的他,直言未及見證香港多次移民潮,卻反而因為港人的「回流潮」而入行。「90年代尾,好多人攞咗居留權後選擇回流香港生活,帶埋啲貓狗返嚟」。

由安排托運到移民,他的客人來自全世界,既有回流港人,也有外資公司高級行政人員,以及派駐不同國家工作的企業高層,想不到事隔20年,竟在有生之年,再遇上新一波移民潮,人來人往的海港,歷史總在輪迴。「以前協助安排動物返香港,近呢幾個月,就安排佢哋離港」。他說。成為逆市奇葩的,還包括另一動物移民顧問公司愛犬事務所,公司負責人Teresa也指出,自反送中運動以來,生意上升三至五成。「有啲家長係好心急,諗咗好耐,近排香港社會情況轉差,先下定決心辦手續」。

因為言語文化相近,台灣向來是港人移民的熱門之選,不過Teresa就笑言寶島移民門檻低,但動物移民的門檻卻高過人。「申請時間比較長,有啲家長心急,人過咗去先,寵物隨後先到,過渡期間要不暫由親友照顧,要不在寵物酒店暫住。」以前是訓犬專家的她,轉行後見證兩次移民潮,由97前到今日反送中,她直言感覺大不同。「以前抵埗,啲客人會寄張明信片畀我報平安,依家啲人係走得好急,一打嚟就問:有無辦法快啲,唔走唔得⋯⋯」她苦笑。

在移民潮下,「粟米媽」伍詠珠,與原本任職航空公司的丈夫庾文偉,是其中之一。籌備多時,原只為人生下半場生活更悠閑,卻遇抗爭時勢,下決心齊齊辭職賣樓,以投資移民方式於今年12月落戶台中。「我哋以兩隻貓嘅名開咗間網店,實際會賣咩依家仲諗緊,當務之急係先喺嗰邊租樓。」與丈夫結婚20年,愛貓如命的她說不擔心由零開始,只怕愛貓未能同行:「一早帶定個飛機籠返屋企,等佢哋早啲適應,始終佢哋唔好話出遠門,街都無咩點出過。」養貓後多年未離港旅行,伍謂原本10月已取得居留證,延至下月出發也是為了寶貝貓。

「佢哋短鼻,怕天氣熱呼吸不順,所以只在冬天可飛,仲要中華航空先肯收」。由台北轉車到台中雖然轉折,但粟米媽說一家四口可以同行,也就心甘情願。那邊廂有寵物主人千辛萬苦都要和毛孩齊上齊落,這邊廂就有動物主人因為各種原因,寧願棄養求去。香港拯救貓狗協會創辦人謝曉梅透露,自7月中以來,每星期都收到兩至三個有關「移民急讓」的查詢電話:「好多人打嚟問嘅,喺外國已有居留權,只係之前返香港讀書做嘢,近呢段時間咁動盪先急住走。」

本身做合約老師的楊小姐,在溫哥華出生讀大學,年前回流香港,收養了一隻貴婦狗,因為一場反修例風波,改變了人生計劃,也改變了小狗的命運。「由佔中到今次反送中運動,我都有參與,不過都係去吓遊行集會,唔係咩衝衝子⋯⋯不過呢段時間係好唔開心,因為我以前患過情緒病,屋企人都好擔心我,佢哋覺得香港好亂,日日打電話嚟叫我返去」。楊小姐謂,當地華人社區都有抗議活動,但規模不能同日而語。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