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識法字】政府官員是否享有同樣的私隱保障?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8 07:00

過去5個多月,大量普通市民、記者及警員的個人資料在未經資料當事人授權下於網上被公開。早前,律政司為保障警員及其親屬的個人資料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禁止在未經資料當事人授權下公開警員及其家屬的個人資料,因而引發社會熱烈討論,香港私隱法是否為市民提供足夠保障?

法治精神其中一項最重要的要素就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正如歐洲案例von Hannover v. Germany (2005) 40 EHRR 1 及 Craxi v Italy (No.2) [2003] ECHR 24337/94指出,所有人即使該人士是大眾所認識的人都享有相同的私隱保障。因此,不論工種或黃藍政見,其個人資料受到香港法律同等保障的道理是如黑白般清晰分明的。如執法機關認為上述披露個人資料行為干犯任何「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罪行,就應以相關法例向所有疑犯提出檢控。律政司只為某特定群體申請禁制令,難免令人質疑為甚麼其他受害人的個人資料不能得到同樣保障?是否有人比其他人更平等?

近年,美國希拉莉電郵門事件引起美國公眾關注公眾人物(Public Figures)(如政治人物及公務人員)所享有的私隱保障。美國法院傳統看法是此類公眾人物對私隱的期望度較其他人低,公眾對其言行的知情權有較大需求,因而於法律上,公眾人物得到的私隱保障相對較少。

歐洲法院於2014年5月西班牙Google一案裁定資料當事人享有「移除資料權」(即「被遺忘權」)時,歐盟資料保障機關組成的工作小組就發出指引,指出是否接納移除資料有必要考慮當事人是否公眾人物(包括該人是否政界人士、高級公務人員等)及資料是否涉及公眾人物執行公務等。

執行職務時公務人員的私隱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64條第4款列出,如有合理理由相信發表或播放該個人資料是符合公眾利益則為「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個人資料」罪的免責辯護,惟「公眾利益」免責辯護的門檻相當之高。

先不論既有投訴機制是否合乎程序公義,公務人員在公眾地方執行職務時不展示編號,甚至蒙面以隱藏其身份,假「保障私隱」為名,實為防止被認出以避過市民及傳媒監察,令人連依從程序展開投訴都無從入手,這是絕對不合乎「法治精神」下的「制約與平衡」的原則,令人擔憂,而事實亦證明,這群手執公權的神秘人更肆無忌憚地濫權、濫捕、濫暴。

2018年5月實施的歐盟數據通用法下,成員國在限制私隱保障時必須同時考慮基本人權及自由、該限制是否必須及與民主社會相稱。香港在未有民主的情況下,未有人民授權的當權者在指控市民不守法律、破壞法治時,自己又有否恪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程序公義」、「制約與平衡」等法治精神的大原則呢?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