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26周】80萬和勇遊行 警沿途失控挑釁 圍堵式佈防

更新時間 (HKT): 2019.12.09 01:07

民陣在12.8發起的「國際人權日遊行」,是民陣4個多月來首次舉辦的遊行,獲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主題為「守護香港.和你同行」,下午2時在維園中央草坪集合,3時起步,經高士威道、怡和街、軒尼詩道、金鐘道、德輔道中,以中環遮打道行人專用區為終點,最終有80萬人上街。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呼籲曾在區選投票的市民參與,向林鄭政府展示「香港人唔係選舉完就算,完咗選舉我哋仍會喺街頭發聲」,堅持五大訴求,決不接受無法定調查權力的獨立檢討委員會。

岑子杰指,80萬的上街人數非常多,促特首林鄭月娥應回應港人訴求,立即宣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警方則聲稱遊行高峯時有18.3萬人。岑又指,警方在多處設防線,有包圍的感覺,批評警方的佈防非常不理想,尤其入黑後,警方更加重佈防,令氣氛十分緊張,他要求警方檢討。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亦批評,晚上他在畢打街,當時根本無任何人做任何事,但警方突然因有人鬧人,便想打人及拘捕人,又舉起藍旗,陳直斥「係警方失控場面。」他亦批評警方封鎖多條道路,令市民無路可走,做法離譜。

直播重溫

【0023】警方凌晨發稿指,雖然整個活動大致和平,但其後仍有人破壞社會安寧,例如偏離遊行路線並佔用行車線、在終點堵路並手持武器;於高等法院外塗污外牆,並向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門外投擲汽油彈及縱火;在銅鑼灣及灣仔一帶破壞商店及銀行。

警方聲稱在過去6個月,一直保持「克制忍讓」,竭力維持公眾秩序及保護市民安全,只是在有人暴力衝擊或作出暴力違法行為,危害在場人士安全時,「才使用最低所需武力,加以制止,阻止事件惡化。」

【2235】防暴警在畢打街花旗銀行外翻查紙箱,發現有砂糖、酒樽等,警員隨即把守現場。

【2226】數十名蒙面防暴警沿德輔道中一字排開,向金鐘方向推進;交通警則稍為清理馬路雜物。

【2144】一輛夾斗及一輛工程車在衝鋒車的帶領下到中環畢打街,夾斗夾走路上的剩傘和雜物,並有逾30名速龍小隊及防暴警察一字排開守護夾斗。

【2120】政府回應稱,遊行過程大致和平有序。但又指遊行期間,仍有暴力及違法行為,指有人針對終審法院及高等法院進行破壞及縱火並作出譴責。另外,政府就首次在遊行後回應有關對警方的指控,並指警方在使用武力和作出拘捕時,均須依法、按現場需要及適當地進行,亦要符合警隊內部指引。稱政府不容許警務人員作出違法或違紀的行為,但要求投訴人按既定程序作出投訴。

【2045】警方公佈遊行高峯時有18.3萬人參與。

【2032】金鐘道來回行車線均有車輛行駛,但車流仍少,相信未完全通車。

【2026】原在樂禮街的防暴警員登上海富中心外的小巴離開,但夏慤花園內仍有防暴警留守。

【2006】有示威者以傘陣作掩護,並在樂禮街放有一個有貼有「炸」字的紙箱。

【2001】社工陳虹秀叫咪要求警察冷靜,稱這是個合法的遊行。民陣陳皓桓亦續稱,叫警方克制,及不要用強光射向市民,但警察未有理會,陳亦不滿警方辱罵市民,要求警方遵守不反對通知書的規定,包括不要再用強光射向市民,現場至少有兩名警員用強光射向民陣一方。有候任中西區區議員亦要求警員不要再用強光射向市民。但情況持續逾十分鐘,警員未有理會。

