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港人盼美立法制裁港官 曾鈺成嘲發夢:我唔信中央改政策

更新時間 (HKT): 2019.09.08 20:59

曾鈺成今早在無綫電視節目《講清講楚》指,觀乎過去數天的衝突事件,特區政府撤回草案、4項行動不足以化解衝突,他引述有參與決策的官員向他透露:「政府冇諗住可以停止衝突」,他認為政府如何進行下一步是關鍵,贊成特首林鄭月娥及司局長落區與市民直接對話,他相信司局長應先行,再由林太落區,並認為即使可能引來包圍及示威,都要事前公佈、更透明地落區;對於社會對港府存在極大不信任,他以法國總統馬克龍應對「黃背心運動」,舉辦過萬場地區辯論為例,結果對方由民望跌至低點,至現時地位回穩。

至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曾鈺成多番強調由民陣提出訴求的前提是追究警暴,惟這並非政府目標;被問到監警會沒有調查權等法定權力,曾認為爭議不在於監警會有否法定權力,而是調查目標,因不少人也提出以委員會調查整件事,也許示威者都不能被滿足,強調監警會都有成功處理不少個案,涉事警員需負上法律責任,並指監警會加入國際專家協助調查有利,「(專家)冇乜任何理由偏幫警隊」。

讚港警克制 「法國黃背心運動死逾10人」

曾鈺成又認為,與其他國際社會比較,「香港警隊克制、有專業水平,呢個評價是成立的。」續指「你睇吓法國黃背心運動,大家知唔知道黃背心運動死人喎,死超過10人。我哋話有一位女士眼傷咗,人人遮住右眼,法國好多人盲咗喎。」不過,他認同警方執法有問題,稱理解前線警員面對家人被起底等受壓,有後顧之憂,但強調警員有公權力執法,對遵守指引等「自律係要嚴格」,直言警方有部份行為「係好難理解」,使用武力情況亦引起社會負面印象,導致社會仇警情緒、警民對立嚴重。

他認為警民衝突越來越激烈,背後最大問題在於特區政府、中央「壓倒一切要止暴制亂」,唯一方法是依賴警隊對付衝突,置警隊於社會與政府的對立最前方,他強調要靠政府作為解決問題,批評過去兩三個月政府「畀人印象政府缺乏統一有力嘅指揮」,指2003年時任特首董建華每日都會召開緊急小組會議應對沙士疫情,「今日香港咁大件事,我睇唔到統一部署指揮」,包括處理機場示威僅靠警員,記者會也無法回應記者提問等,必須加強。

至於有民主派人士及示威者促請美國國會及早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要求美方每年審視《政策法》以及制裁危害香港人權自由的人士,曾鈺成直言「睇唔到法案幫到香港乜嘢」,反問爭取通過法案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目的為何:「我唔相信有人以為中國政府會因為(法案)通過而改變政策」,稱中央不會因為擔心香港獨立關稅區被取消或制裁官員而給予香港8.31框架以外的普選,「(中央因擔心法案通過而)唔好管香港咁多嘢,會咁咩?定係(應)調返轉?諗真啲啦」。

他指法案早於2014年出現,質疑美方也不會為了香港利益而迫使中國改變,認為美方即使每年撰寫報告講述香港情況,都是「自己攞麻煩」,因報告會受對中國政策所影響,「而家已經可以咁做,隨時打開口牌,唔會對香港有實質影響」。他亦指美國政府都要求中央遵守《基本法》,但《基本法》說明中央在特區政府特首選舉有角色,中央現時是按《基本法》提出選舉辦法,「想問吓大家,希望美國壓迫中國做乜嘢呢?」

親共人士對所謂「外國勢力」口誅筆伐,曾鈺成在90年代曾爆出移民醜聞,一度被謔稱為「太空成」,曾鈺成曾表示,六四事件後一度看不到香港出路,覺得不可能落實一國兩制,家人提出想移民加拿大,故着手申請;他說在1991年開始籌辦民建聯後,才獲通知移民申請獲批,聲稱是為了女兒學習環境,打算全家一起申請移民,待女兒離港後,自己就會主動放棄加籍。

可是曾鈺成移民一事在1994年區議會選舉前一個星期被傳媒踢爆,市民質疑主張留港建港的他「講一套、做一套」,當年是香港主權移交前最後一次區選,民建聯選情慘淡,曾鈺成在翌年立法局選舉亦落敗。

另外,《蘋果》翻查傳媒報道,法國內政部今年2月曾指自去年11月爆發黃背心運動示威以來,約2千人在衝突中受傷,並且有10人死於相關的交通意外,換言之非因警方直接使用暴力所致,根本不能將之與香港作類比,藉以引證香港警隊「克制」。另外,據報多名法國警員因傷害黃背心運動示威者而面臨刑事檢控。

-----------------------------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祈禱會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