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為證】拳擊兼警棍篤下體再塞口 3警涉串謀向獨立病房長者連環施暴

更新時間 (HKT): 2019.08.20 21:23

閉路電視片段長約20多分鐘,在凌晨2時許拍攝,片中看到雙手雙腳被綁於病床的62歲事主鍾先生,遭兩名軍裝警員多次掌摑,警員更屢用事主的上衣掩蓋事主口鼻,拍打事主頭部,及用手指大力按壓事主眼睛,兩人當時均戴上手套,疑似早有預謀。

凌虐期間,其中一名軍裝警員曾拿出電筒兩度近距離照射事主眼睛,持續約十秒,另一人則揮拳打向事主腹部,更拔事主腳毛及手揸事主下體,兩度揮拳重擊事主下體,並再用毛毯掩蓋事主口鼻,亦曾扯甩事主的褲。其後其中一人更先拿出警棍攻擊及篤事主下體及肛門,並將警棍放近其面部,另一名軍裝警員就用警棍塞向事主嘴巴。

他們又曾強行將事主的手屈拗入病床扶手的空隙,又不斷手揑事主下體。最後,他們將脫下的手套,放在事主面上侮辱事主,隨後離開病房。病房內亦一度有另一名便衣警在場,但未見他阻止兩名軍裝警的施虐行為。片段看到,事主遭凌虐後,在病房內曾多次用頭部撞向床邊自殘。

據事主兒子所說,兩名軍裝警員曾向其父恐嚇會對家人不利,說:「我會搞你老婆,搞埋你個仔。」並向父親逐一讀出母親、他及兄長的姓名,以及居住地址。他指父親事後身體多處有被虐打瘀傷,口角流血,下體感到痛楚,右手無名指被屈斷,指筋斷裂,需戴上固定器三星期。他亦估計凌虐為時約半小時,父親獲保釋回家後感到十分驚恐,起初未有提到遭警員虐打,但家人發現滿身傷痕,追問下才獲告知。

家人曾到警察投訴課投訴但不果,才決定找民主黨社區主任郭㙟豐協助,形容對警方無法無天的行為「投訴無門」,「父母都過咗60歲,點解要咁對佢?好憤怒,差佬係咪大晒?好想將咁變態嘅差人拉去坐監。」

他憶述事發當晚在施虐前,約12時許曾到急症室探望父親,當時警方曾透露父親涉及襲警,該名受傷警員在人中附近黐上膠布,亦曾問警方在羈留期間會否打人,獲回覆不會,而當時只見父親被緊鎖手扣,雙手紅腫,但警方拒絕鬆開手扣,父親亦曾大罵警員「死黑警」。他說父親曾高呼要求如廁但被拒絕,事後得悉父親曾因而在床上失禁,警員更將染尿的床布塞進父親口中,並說:「瀨左尿,食返自己啲尿。」虐打後更囂張說:「呢啲咪黑警囉。」他指由於當時未見父親有異樣,加上仍醉酒,故家人決定先行離開。

事主另一名兒子說,凌晨3時許曾返回醫院探望,父親情緒明顯與早前探望時有分別,但因當時以為父親是酒醒故未有為意。他引述父親指警員離開病房前曾說「之後再炮製佢」,但護士其後告知病房有閉路電視,「相信係聽到所以之後先無再打佢」。他直指施虐警員手法純熟,在施襲前佩戴手套疑早有預謀,希望犯法的人包括警員都會受到合理制裁。

協助事主的林卓廷說,會將涉事證據交到警察總部,要求警員立即展開刑事調查,強調並非僅在投訴課調查警員有否違規,而是對私行酷刑及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行作刑事調查。他亦說,事主記得其中一名施虐軍裝警的編號,亦相信警方翻查資料,可找出處理當日事件的警員,「睇唔到任何理由會搵唔到(涉事)警員」,他亦會建議事主踢保。

警方發稿指高度關注有關事件,已即時將案件交由新界南總區重案組,沿刑事方向跟進調查,並重申絕不容許任何警務人員濫用私刑,會公平公正嚴肅依法跟進,絕不偏私,呼籲任何人如有涉及案件的資料請與警方聯絡。

鍾先生被拘捕時序表

記者會重溫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