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國歌」響徹全港 《願榮光歸香港》創作人無懼遭清算:唱歌都要驚?

更新時間 (HKT): 2019.09.12 00:03

「同行兒女,為正義,時代革命⋯⋯」滿佈硝煙的街頭、熙來攘往的商場、揮灑汗水的大球場,不論何時何地,過去兩個星期,有一首《願榮光歸香港》,總有那麼兩句歌詞,穿透人海直達心坎之中。旋律歌詞與抗爭初心共鳴,有人說它是國歌,有人說它是軍歌,創作團隊僅稱它是進行曲,旨在於最黑暗的時間,為每位捍衞民主自由的港人打氣,不願爭奪光環,亦絲毫不畏極權的秋後算賬,「唱一首帶有民眾信念嘅歌都要驚算賬,好明顯係個政府有問題。」語畢,偏又要補一句:「比較驚《蘋果》影相。」

記者 佘錦洪

「其實一開始反應都唔係超熱烈,我哋推Post都推得好辛苦。」提到最初宣傳的經過,負責作曲及主要填詞的Thomas如是說。

《願榮光歸香港》的純音樂及初版歌詞,最早由Thomas於8月底張貼在連登討論區,雖然只有一支小號獨奏伴以簡單電子混音,但仍然有不少人被旋律感動,陸續有人試唱,最終吸引越來越多人加入:修讀電影音樂的學生、業餘玩音樂的會計師、專業音樂監製、古典音樂PhD,集合演唱、演奏、聲音工程的精英,由one-man-band變成現時逾30人的團隊,不足一周已製成的MV。而一切的開端,均源於一個人的傻勁。

「由反送中開始,大家睇到香港人已經唔再單單係獅子山下刻苦耐勞,唔再係利益為先,有啲嘢比錢重要,甚至有啲嘢係比性命寶貴。以前嘅歌無法講出呢樣嘢。」從事音樂相關工作,Thomas自6月起已想為反送中運作創作一首進行曲,但抗爭現場熱唱的都是Pop及Rock元素的流行曲,有切分音(syncopation)存在,節奏有錯位容易「甩beat」,「想作一首Classic啲嘅,每一下都對準重拍、易合唱嘅歌,先最鼓舞到士氣,希望可以激勵人心。」

有古典音樂底子的他以「進行曲」為目標,參考英、美、俄等國的國歌,以及部份美國內戰時間的軍歌,「感覺上係想莊嚴、激昂、感到光明希望,因為香港人其實又唔係超戰鬥民族,同時又唔係超級冷靜拘謹,而係兩者中間」,花近兩個月的時間斷續創作,「得閒坐落琴彈幾下、諗下」,到8月中某天終於靈光一閃,湧出最後一節《我願榮光歸香港》,於是以此為基礎,兩天內完成主旋律,再花一星期完成初版粵語歌詞,「一定係填廣東話先,大家最親切嘅母語。」但始終一人計短,很快已被網民指出缺陷,「佢哋幫手加返『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落去,本身都要加但諗唔到點加」,集眾人之力拾遺補漏,終成今天廣為流傳的版本。

世事往往令人無法預計,由網絡上小規模傳播,到每天晚上千人、萬人大合唱,兩星期時間傳遍香港大街小巷。按Thomas原定計劃,滿打滿算亦不過是集合網民聲音,成為一隻網絡大合唱歌曲,「有諗過會有熱度,但冇諗過會變成而家咁樣。」負責編曲的團隊成員黑椒相信現時的歌詞是運動的寫照,令人聽到時自然想起抗爭畫面,因而又較易獲得共鳴。

「香港國歌」、「香港之歌」的呼聲隨歌曲受歡迎程度越來越高漲,但伴隨而來的,是公眾對「國歌」這個敏感詞及背後港獨含義的擔憂。負責音樂指導的Britishbee指出,歷史上極權政府對音樂管制一直存在,例如蘇聯時期大部份音樂家、作曲家都會逃離俄羅斯,目的就是能有更大自由度,「呢個亦係我哋相信音樂嘅power,製作音樂只係我哋用唔同形式記載歷史。」

Thomas則稱歌曲的定位從來是抗爭者進行曲,尊重民眾賦予它其他新的意義,迴響大或者只是網民借勢宣傳的效果,「事實層面香港唔係國,何來國歌?」不過他認為當有人「連普選都話係要搞獨立」時候,所謂秋後算賬是「冇得驚」,「唱一首帶有民眾信念嘅歌都要驚算賬,好明顯係個政府有問題,係個政權有問題做錯咗某啲嘢。」問到既然不怕為何不願應記者邀請接受上鏡訪問,他笑稱「比較驚《蘋果》影相」,坦承「政權唔搞唔代表其他人唔搞」,同時亦不希望因為創作歌曲而搶佔光環。

有讚同時有彈,黑椒指一直有留意網民的意見及反對聲音,「個key、旋律好沉好難唱、詞填得唔好,音樂上比唔上其他軍歌、國歌」,認為需要接受批評,抱一個開放態度令件事越做越好。Britishbee補充指,現時正修改前奏等細節,「想straight forward啲令大家入齊啲。」另外亦有樂團聯絡他們取得授權,計劃改編以作公開演奏。

9.13香港之路暨齊慶中秋夜

9.15民陣遊行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