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牢之疆】特警也囚集中營 漢化維人照打壓 「最錯就是投錯胎」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4 00:01

中共一直以「反恐」和「對抗極端主義」來為剝削少數民族的政策開脫;不過祖麗米熱.伊沙克(阿祖)自言本身是十分漢化的維吾爾人,與極端主義根本沾不上邊,但仍不能倖免於這些壓迫,令她更加肯定中共是衝着他們的民族身份而來,「我們唯一錯的,就是投錯胎,做了維吾爾族人。」

生活遭遇翻天覆地的改變,阿祖不止一次稱,唯一原因就是「投錯胎」。她自小就被安排入讀漢語學校,說得一口流利普通話,反而是母親督促才加緊學習維語;大學在廈門就讀,之後在北京一家廣告公司工作,阿祖自言和一般的維族女孩不同,「能歌善舞我沒有,熱情好客我也沒有」。

不過,漢化加上長期在外,不等於國家就忘了她維族的身份。除了查證查得特別頻密,又要定時往警局登記,她曾經在北京租屋,租上才兩日就收到公安要求遷走;她拒絕依從,對方索性截斷整棟公寓的供電,逼她離開。她因為與友人前往被當局視為重點國家的泰國旅遊,回國就收到上繳護照的要求,她未有繳交,當局便直接註銷其護照,「如果我沒有離開(中國),肯定也是會被關」。

「我已經漢化成這個樣子,中共還是不放過我。」當局「再教育」的說辭,阿祖覺得太荒謬,「你說她可能需要再就業培訓,我媽都退休了,快60歲了,省省吧!就沒有一點合理之處。」除了當公務員的父母,她知道有特警都被關進集中營,自己亦有接受良好教育、工作體面的朋友被囚,「他出來以後,就給我3個字:『別回來』,之後就完全失聯了。」

高壓管治下的新疆人人自危,阿祖回去也不敢在街上走,怕被公安查電話,「和諧穩定到不成樣子了,三、五百米一個崗亭,有人想在街上想把你炸死,這種事情是沒有可能;唯一的恐懼是一個莫須有的罪名把你抓去集中營。」

如今流亡到地球另一端,記者問她如何看中國,她說她不恨中國,「國家是不錯的國家,但政權是獨裁的政權,法西斯的政權。」她的流亡因集中營而起,但她強調並非集中營內的人才是受害者,「我們的文化被摧毀,我們的歷史被抹殺,我們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我也是。」

-----------------------------

9.15民陣遊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