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民間漫畫界高手聚集 以筆抗爭與國際社會connect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8 00:20

以筆見證,除了記者,還有畫家。一群素未謀面的畫家,因抵抗暴政走在一起,用畫作撼動人心之餘,更要記錄事實並傳揚開去,不容掌權者篡改歷史:有畫家一直頂住無力感,相信「藝術係一個世界共通嘅語言」,於是以畫拒絕遺忘;也有畫家從前只想離開香港,今日卻愛上這個家,因為在反送中運動,見識到香港人的能耐。

記者 呂浩然

在社交平台IG搜尋「freetoberhk2019」就會找到「香港抗爭藝術平台」,這平台自9.28起,每日一帖,上載各式有關反送中的畫作。《蘋果》邀請4位平台發起人及成員接受訪問,眾人到場後互相相認,原來這一次是他們首度於現實世界碰頭相見,之前一直透過連登、TG,於網絡世界溝通與組織。

就讀大四的「浮屍」是平台發起人之一,一如其他不少抗爭者,參與過傘運、過去5年充斥着無力感,反送中浪潮卻令她覺醒,今年7.1佔領立法會大樓時「一個都不能少」的那一幕,深印腦海,也重燃她的希望,認為港人應當爭取港人應有的東西。念頭萌起了,但直到9月,「浮屍」才想起每年10月外國都有一個名為「inktober(取其ink墨水和10月October的tober組成)」的活動,活動是由官方定出主題,然後讓畫家投稿。

「浮屍」想起何不以反送中為主題,發起「freetoberhk」?因為她相信「藝術係一個世界共通嘅語言」,畫作不單讓畫家抒發情感,也可以成為「易入口」的文宣,同時也可以記錄這場運動:「好多時啲嘢每分每秒都轉變,今日個條例可能發展到呢個地步,聽日可能已經有啲新嘅、好爆炸性嘅新聞,係咪一浪接一浪,咁就沖淡咗我哋嘅記憶呢?」

管理平台的成員會集思廣益,以短訊群組溝通並訂好主題,然後有人負責挑選畫作、有人負責撰寫文案。「浮屍」指,平台提供了社交網站的標籤給各畫家使用,網民也可以透過標籤找到各款畫作,自9月底成立至今已收到3,000份投稿,而為了聯繫國際,帖文都會有簡介,並由專人繙譯成中英日等多國語言。

同樣就讀大四、參與平台的阿Hei較為內斂,戴着面具受訪也相當緊張。阿Hei謂,他原本是不看新聞、不問世事的人,只對畫畫有興趣。從連登得知「送中」惡法的問題,他才在6.9踏出人生第一步,因為擔心「送中」令香港「中國化」,繼而失去對藝術很重要的自由。談及建制派一口咬定,今日年輕人的激進是因為學習通識,讀過通識的阿Hei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他指通識是培訓學生的批判思考,學生要從很多不同資訊和資料分析事情,不能以偏概全,「就係因為接受咗通識教育之後,睇多咗好多資訊,所謂連登嘅fact check,先至了解個真相,就係因為知道而家政府好多弊病,所以先至出嚟」。

成立這個有關平台,他們打算作長期抗爭,未來陸續加入FB、Twitter、外國討論區reddit等媒介外,還打算舉辦畫展、義賣等,收益將幫助合適的反送中機構。

沒有上鏡,年僅15歲的「Vignatius」和相對較「年長」的90後「黃山」都認為,香港在今次反送中運動中已沒有退路。8歲就隨父母參與7.1遊行的「Vignatius」雖明知難以改變政權,但記得父母教誨「行得一次得一次」,又眼見很多手足都沒有放棄,所以相信還有希望。「黃山」則謂,若果港府能在6月撤回「送中」條例,或許事情早就結束,但事到如今已「返唔到轉頭」,尤其自尖沙嘴少女爆眼一役,警察用催淚彈槍直射市民,令情況去到「一係佢哋死、一係我哋死」的田地。

持續了5個多月的運動,在港府持續縱容警暴下未見降溫迹象。最年輕的「Vignatius」不諱言,他所求的只是2047年前港人有高度自治,一國兩制下的香港「唔好咁失衡」,還有一人一票普選特首和立法會這些基本權利,至於運動能否結束,其實都是看政府如何回應五大訴求。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