【2000】原為中銀集團旗下的集友銀行,其於灣仔北海中心對面的分行被破壞,櫃台玻璃被打碎,櫃員機螢幕被毀。而美心旗下的STARBUCKS,其於集成中心附近的分店,圍板亦被破壞,地上留有玻璃碎。有人在店外貼出「裝修通告」,指店舖被破壞的原因是「散播假消息,抹黑示威者。」

【1952】在樂禮街,警方不滿在場市民開遮,質疑示威者是否進行違法行為,警員和在場市民又不斷互用電筒照向對方。記者拍攝期間,再次被警員用強光照射,又質疑記者為何不將鏡頭轉向示威者一方。遮打花園有示威者以大聲公提醒市民於8時09分一起為周同學默哀。

【1947】20多名防暴警員到夏慤花園增援,並用大聲公呼籲在場市民停止用電筒和雷射筆照向警察,但警方卻不斷用強光照在場市民。

【1942】中環畢打街附近,有市民設傘陣與警員對峙。警方要求記者行上行人路,民陣向警方叫咪「仲有好多和理非行緊,希望你冷靜少少」,警方繼續高舉藍旗。民陣稱,「我幫你地叫佢地收埋把遮」,民陣代表亦在現場,出示警方的不反對通知書。在場的民陣陳皓桓稱,市民根本沒有做到任何事情,「點解不反對通知書(時間)未過,警方點解可以唔畀市民離開?無人做任何嘢,點解又舉藍旗?我都唔知佢做咩?」而警方繼續守在畢打街與皇后大道中交界,不讓市民走過。

【1936】太古廣場外示威者陸續收起傘陣散去,在離開前自製多個「影相位」。有示威者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更有人在後面打燈,又用印有「警察」字眼雪糕筒當成帽子。他們收起雨傘後,以手柄砌出心形圖形,並高呼「愛比暴力強,與警暴割席」。

【1932】中環皇后大道中與畢打街交界,有市民被大批警員搜查,市民圍觀並高叫「放人」,其後他被放行,大批警員則佔據雲咸街。因應警方出現,示威者也迅速在另一邊街口設傘陣防線。

【1929】有近百名防暴警員於皇后大道中駐守,並在每個街口位拉起封鎖線,禁止市民、記者走近。而德輔道中警民持續對峙,警方突然就舉起藍旗,但示威者的防線其實一直在後退。

【1911】《立場》記者在中環行人路上採訪及進行直播,他不滿多次移位仍被警員以強光照射,與警員理論,警員隨即情緒激動,以胡椒噴霧指向他,多次發警告要他退後,他感嘆稱「真係黐咗線!」然後警員再「教」記者做嘢,對着本報鏡頭叫「你影住啲暴徒啦」。

【1910】鵝頸橋仍有零散遊行人群,有私家車一度想駛入軒尼詩道被阻止,有市民以少量雜物封路,並向車主稱「條路未開返,未行完㗎」,車主之後掉頭駛走。

【1903】有站在行人路上、身穿橙衣人權觀察員,被警員以強光射及以胡椒噴霧指向,而其間更有警員鬧他是「垃圾」,並有警員講粗口罵人,觀察員不滿,批評在「國際人權日,究竟你哋講唔講人權?」其後警員再罵他「無腦」,又指他「轉頭要跑快啲呀」。有警員罵人後又掉頭走,並有警員懷疑以手機反拍觀察員和記者,而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羅沃啟亦在場。

【1900】民陣強烈呼籲到終點的市民離開,不要再打卡傾偈,指前方有大量警察,擔心不知道他們何時會失控,並不斷呼籲市民不要再越過民陣的頭車。岑子杰親身拿咪呼籲,另外有大量義工呼籲離開,「冇嘢做唔好去前面啦,唔好食花生啦!」

