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講人話】官逼民反 和理非:激進暴力係必須過程

更新時間 (HKT): 2019.09.03 00:05

2014年警方於9.28發放87枚舉催淚彈射向市民後,原為貨車司機的杜志權毅然辭職留守金鐘佔領區,其後更成為糾察。5年過去,杜志權在身上掛起「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標語,以巿民身份現身荃葵青反送中遊行。曾在佔領運動與勇武派因為抗爭手法不同而爭拗的杜志權坦言,今次反送中運動的氣氛與傘運極為不同,「勇武派」知道「和理非」能為他們爭取安全撤退時間,「和理非」亦因見證警察濫用暴力,不會怪責「勇武派」行為過激,形容:「個團結力量不斷都係隊住個政權!」

記者 林俊謙

向來不喜歡傳統大型政黨的杜志權,5年前為佔領運動擔任佔領區糾察後,參加過不同小型民間組織,並親身經歷傘運後的社運低潮期,「喺最低潮嘅時候,我都有去遊行,見過7.1遊行開街站嘅人,多過行嘅人,咁我覺得要自己抽身返出嚟,做返個普通巿民,要谷返起巿民參與。因為政權最怕就係人民,我要做返個遊行人士」。

今年47歲的杜志權10多年前已參與工運,並探討世界各地抗爭歷史,對5年前的傘運別有一番感受:「傘運好多年輕人都覺得係失敗,但其實成功咗好多樣嘢,(只)係唔會即時爆發出嚟。呢一場(反送中)運動嘅爆發,可能都係5年前嘅種子種落嘅。」

回首5年前,杜志權站在「和理非」最前線,不時因抗爭路線不同與「勇武派」激烈爭拗。他認為今次反送中運動與當年「差好遠」,「勇武派而家知道我哋(和理非)唔係想阻佢哋,而係想佢哋有時間可以撤離;我哋亦唔會怪責佢哋激進行為,因為我哋喺最前線,睇到啲失咗常嘅警察真係打到好黐線,你見到一個完全被制服嘅人,但警察繼續打佢嘅時候,你係根本唔可以忍受到」,形容反送中運動在「無大台」下,兩派再沒有互相攻擊的藉口,「個團結力量不斷都係隊住個政權!」

一直堅信「和理非」的他相信,現時社會出現的所謂暴力,都是政府迫出來,「暴力會衍生暴力,但係革命不嬲都係咁,最終都係回歸返一個和平最大嘅運動力量,但中途過程必須係會走去激進暴力,呢個係必須過程,人類歷史係咁。烏克蘭就係咁,原本都係和平示威,最尾都係警方暴力清場射殺,最後咪又係和平推翻政權!」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