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警TG釋二噁英佐證 立場哥哥生氯痤瘡 或成港首例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4 23:31

陳裕匡向《蘋果》表示,10月初發現右手上臂上長了7至8粒如蚊赧一樣的瘡,感到痕癢。本月因肚瀉和泌尿問題向中醫師求診時,他順道展示上臂的瘡,終證實是氯痤瘡。他續指,氯痤瘡只是表徵,本身不是大問題,呼籲大家不要擔心:「我仲行得、走得,食到嘢。」他又買了含金盞花成份的護膚品,氯痤瘡已淡化。該名中醫今日與他聯絡,強調氯痤瘡相關的症狀有解救之法,他亦會尋求西醫診治。

除長出氯痤瘡外,陳裕匡說,每當警方施放催淚彈後,他翌日必定肚瀉,近日甚至尿頻,未知是否與吸入的催淚彈有關。他強調,每次警方施放催淚彈時,他都有佩戴防具,而他未來亦會繼續參與前線採訪。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表示,陳裕匡自6月起一直為立場新聞在衝突前線採訪,經歷多次警方用大量催淚彈驅散人群的場面,立場新聞會提供一切所需協助和支援。

皮膚科專科醫生陳厚毅表示,以往沒有文獻紀錄本港有氯痤瘡個案,若今次個案證實患氯痤瘡,有機會是本港首宗個案。陳指,氯痤瘡主要因化學物積聚體內,令皮脂腺產生變化引致。醫生診斷時一般以臨床症狀,病人有否接觸過化學物,甚至可做血液及皮膚組織測試。氯痤瘡與一般暗瘡不同,包括氯痤瘡可長於耳後,腋下及大腿內側。

不過,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醫生楊志強指,根據傳媒報道該記者提及的病徵,只有手臂上長出瘡,而且是由中醫診斷,質疑是否真正的氯痤瘡個案。他指中醫概念沒有氯痤瘡這個病,而痤瘡主要長於面部、心口及背脊;若單是手臂長瘡,並非氯痤瘡的病徵。氯痤瘡是罕見疾病,要診斷不容易。他稱二噁英需長期及大量積聚在身體內,才會產生病徵,而現時催淚彈是否會釋出二噁英,仍屬假設。楊又稱,並不質疑在過去一段時間,接觸催淚煙後可引致皮膚敏感或刺激性反應,但根據傳媒報道該記者的描述,屬皮膚產生膿泡性機會較大。

食衞局表示,如有任何人士因接觸催淚煙霧而持續感到不適,應諮詢專業醫護人員的意見。食衞局會繼續留意情況。

歷史上已有多宗人類接觸二噁英後長出「氯痤瘡」的案例。1976年,意大利米蘭附近有化工廠爆炸,外洩高濃度二噁英,令當地有約200名氯痤瘡患者。越戰期間,美軍使用惡名昭彰的「橙劑」,即令樹葉凋落、令越共無法在叢林中隱藏的落葉劑;時至今日,不少退伍軍人被驗出體內積存過量二噁英,患者有氯痤瘡與抑鬱病徵。2004年,烏克蘭總統候選人尤先科證實中毒後,被驗出體內含有大量二噁英,且是毒性最強的一種,這也是全球首宗人體攝取大量二噁英後急性中毒的個案。當年他除憂鬱與氯痤瘡外,並無其他臨床症狀。

化學博士兼名師K. Kwong本月初在facebook帖文解釋,催淚彈內的催淚化合物(CS)本身是固體,要靠其他燃料加熱為氣體,但若溫度過高,會分解為多種有毒物質,包括「超級致癌物」二噁英、會引致肺積水的氯化氫和山埃等。他續指,為免催淚彈釋出過多有毒氣體,各國生產時都希望將發熱溫度盡量控制於450°C以下;但國產催淚彈的發熱原料有別,溫度可達3,300°C,不但有爆炸風險,亦因本身含有的催淚化合物較多,因此高溫會釋出更多二噁英等有毒物質。

K. Kwong又指,被國產催淚彈污染過的地方,要認真清理才能解封,因催淚化合物及其殘餘物不能溶於水內,更不可用漂白水清潔,否則會釋出更多有害物質,須混合多種指定化學劑,令催淚化合物及其殘餘物溶於其中,再釋稀沖走,才能安全清潔。但他慨嘆,警方和市民均不知國產催淚彈的遺害有多大,令負責清潔的食環工友「率先硬食」,更指外國應對這類有毒物質時,要穿生化衣。

雖然證據確鑿,但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今日在警方記者會上卻答非所問,完全無回應國產催淚彈會否因溫度過高,令催淚化合物分解而釋出二噁英等有毒物質,僅稱警方試驗後認為,國產催淚彈的效果跟美製「差不多」才使用,亦非刻意採購國貨,而是經市場調查後才決定。

汪雖承認自己「唔係化學專家」,又謂不知道催淚彈燃燒時的溫度,只知道「燒完出嚟就係CS(催淚化合物)」,但又堅稱有醫學刊物證明國產催淚煙安全,「極少見」引致永久後遺症,暗嘲化學博士兼名師K. Kwong批評國產催淚彈釋出二噁英欠科學根據。汪更顧左右而言他,稱他身為教官,自詡吸入催淚化合物的份量多過任何一個人,但他都無生氯痤瘡,叫公眾放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