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攻防戰】警油麻地追捕釀人踩人 速龍噴椒阻施救 急救員泣述:叠到道門咁高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9 17:22

該義務急救員向《蘋果》透露,昨日晚上大約11時、近12時,她另外兩名義務救護員在彌敦道近油麻地站位置推進,她們走到內街時,有市民跑向她們大叫「First Aid救人呀!救人呀!」她們隨即衝上前,走到油麻地站A1出口的碧街位置,即發現駭人畫面,她說起當時情況仍不禁飲泣:「我俾個畫面嚇親,當時只見人叠人,叠到道門咁高,啲人完全郁唔到,最底嗰個甚至唞唔到氣,只大叫『好痛呀』、『救我呀』,就好似屍體咁叠住,只見到啲頭,我哋全部人都呆咗。」

她估計當時至少有50、60人,大部份為黑衣年輕人,人叠人般擠在A1出口與店舖中間的窄巷,最高一層大約有6、7人重重叠住,她和數名救護隨即嘗試救人,試圖拉出叠在中間的年輕人,但最後僅能拉出一人,「佢話隻腳好痛好痛,最後應該人有帶走咗佢。」當時亦有消防員協助救人。

不過,在她們試圖救人時,卻突然從後被人用警棍打背部,「我擰轉頭就發現嗰個速龍打咗我一棍,叫我快啲走,我話我唔走,要救人先,話佢哋捱得好辛苦,你拉我唔緊要,但係佢(速龍)話唔到你哋救,仲拖我走,用胡椒噴我,仲再打咗我一棍。」她又稱現場很多救護都被警察拉走,不讓她們進行救援,不少人在旁情緒崩潰,欲救無從。她事後估計,從網上片段可見,當時正正因有多輛白色警方小巴衝向油麻地方向,估計當時因小巴高速駛來,示威者太驚慌故出現人叠人事故。

她哭訴警察根本是草菅人命:「究竟由始至終有無當我哋係香港人?點解香港警察可以咁唔人道?你拉人唔緊要,點解唔可以救咗人先?」她坦言在前線當救護以來經常被警察恐嚇,更曾遭近距離開槍,但從未見過如此震撼畫面,至今仍猶有餘悸,「今朝我諗起仲手震緊」。她稱當時現場仍有數名街坊,及一名身穿「PRESS」背心的人士,希望他們能提供當時片段,讓更多香港人可看到真相。

她稱,事後她折返現場,已見不少人如「戰俘」般跪在地上等待被拘捕,又稱有部份人士被救出來後已失去知覺。她稱,其後獨立媒體記者到場,據獨媒昨晚報道,當時至少68人被捕,警察要求被捕人士跪在地上面壁,並已維持超過1小時。而現場義務急救員聲淚俱下表示,有人被踩斷手,他們亦被防暴警察以胡椒噴霧趕走,未能救助傷者。救護員在約15分鐘後到場,並即時在現場分流傷者,有一名男子被抬出時沒有任何反應,腿部僵硬,經急救後才睜開眼睛,並轉送上救護車。

當時在彌敦道一帶的Q(化名)說,昨晚收到朋友來電,稱自己被夾在碧街人踩人裡的人堆,並聽到來電背景有人呼救,「我同朋友講『頂住,唔會有事』。邊講邊聽到有人大叫『我隻腳斷啦』,『我要死啦,唞唔到氣』」。Q隨後經內街趕到砵蘭街附近,惟當時已有數名速龍小組成員駐守碧街,無法接近案發地點,但現場傳出多人的呼救聲,估計人堆有約60人。他指,周圍少數街坊擬上前營救,但遭速龍以胡椒噴霧威嚇阻止,之後有數名消防員和義務急救員營救人群。

《蘋果》記者當時於油麻地碧街附近拍攝示威者,當時示威者正於油麻地一帶集結,並與後方警方衝突。現場消息指,在一輪攻守過後,防暴警突然一擁而上,令大批示威者跌倒,而3輛小巴亦突然高速向前衝,防暴警就上前拘捕多人,並設置封鎖線將記者隔離。昨晚在佐敦彌敦酒店附近亦同樣發生人踩人的慘況,大批黑衣人疑走避催淚煙時發生混亂,以致人踩人,但在其他示威者幫助下迅速解圍。

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在記者會回應時,承認警方昨晚在佐敦一帶使用閃光彈,因當時有搶犯危險,遂使用閃光彈引開其他示威者注意力,惟他並無回應閃光彈是否警方常規武器。對於警方的白色小巴昨晚被拍到高速駛向人群,汪威遜詭辯稱,警員快速駕駛不等於不安全,而是警方戰術考慮之一,又謂警員經訓練,呼籲公眾對警方有信心。有記者質疑警方此舉威脅甚至罔顧他人性命,汪強烈否認,「危險駕駛導致他人受傷係罔顧他人性命,警方係經過一番風險評估,係絕對知道自己能力喺邊度。」

警方又指,昨共使用催淚彈1,458發、橡膠子彈1,391發、布袋彈325發和海綿彈265發,其間共有6名警員受傷。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