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警水炮車首噴顏色水 《蘋果》記者被波及劇烈灼痛

更新時間 (HKT): 2019.09.01 00:41

【新增中大副教授陳竟明回應及動新聞】

警方早前表示會引入顏色水,配合警員的胡椒水噴射器裝備或是水炮車使用。今日在金鐘爆發的警民衝突之中,警方的水炮車就首次使用顏色水,噴出藍色水柱驅散示威者,最少兩度從政總外添華道,向夏慤道以及夏慤道天橋噴射藍色水炮。現場多人包括記者被噴到全身藍色。有中招的示威者指,需要用大量梳打水清洗皮膚上的顏色才能清洗走,而且皮膚發紅及感到刺痛。

網上流傳,聲稱只要使用含酒精的濕紙巾,以單一方向抹就可以抹走顏料,也有指使用噴霧膠布的功效比酒精濕紙巾更有效,以UV燈照射檢查,亦沒有色料殘留。但在金鐘現場採訪的台灣《鏡週刊》記者周先生被全身射中藍色水後,用清水無法洗掉。有熱心市民建議他用女士化妝水,亦有市民提議用天拿水清洗。周表示稍後會嘗試,又指台灣也有水炮車,但沒有染料,對被全身染藍感到非常無奈,認為香港警方是為了事後搜捕才加入顏色水。

有外媒記者被顏色水射到15分鐘後,皮膚開始出現敏感及紅疹,手臂和頸部都有。她指雖然不覺得痛,但感到很痕癢,在隔了6個小時後情況仍然一樣,將會考慮求醫。

《蘋果》記者亦被顏料水炮波及,不但雙手沾上藍身顏料難以清除,及一度感到劇烈灼痛。本報記者同時以現場遺下的藍色水灘測試,或許因為被雨水稀釋,記者以手及白色雨褸沾上色水,手及雨褸均未有染上藍色。不少抗爭者中了藍色水炮,多個港鐵站及物資站均有大量衣物供替換,也有人放下藥用火酒、食用梳打粉供有需要人士使用;多個群組提供「脫色」須知,除了更換染色衣物,也要留意鞋上以至鞋底是否有染料,如有必須更換。

可用酒精抹走染料

警方在水炮加入顏色染劑,原意是希望透過顏料識別示威者,以便拘捕,但使用時街上路人、記者亦會被波及,亦有人擔心顏料可能傷害人體。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副教授、兼任環境科學課程主任陳竟明表示,相信水炮車使用的染料是靛藍(indigo),當中或含有聚甲基丙烯酸甲酯的化學物質。在示威現場染有靛藍後,可用酒精抹走染料,較方便可在連鎖健康護理店或藥房,購買含酒精的棉巾;若棉巾酒精濃度不足以抹走染料,可再買一支藥用酒精,倒在棉巾上抹走染料。

陳竟明表示,靛藍是有機染色劑,是工業上普遍大量使用的染色劑,多年前用來染牛仔褲或棉布,是常見的工業污染化學物質。靛藍本身略帶酸性,有少許防腐蝕性,若濃度高可灼傷皮膚。他指水炮車加入染料,是希望示威者沾染顏料,以便搜捕示威者,相信水炮車會同時加入催淚劑之類化學物質,「溝一樣點解唔溝埋另一樣」,以便驅散示威者,故示威者要小心被水炮車射中後,會有皮膚灼傷等受傷。

他指在示威現場沾有靛藍後,最好是用有機溶劑,即酒精抹走染料。最方便是用含有酒精的棉巾抹走染料,若棉巾的酒精濃度不夠高,可再買一支藥用酒精,一般濃度有70%,倒在棉巾上抹走染料;也可用稀釋了天拿水抹走染料,但天拿水易燃較危險。他指中藍色水的示威者,應換走身上的衣物棄掉,又指警方水炮車隨時誤中副車,一般市民外出也應多帶一套衣服,及帶含酒精的棉巾及酒精。

他批評警方違反承諾,當年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買水炮車,只表示車上有水炮,沒提及會在水炮車會射出化學物質,「今日射藍色水,點知聽日射咩。」

根據資料,染色水炮車首次引起爭議,是在1989年南非反種族隔離示威,當時南非警方發射紫色水炮,不論是黑人、白人的示威者也身染紫色,可是此種執法安排,卻與示威者要求反對種族隔離、不同膚色要求平等的訴求不謀而合,當人人也變成紫色,抗議者在各處塗鴉「The Purple Shall Govern」(紫色將會執政),因為「Purple」與「People」只有兩個字母之差,激勵抗爭者士氣。

各國政府對示威者使用顏料亦帶有政治意味,2011年烏干達政府在水炮中混入粉紅色顏料,被指藉以侮辱示威者;以色列在2006年將代表該國的藍色水炮,射向巴勒斯坦示威者,以顯示以色列的「國家力量」。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