【1857】現場警民互相對罵,有警員挑釁站在行人路的市民,如有人叫「出嚟講嘛,行過來又縮」。有指揮官亦「叫咪」,要求記者退回行人路:「大家知規矩㗎嘛,啱唔啱呀?除非你唔係專業嘅記者。」警員又指向一名市民,指他「你嘅行為言論刺激到其他人,你再係咁就拘捕你,話你公眾地方行為不檢」,又以強光射向他。

【1853】有年長婆婆推着手推車欲橫過德輔道中向上環方向,警方再推前防線,並以警棍指向婆婆。民陣代表於環球大廈外再次呼籲,沒有仼何裝備的市民,不要再往上環方向前行。

【1850】有警員指向行人路上的市民,並疑一度舉起胡椒噴霧指向市民。有警員亦指向一名立場記者,更高叫他的機構名稱和記者名字,但該名記者一直站在行人路旁。

【1845】遊行龍尾已經過了銅鑼灣鵝頸橋。至於中環德輔道中警察和市民一直對峙,警員突然將防線進前,並舉起胡椒噴霧指向記者及市民,大叫「上番行人路」;警察舉槍準備發射催淚彈,並向前推進。

【1839】約30名防暴警察一直在灣仔軍器廠街天橋戒備,不少警員均蒙面,大批遊行市民經過天橋時均指罵天橋上的警察,如大批市民一同高叫「黑社會、殺人犯」及「黑警死全家」等,不少人亦高舉中指。

【1830】防暴警察在銅鑼灣搜查2名人士,其後至少帶走一人,警方向百德新街方向走去,市民感不滿跟隨及指罵警員,警方持胡椒噴霧向後退,叫市民與他們保持距離。警方行至皇室堡附近將男子帶上警車。警方向在場記者惡言相向,更將一架警車泊在行人路上的記者群前面,其後多架警車駛離現場,有警員在行駛中的警車上,打開門向記者群大叫「收皮啦」。

【1824】消防到場撲救高等法院外的火種。記者現場所見,高院平台鐵閘被燒至燻黑。起火的位置有一地玻璃碎片,亦有一個疑是玻璃樽的物體。消防人員捲開鐵閘進入高院內視察。

【1822】中環德輔道中、警方和示威者對峙的中間位置,懷疑有人從高處擲下玻璃樽。至於在銅鑼灣,警察搜查2名人士,警員一度與市民爭執,其中一名男子搜查後獲放行,而另一人則被警員拘捕帶走,在場市民不滿,指責警方濫捕。

【1819】銅鑼灣波斯富街大批黑衫示威者決定跟隨遊行隊伍離開,並向在現場戒備警員揮手道別,又大叫「慢慢企啦,阿Sir」。

【1816】參與遊行的市民陸續到達中環遮打道終點,上空亦有直升機在盤旋,監察現場情況。

【1815】中環德輔道中萬宜大廈對出,一批黑衣人與警察對峙,雙方均未有行動,警方以強光電筒射向市民方向,部分人以路牌及鐵欄作防備,亦有人舉起雨傘設陣。

【1811】龍尾到銅鑼灣SOGO。波斯富街部份黑衫示威者沿駱克道向灣仔方向進發,部份繼續留守。

【1800】遊行隊尾離開維園已約一小時,但隊尾仍在銅鑼灣高士威道一帶緩慢前行,據知因百德新街一度舉黑旗,令遊行隊伍減慢。雖然現時人潮不及中午,但遊行人士仍佔據大部份行車路,只剩下電車路讓電車經過;有市民則沿電車站築成人鏈傳送雨傘等物資。大批防暴警員則在波斯富街戒備,附近亦停泊超過10架警車。一批黑衫人士在駱克道和波斯富街交界聚集,有市民一度用雷射筆照向警員,但在旁人士隨即大叫「唔好」,並擺出「心心」手勢,又大叫「支持警察,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而在金鐘海富中心外,有警員用強光電筒照射示威者及記者,示威者則回應指「你大個仔㗎喇,唔好玩電筒啦!」至於終點的中環遮打道,大批市民亦亮起其手機燈。由於離開人數太多,人潮湧出畢打街馬路。

