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15歲少年疑藏改裝長傘今開審 警員承認沒家長陪同沒警誡下錄影查問 官接納可呈堂

更新時間 (HKT): 2019.10.30 19:07

【新增動新聞】

網民於9月21日發起「光復屯門公園」遊行,在活動開始前警方截查一名15歲少年,搜出雷射筆及疑經改裝的長雨傘與行山杖。少年被控在公眾地方藏有攻擊性武器等罪,案件今在少年法庭開審,控方將傳召專家講述雷射筆是否屬於非法用途工具,為是次運動的首次。而辯方披露,少年被捕後,警方即場舉機錄影進行查問,當時警方沒作出警誡,少年亦沒家人陪同。拘捕少年的警員也在庭上承認,拘捕時沒作出警誡,指警誡是交由刑事偵緝人員處理,更稱「個個都警誡」或會令人手不足及削弱防線。裁判官最後接納控方將被告當場受查的影片及文字謄本呈堂。

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少年法庭開審,控辯雙方同意,警員當日在被告背囊中,搜出涉案三項物品、裝有液體的綠茶樽、黑色噴漆、口罩、護目鏡、揚聲器、生理鹽水、索帶、防毒面罩與粉紅色過濾器、一張寫有「請各位正視港共政府的暴行!」的紙張等物品。

拘捕警員於佔中後加入警隊

控辯均指,警方拘捕被告後,即場舉機錄影進行查問時,沒向被告作出警誡,未滿16歲的被告亦沒家人或監護人陪同。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反對將口供呈堂。審訊將以交替程序進行舉證。

控方首先傳召截停被告的男警員18688曾勇凡(譯音)出庭。曾作供前宣誓,看着中文誓詞卡讀到「本人所作之證供均屬真實」一句時,只讀到「證供均屬……」便停頓了數秒,然後才吐出「真實」二字。

他透露自己於2014年10月加入警隊,案發時穿防暴裝備,在港鐵屯門站外維持秩序。當時有超過20人在警察防線附近圍觀和叫囂,有女子大聲罵警察。

警不知如程序不當 口供或不能呈堂

其間他留意到年約15至17歲的被告,戴著口罩持兩傘在防線前行來行去,他認為對方形迹可疑遂上前截查。曾在庭上展示搜出物品,包括一把雨傘,打開後可將傘面向下拉至手柄,傘頂插出約47厘米長的鐵杆。他搜查雨傘時,一支夾在傘內的行山杖跌出,行山杖看似裝上彈弓,手柄被拆去。

曾問被告「點解把遮會咁」,被告答「爛咗」,但沒回應為何當天會在屯門。他亦指警員工作「分part」,他拘捕疑犯後,會交由刑事偵緝人員作進一步深入調查,包括作出警誡。

曾在盤問下稱,調查時沒有留意被告出生日期,只看見他年約15至17歲。大狀問他知不知道若不跟正當程序查問,口供可能不可呈堂,曾答不知道,亦不知道有關問話指引的作用,後稱是為確保口供真確。辯方問除了真確性,是否也須確保疑犯答問時是否自願,警員答知道。

辯方指面對16歲以下被捕人,應先有家長或監護人在場才開始問話,警員同意。警員指拘捕後是否即時作出警誡,需視乎情況,若「個個都警誡」或會令人手不足及削弱防線。辯方指當時無人衝擊,警員同意,但稱警方會預防有人衝擊。

警長稱現場攝錄「好公平」

當天在場查問被告的警長49749李漢平供稱,他問被告各項搜出物品的來源及用途。庭上播放案發現場情況,李曾問被告「點解你要遮樣?」有銀髮族男子曾在旁邊要求放人:「阿Sir放咗佢啦!佢犯咗乜嘢法先?」李承認查問前並未作出警誡,稱當時只是「純粹做一個調查嘅工作啫」,拘捕後會交由刑事偵緝人員跟進。

辯方盤問李,調查前先作警誡會否對被告較公平?李指片段顯示的查問情況「好公平」,指很多街外人士在場,亦有鏡頭錄影。另外,李指本來防線附近有30至40名市民圍觀,但開始攝錄查問情況後,不少人因怕上鏡,「縮晒入去商場,我都係睇返片先見到佢哋縮晒入去」。

兩警由保安帶領入職員通道離開

兩名警務人員已作供完畢,他們一度留在證人等候室,房外有4至5名法院保安員駐守。兩人至法庭午休時離開,由兩名保安員帶領,先由法院大樓A座經相連樓層步至小額錢債審裁處所在的B座,再由保安員拍卡引領進入職員通道,乘搭專用升降機到地面。有傳媒代表無法跟隨,需返回公眾通道跑落地面拍照。兩警離庭時並無遮掩面容。

原控罪指綠茶樽裝有懷疑腐蝕性液體

兩項控罪均指被告於9月21日在港鐵屯門站公共交通交匯處一個巴士員工休息室外犯案。首項控罪是「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原本針對雷射筆及懷疑裝有腐蝕性液體的綠茶樽,控方今修訂控罪,刪去綠茶樽,只剩可發出綠色強光的雷射筆。據了解,控方檢驗後,確定樽內並非腐蝕性液體,但未能確定是甚麼液體。被告否認修訂後的控罪。

第二項控罪是依據《公安條例》第33條檢控的「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牽涉改裝雨傘及改裝行山杖。此罪一旦罪成,即使是少年犯也不獲《少年犯條例》保護,須判處禁閉式刑罰。

控方已完成舉證,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認為片段顯示被告受查時屬自願,接納控方將被告當場受查的影片及文字謄本呈堂,成為正式證物。

據知,被告在片段中的回答因環境雜聲而無法聽到,謄本亦無寫明他作出甚麼招認。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