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少年向警認遊行終罪成 律師提醒:市民有權不向執法機關提供資料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7 21:30

15歲少年因攜有雷射筆以及疑經改裝的長雨傘和行山杖而被控。聆訊其中一個爭議點,是案中有警員涉違反查問疑犯守則,未經警誡及未待16歲以下疑犯的家長或監護人到場,便已查問,惟最終裁判官仍接納有關口供呈堂。律師陳惠源強調,警察查問前進行警誡非常重要,法庭考慮接納未經警誡取得的供詞而可能對被告不利時,必須非常謹慎,法庭一般不易接納。他指出,「唔係事必要你講」,不只是電視劇集一句對白而已;法律上,市民沒有責任協助警方,故絕對有權不向執法機關提供資料,「除非自己想講」。

根據警方編製的《查問疑犯及錄取口供的規則及指示》,警員查問未滿16歲的兒童和青少年時,除了警誡外,在可行情況下亦應安排家長或監護人在場、或至少有非警方的成年人陪同。陳解釋,指引的原意是保護少年人,因為在法律上,未滿16歲的人在很多情況下都不具備給予同意的能力,例如簽合約可判無效、女生自願性交仍屬非法等。

陳指出,即使有影片顯示警方態度溫和禮貌,亦未必可排除青少年在鏡頭外感到壓力。而且,就算成年人也有需要尋求律師協助,何況是青少年。陳指程序公義十分重要,必須確保受查者自願被查問,以及明白其權利,否則很不公平。

管有武器或犯法工具 警毋須急於查問

警方指引內提到在一些「不可行」情況下,可以不安排成年人陪同青少年受查,例如犯案一刻當場拘捕青少年,需要立刻查問案發經過。陳同意有些情況實屬迫切,人命攸關,需要即場查問,例如該名青少年是綁匪集團一員,警方急需拯救肉參,「你呢個(疑犯)係細路,人哋肉參唔係細路?」又或者即將有恐怖襲擊,「就嚟要引爆ifc」;也可能有毒販即將銷毀證據,情形不一而足。

然而,陳指近月警方拘捕示威者後,不時要等候多個小時始作出查問;若只是普通管有犯法工具或武器案,陳質疑:「你有咩證據,證明佢嘅口供會導致其他人即時危險解除呢?」如果警方在沒有成年人陪伴下查問青少年,就應該交代有何危急處理工作。

如果警方在沒有成年人陪伴下緊急查問青少年,事後便應向法庭交代有何後續工作,例如有否盡快安排該名青少年見律師,以便正式繼續問取情報。假如甚麼都沒做,緊急之說便有說謊之嫌。

若無招認 控方需多做不少舉證工夫

被告在場被截查時,曾向警員招認打算參加遊行。另一位律師向本報表示,若案中沒有說法或招認顯示被告當時正打算去遊行,法庭要作出推論指被告意圖用雷射筆傷害警員,相信「會難啲」,因攜帶爛遮爛棍可以是去棄置垃圾,背囊有雷射筆亦可以是全新購買後拿回家。

陳則認為,若無招認,案中證據會有很大不同。假如被告有招認,控方可直接引用為證據,反問難道被告自己說謊;但若缺乏招認,控方則或需多做不少舉證工夫。陳又指,近來示威遍地開花,一名警員一晚可在全港拘捕數名示威者,案發地點和被告身份等基本資料,其實未必能一一記住。

記者 勞東來 伍嘉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