【1757】入夜後鵝頸橋仍未見龍尾,遊行人士舉起手機燈叫口號。

【1747】金鐘道整條馬路多條行車線仍完全被遊行人士佔據,市民亮起手機燈,整個馬路一片燈海。

【1740】民陣糾察將車泊在德輔道中外擋住東西行車線,以疏導市民離開,及再次呼籲不要超越車輛再行前。大會又建議市民加入工會,將特首選委票奪回來。而在銅鑼灣,有一輛消防車從告士打道駛入百德新街,並在警方防線內戒備。數十名黑衫市民則續在百德新街告記利佐治街交界聚集,暫未見有何行動。

【1738】太古廣場對出的德立街、樂禮街一帶有30多名防暴警察駐守,並與一批市民對峙,防暴警一度舉黑旗,並發出廣播表示會發射催淚煙。遊行隊伍則繼續往中環方向前行。

【1727】警封鎖百德新街路段,禁止市民通過。附近一帶的餐廳商舖有職員走出店外了解,商戶其後落閘,暫停營業。另外,民陣接獲報料指,尖沙嘴天星碼頭有防暴警察及速龍,雖然不斷呼籲到終點的市民不要再向前方行,但仍有不少市民未有理會。

【1725】銅鑼灣邊寧頓街遊行隊伍有一名男子突然不適暈到,現場急救人員上前發現他接近失去意識,其後救護員到場為其戴上氧氣罩及送院。救護車到場時,遊行隊伍「分紅海」式讓路,並在救護車駛離時拍掌致謝。

【1717】一批防暴警員在銅鑼灣百德新街一帶馬路戒備,有警員手執可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的長槍,阻止市民沿百德新街通往銅鑼灣海旁方向,又與市民互罵;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家麒到場與警員對話,但其間防暴警察高聲向他和在場記者大叫:「無人可以教阿Sir做嘢!要跟香港法律,跟法律就無問題啦,好簡單喇嘛!」有警員更以粗口罵郭。由於軒尼詩道的遊行人數太多,市民一度高叫開路,有市民有意走向告士打道繼續遊行,但防暴警察封鎖百德新街,拒讓行人通過,更兩度舉起黑旗。相距警方不遠處則有市民以傘陣對峙,其後再撤至附近油站。

【1711】民陣隊頭前方有警民對峙,大會呼籲市民抵遮打道後不要直行離開,有糾察在場拉起膠帶封鎖線。而在灣仔一帶,由於遊行人士逼滿軒尼詩道,有市民轉入菲林明道、駱克道等行車路,前往金鐘。

【1707】在灣仔軒尼詩道旁的餐廳,有食客在用膳期間向遊行人士高舉五大訴求手勢,並在窗邊貼上連豬的遊行橫額。有遊行人士高舉「5」手勢和應,女食客興奮揮手。

【1701】民陣隊頭抵遮打道終點時,警方水炮車及裝甲車出現在中環干諾道中,一度停在路旁,其後轉入德輔道中,再駛行金鐘方向,相信駛向防暴警員正在戒備的位置。

【1657】灣仔軒尼詩道天橋有數名蒙面警員駐守,有遊行人士經過橋底時向警員高舉中指。

【1653】由於原定的遊行路線軒尼詩道仍然水洩不通,部份市民在灣仔轉行莊士敦道前往金鐘、中環。

【1650】遊行隊伍已起步近兩小時,維園草坪龍尾人潮已出發,但仍有市民剛抵達港鐵灣仔站,並陸續加入遊行隊伍。

【1642】遊行隊伍頭車抵遮打道終點,停在德輔道中、遮打道與畢打街交界位置,大會正呼籲市民離開;岑子杰則表示,會在此等到最後一個人抵達;發言人指,經半年後是要警方「恩准」下才可以集會,他希望大家珍惜表達的權利,珍惜每個有不反對通知書的活動發聲,向國際展示民意。而在銅鑼灣,大批市民仍在維園一帶擠得水洩不通,幾乎未能前行,只能緩慢前進,市民更一度呼籲遊行人士向後退。

【1632】有近百名示威者在中環德輔道中行車道聚集及設置路障,並未有向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進發。該批示威者曾一度舉起遮陣,但現已沒有採取行動;遠處有約50名防暴警與示威者對峙,暫時未有動靜。

【1623】隊頭抵高等法院。當隊伍途經金鐘太古廣場時,以咪高峰向遊行人士指,「我哋永遠都唔會忘記呢半年嚟犧牲嘅手足!」參與遊行的林先生稱,政府在早前100萬人、200萬人走出來,仍拒絕回應民意,警察繼續濫權,打年輕人、胡亂射催淚彈,坦言「見到好嬲」。而最令他生氣是警方將戰場帶到中大同理大,將暴力升級,故他仍堅持走出來,希望政府聽民意,不要再謊稱大部分市民均是沉默大多數,而不理民意,警方亦應控制情緒,他又認為即使區議會選舉大勝亦「唔係贏晒,香港人仍要行出來」,並寄語港人「繼續努力,一齊行落去。」

【1600】朱耀明牧師與陳日君在灣仔天橋下的守護公義基金街站,民陣召集人岑子杰站上街站表示,「喺香港冇人係condom!」今次反送中被捕者,基金一定會盡力救他們出來。

【1557】警員除在遊行路線外圍嚴密佈防外,亦先發制人搶佔制高點,包括連接灣仔市中心與會展、灣仔入境事務大樓的柯布連道行人天橋。記者現場所見,多名防暴警員在橋上以攝錄機拍攝遊行片段,而遊行市民則一直指罵橋上的防暴警員。

【1548】維園草坪仍有數以千計市民等候起步,籃球場方向相當擠逼,不少市民自行經銅鑼灣方向加入遊行隊伍;亦有大批市民步出天后站後,直接加入遊行隊伍,有市民在場派發口罩。現場一帶最少有3架警車及消防車戒備。而在灣仔站對出軒尼詩道天橋上,十多名防暴警察駐守,有警察手持拍攝器材,橋下市民如常行過。

【1542】記者從銅鑼灣走至灣仔一帶,均發現警方一直暗中戒備,除較早前曾展示黑旗的謝斐道、波斯富街有多名防暴警員戒備外,謝斐道與馬師道、杜老誌道及史釗域道交界,亦各有約10名蒙面的防暴警員戒備。

【1538】頭車剛過鵝頸橋底,民陣強調政府一日未回應五大訴求,遊行一日都不會停止。參與遊行人士已逼滿軒尼詩道,有人高舉「徹查警黑 追究警暴」、「五大訴求 堅持到底」等標語。有一批市民自發舉起三支直幡「昨日疆藏」、「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並戴上新疆及香港的藍色及黑紫荊面具,上面有一隻共產黨旗的紅手掩住嘴,寓意不讓人民發聲。

【1532】隊頭已過波斯富街,由於內街有大量市民加入遊行,故銅鑼灣廣場等對出告士打道被遊行人士擠得水洩不通,市民不能前進。

【1520】遊行隊頭位置上空持續有直升機盤旋。而在天后站對出,數千人繼續走向維園方向,有人希望走入維園加入遊行,但不少人不走入維園,直接在高士威道加入遊行隊伍,秩序井然。

【1511】遊行起步後,部份由銅鑼灣加入的市民選擇不入維園,直接於維園外告士打道轉入高士威道加入遊行隊伍;鵝頸橋亦有大量市民聚集,準備遊行隊伍通過時「插隊」。大批市民站在行人路上等遊行隊頭經過,當頭車經過時,眾人高舉5字手勢,隨遊行隊伍高呼「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口號。

【1500】遊行隊伍起步,隊頭拉起橫額在高士威道出發,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副召集人陳皓桓、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立法會議員毛孟靜、陳淑莊、藝人阮民安(Tommy)等帶領,他們高叫「打倒所有暴政」、「捍衛言論自由」、「查警暴、止警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口號。由於工展會即將在維園舉行,參與遊行人士只可在維園草坪集合,但未夠3時草坪內已近逼爆,故大量市民已在維園外圍包括高士威道,等待遊行隊頭出發。大會呼籲市民先讓頭車及頭banner出發後才加入隊伍,免招警方口實。

【1455】立法會議員郭家麒表示,約20分鐘前信和廣場外有防暴警員與市民互相指罵,警員更一度舉黑旗,遂到場調停及監察警員行為。他質疑警方在遊行前做出挑釁市民行為,呼籲警方克制。

【1452】維園人潮湧出高士威道。

【1448】維園銅鑼灣入口外,有市民走上告士打道天橋。另有大批市民已走出軒尼詩道。

【1432】銅鑼灣波斯富街近伊利莎伯大廈,有數十名防暴警員封路駐守,其間一度與市民發生口角,並一度指現場聚集人士正參與非法集結,要求在場人士離開,並一度舉黑旗,示意可能會施放催淚彈。有防暴又舉起胡椒噴霧,威嚇女子「再嘈過嚟拉你!」。目前連接信和廣場一截天橋亦被封,不讓市民通過。

【1430】大會在維園率參與遊行人士,先為一個月前在尚德邨停車場高處墮下身亡的科大二年級生周梓樂默哀。民陣發言人岑子杰在遊行前發言,指警方6月以來多次在大遊行的行動中,都搜出爆炸品等,質疑警方是重施故技。他又指,民陣會盡力保障參與市民的安全,包括沿途設有急救站,處理可能出現的緊急情況,強調遊行要和平有序進行,除了有賴主辦團體,亦需要警方克制。

「打倒所有暴政,權力歸於人民」,民陣指,12.8是國際人權日,主題是青年挺身護人權,但過去半年有大量示威者被捕,無法過聖誕,同時中國境內不同地方都面對住政權的壓迫,包括西藏、新疆等地,民陣要求政府立即釋放所有維權律師、政治犯,希望大家同樣與這些地方的人民站在同一陣線。

【1415】大量市民陸續乘搭港鐵到天后站維園起點,站外有多名軍裝警員戒備,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亦在場,停車場位置則有多名便衣警察。

【1410】維園近天后入口處已架起鐵馬實施人群管制。本身為水喉工人的傑仔,聯同一班地盤工友在通往維園必經之路派水,呼籲更多工友加入他們新籌組的地盤工會,以「光復地盤」。他指過去地盤工人給人的印象是大多為藍絲,「但係地盤都有黃絲,我哋都想為香港未來出一分力,都想改變一啲嘢。」他指目前已有15個工種近400人聯絡他們,「當然我哋希望越多人加入越好,人多先可以凝聚力量」。傑仔指他們會盡力做對香港社會未來有利的事,包括在特首選委選舉中爭取話語權,亦不排除日後會發動罷工。

【1350】港鐵天后站、銅鑼灣站外有大批人潮步向維園,先集合再出發。

【1340】維園草坪已有數百名巿民聚集。

【1310】銅鑼灣現場已很多市民到達,目前皇室堡、SOGO尚未落閘仍然營業,而記利佐治街已有不少街站。至於維園內目前暫時平靜。

【1100】遊行下午才開始,警方早上已聲稱,留意到有人在網上煽動他人作出破壞社會秩序及暴力的行為,對此表示強烈譴責。警方呼籲市民注意自身安全,又預告若遇到任何混亂、違法或暴力事件,請立即離開現場,並指遇到緊急情況應致電999求助。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